我穿回来后在七零当神棍8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7-07 10:03:09 收藏數:5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张发本在屋里急的团团转,偏他瘫了,不能动,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早上他的嘴巴就歪了,话说不出来,一直
流口水。
  大队长来了,他本该和大队长诉苦,求队里可怜,给他多关照,至少也得让他儿子从劳改所回来啊。
  谁知道,他的嘴歪了。
  他这臭婆娘,不会说话,把人请走了。
  张发本气得两眼发黑,只能眼睁睁的,听着大队长等人说了一堆好话,走了。
  “臭娘们,你他娘的心怎么就那么黑……”
  话出口他就惊呆了。
  他能说话了?
  这给他气的啊,怒喝,“臭婆娘,快去把大队长喊回来,我还有话要和大队长说,你他娘的快去……”
  他婆娘都没看他一眼,将屎尿盆放到床边,留下句,“我去上工。”
  张发本怒火中烧,“贱人,你给我回来,把大队长喊回来……”
  大队长到晒谷场的时候,村里人都坐好了,黑压压的不少人,村民看着大队长一行人,就囔囔开了。
  闹哄哄的,和菜市场似的。
  张发根让他们都闭嘴,别瞎囔囔,和大队长说,“大队长,你说两句。”
  大队长简单的说了几句开场白,慰问村民,提出困难,要克服困难,解决困难。也说了上面的好政策,集体的
好福利,给村民画了张大饼。
  最后来了句:他来村里目的就一个,定新的书记。
  “张村长,定了人选吗?”
  张发根掏出一张纸条递过去,上面是三个名字,两个张姓,一个拾姓。张姓的和他是没出五服的亲戚,拾姓是
拾发家的大孙子,拾家和。
  大队长让他讲讲,选这三人的原因。
  张发根先说了拾光财,“拾家和读书多,识字,做事情能想着大家,他爷爷拾成家,在村里辈分也高,人合适
。张建国、张建成两堂兄弟,也是识字,能为村民做事的。”
  大队长抬头,看向人群,“那个是拾卫东?”
  张发根愣住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都没听明白,好好的怎么冒出拾卫东来了?
  大队长看他,“张村长把拾卫东叫出来,我见见。”
  张发根回神,哎了声,找了坐的最近的一个小子,让他去把拾卫东喊来,他试探的问大队长,“大队长是要定
拾卫东?”
  大队长没明确回他,只说先见见人。
  拾卫东是站在人群最后面的,他和老娘闹了矛盾,他老娘看到他当没看到一样,给他甩脸子,两兄弟倒是和他
打了招呼,就是被他老娘喝住了,没站到一起。
  李巧红冷着脸,她两妯娌挤在老婆子身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老婆子拉长的脸,就笑呵呵的。
  王春梅翻了个白眼。
  老婆子闹个屁。
  找人的小子让拾卫东去大队长处,拾卫东愣了下,“见我?”
  小子咧嘴,“卫东叔快去啊。”
  拾卫东想到拾参说的话,心里咯噔下,不会真让他当这个书记吧?
  走近了,看到大队长的长相,拾卫东疑惑了,他没见过这大队长啊,怎么找上他了?
  大队长拍拍他的肩膀,“是个好后生。你们村里的事,知道了吧?”他和张发根说,“就定拾卫东了。”
  拾卫东,“……”
  张发根,“……”憋了一顿子想给两堂侄说的好话,没说出口。
  大队长又拍了拍拾卫东的肩膀,“好好干,干出点实事来,证明我没选错人。”
  张发根说话都磕碰了,“大、大队长,拾卫东早几年就住在了乡上,他这也是逢年过节才回来一趟,这,不合
适吧?”
  大队长看着他,“有什么不合适?在乡上也是一份工,回来也是一份。”
  张发根,“……”
  拾卫东郑重的感谢大队长的信任,也是受宠若惊的,“村长说得对,我这些年在乡上成家有业,也没想在回来
村里种地。要辜负大队长的心了,大队长把机会给别人吧,我谢过好意。”
  大队长愣了下,倒是没想过拾卫东会拒绝。
  “考虑清楚了?”
  “考虑清楚了。”
  大队长也没为难他,“那成!那就定拾家和。”
  张发根,“!!!”
  拾家和也懵的,他都没搞清楚这事情发展,怎么就到他了?后背村虽说是张、拾两大姓的村子,但是自古就是
张姓当的村长,有了书记的位置后,也是张姓占着的。今天提上他的名,也是走个过场,让提上去的名字在大队长
面前好看点,哪知道他就被点名了。
  大队长看向拾家和,鼓励两句,“好好干。”
  事情定好了,集体会也散了。
  大队长喊住拾卫东,和他一道走。大队长对拾卫东带着一种欣赏,他也没隐瞒,“不瞒你,你这书记,是我连
襟拜托我的。我连襟姓蔡,你侄子对他还有救命之恩。”
  拾卫东诧异,“老蔡的姐夫不是站长吗?”
  大队长哈哈笑,“那是他二姐夫。”
  拾卫东沉默了。
  大队长接着说,“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拒绝,不过这也让我对你高看一分。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能帮得上忙
的,我绝不推脱。”
  拾卫东谢过了。
  大队长轻咳一声,“听说你侄子在家?带我见见?”
  拾卫东,“!!!”嗯?
第62章 前世来情债
  拾参在后院,和古赋声嘚瑟他的萝卜地。
  萝卜种下去才三五天,现在长了萝卜叶子。
  “等十天,就能拔萝卜了。”
  古赋声没种过地也没种过菜,但他还是有常识的,萝卜怎么可能种下去十天就能吃?十天还不够萝卜种子发芽
的吧?
  拾参得意,“我种的萝卜,是用天地灵气养活的,当然不一样。”
  天地灵气?
  古赋声心神一动。
  “你之前说带我修真?”
  拾参给萝卜地洒灵水,“你同意了?我可和你说,修真很苦的,一不小心就嗝屁了,你不怕?”
  古赋声淡笑,“你能吃的苦,我自能。”
  拾参颔首,“那不同,你是先天玄阴之体,虽然是修炼的好体质,但也比我这种灵根体质更凶险。你结金丹之
前,玄阴之体都会被鬼魅妖邪惦记着,然,这世间天地灵气稀薄,你想结丹,啧!我算算啊,也不知道是多少百年
后吧……”
  古赋声,“……”
  微微挑眉梢,“不怕,有你。”
  拾参高兴了,给他抛了个”算你识相”的嘚瑟眼,“那当然,你是我小弟嘛,你放心,我罩着你。鬼魅妖邪来
一个我灭一个。”
  古赋声,“……”这个小弟,并不想当!
  “参儿?在屋里吗?”
  拾家院门虚掩着,拾卫东领着大队长来家里,没看到拾参,让大队长先坐,他去喊拾参。
  拾参听到他大伯叫他,应了声。
  两人回到院子,拾参看到坐在院子里的中年男人,咦了声。
  大队长忙站起来,姿态放低,“是小大师吧?我是蔡炳盛的连襟,本名叶吴勤。”
  拾参让他坐。
  叶吴勤点头,也没绕弯子,“今日来,是有事相求,还请小大师帮我看看,我是不是碰到那脏东西了?”
  拾参朝他身后抬下巴,“跟了你半个月了吧?”
  叶吴勤的瞳孔缩了缩,露出惊恐,“是,自半个月前,我就总觉得身体不舒服,总像是有人跟着我,晚上睡觉
的时候,还能听到女子唱戏的声音。我老婆还总说我疑神疑鬼的,本来吧,我也没真往这方面想,这还是我连襟上
门,说了他的遭遇,我才警醒……小大师,我这人是喜欢拿官腔,但我也真是勤勤恳恳为群众做事的人,这半辈子
,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小大师,您帮我请她离开吧。”
  跟着叶吴勤的女子,穿的是民国时期的服饰,还是青衣扮相。
  青衣知道拾参能看见自己,慌忙朝他行了礼,拾参让她别拘束,坐下吧。
  青衣看眼叶吴勤,那眼神哀怨缠绵,柔情似水。
  拾参看她死了上百年,身上没有业孽,是个好鬼,就是执念太深,在阳世逗留了上百年没投胎转世。
  叶吴勤的右眼下,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这泪痣是青衣点上去的。
  青衣幽幽道,“我本是梨园的戏女,因班主赏识,撑了青衣的行当,渐渐的有了名气。我当青衣的第二年,叶
老板来戏园听戏,和我相识后,他怜惜我,总会给我些银钱,一来二去,我们有了感情。他是做茶叶生意的,每年
都要到外地去,一去就是大半年,我们相识相恋的第六个年头,他去外地之前,说过等他回来就会来娶我,谁想到
,他这一去就没在回来……”
  “我在梨园苦苦等他,终相信,他会回来娶我的。只是人祸而至,世道不太平了,梨园也被烧了,我被他们锁
在梨园中,是被活活烧死的。”
  拾参能看到她的前生,知道她被大火活活烧死,也没等到心爱的人,做鬼上百年,还能不沾业孽,实属难得。
  青衣羞涩,“我死后,本也有仇怨,是地府的差大哥和我说,只要我沾了业孽,就等不到叶老板。相对于能和
叶老板重逢,被烧死又何妨呢?”
  拾参冲着她竖拇指。
  “想让他见你吗?”
  青衣愣愣的望着叶吴勤,其实,现在的叶老板和她相恋的那个,早就不是同一个人了,也没有她的叶老板英俊

  青衣摇头,“不见了。”
  叶吴勤早就傻住了。
  他就看着小大师对着他身边的空位置在说话,他头皮都绷在了一起。
  拾参突然将视线对上他,“怕什么,她又没害过你,你上辈子欠的情债而已。”他没理叶吴勤,问青衣想要叶
吴勤怎么还债。
  青衣苦笑,“他如今已有妻儿,我是段然不会在纠缠他的。可我找了他上百年,如今好不容易得偿所愿,又是
这个结果,我……我也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拾参看她身上的执念未散。
  送她去投胎是不能了,只能等她没了执念后,才能把她送走。
  “你是鬼他是人,阴阳两隔。你跟在他身边,时间长了,会影响他的寿数。这样吧,你要是同意呢,就在我家
住下?等你执念消散,我送你去转世为人?”
  青衣忙问,“可以吗?”
  它是鬼,灵气会伤它,但阴气能养它。
  进到这间院子,它就知道这里的不同,这里似乎有阴、灵两种气交替相容。它跟在叶吴勤身边,白天都不敢出
来,只能藏在他穿着的衣服纽扣里面,但到了这院子,它就感觉到了能让它舒服的气息,所以才能现身。
  拾参将它收到养魂珠中。
  他给叶吴勤一张安平符,“她跟了你半个月,你身上沾了阴气,平安符带上,平时多晒晒太阳,就没事了。”
  叶吴勤慎重的接过平安符,心里庆幸连襟找上他,他才知道小大师的厉害。
  把平安符装好,他看眼身边空无一人的位置,愣了下,又欲言又止。
  “她?”
  拾参睨他,“找它?让你两见见?”
  叶吴勤尴尬的笑笑,“不,不必了!”他就是在一瞬间,觉得自己挺对不起这女鬼的,毕竟,是他前世欠下的
情债是吧?
  但是吧,让他和女鬼见面,那还是算了吧。
  以后不会再有牵扯,又何必再见,只要这女鬼能有个好结果,心里也就有了个安慰。
  把准备好的钱给小大师,就离开了。
  古赋声小声的问,“留女鬼在家?什么时候能送走?”
  想想家里有只鬼,说不定还要共处一室,这念头就能让人脖颈发凉。
  拾参拍拍他的手,“不和我们住!我在小四屋子里摆个聚阴阵,让它住小四的屋子。”
  吴小四画符画累了,和拾小妹跑去村里玩,还不知道自己的屋子即将住进只女鬼。
  古赋声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
  叶吴勤给了五百块,又赚了一笔。
  拾参非常大方,要请古赋声吃大餐,“小声想吃什么?”
  古赋声攥紧轮椅扶手,五指捏得咯嘣疼。
  他认真的和小少年商量,“小大师可以喊赋声大哥。”
  拾参说他事多,“小声挺好听的啊。”
  好听!
  但你年纪小,不适合叫。
  古赋声和他晓之以理的说喊这个称呼的烦恼,拾参就奇怪了,“你是我小弟,你喊我哥哥,我喊你小声,这有
什么烦恼的?我喊你就应着呗。”
  古赋声,“……”
  拾参睨他一眼,“算了,喊你声声吧!总不能喊你大哥,那我多没面子。”
  就想问你哪里没面子?
  小他六岁的人,喊他一声大哥,就问是哪里让你没面子了?
  古赋声识趣的没把这话问出来。
  不过,在很多年以后,小少年给他介绍他的重要长辈们后,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小大师对自己的称呼,这般执
着了。
  拾卫东欲言又止。
  第一次见到古赋声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在他面前,会有很大的心里压力不适感。
  他还叮嘱侄子,往后见着这样的人,就得绕街走,离得远远的。
  结果,人都追到家里来了。
  拾卫东在这里见到古赋声的时候,意外又警惕,他还单独找过古赋声谈话,知道古赋声没有恶意,他才放心。
  但现在吧,听着侄子喊人家小声?
  他就不淡定了。
  有些礼貌了。
  拾卫东想着,等古赋声不在的时候,得和侄子单独说说这事。
  至于大队长遇鬼的事,他倒是信了。对侄子用一张平安符卖了五百块,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他半年的工资,才五百块呢。
  “老大,你出来。”
 拾老婆子站在院门口,阴着脸盯着拾卫东。她是王春梅婆婆,是拾参的亲奶奶,但她把两人分出去的时候,就说
过,她这辈子都不会踏进王春梅的院子里半步。
  当然,让她咯噔的,还是王春梅能对她使刀子。
  她今天真是气狠了,老大也不蠢啊,到手的书记,就给推了出去,你不当吧,也成啊,把位置让给两个弟弟不
行吗?
  “娘?”
  拾卫东看到他娘的脸色疑惑,因为孩子和老婆的事,他是和他娘吵了架,但他娘也没这样阴着脸给他看。
  “去和大队长说,你不当把位置让给你二弟,现在就去。”拾婆子看他出来,攥住他的手往外拖。
  拾卫东愣了下,“娘,你别闹了,这不是我在大队长面前说一句话,就有用的……”
  “他能让你当,就能听你一句话。你二弟也识字,有能力,怎么就不能当了?你还当我是你娘,就赶紧去。把
位置要回来。”
  拾卫东无奈,站着没动,任凭他娘怎么拽,都拽不走,也冷静的告诉她,他不会去。
  拾婆子气的用拳头打他,“我就是生你这么个白眼狼,心往外拐的啊,我不活了。”
第63章 终于下手了
  拾家和成了后背村的书记。
  张姓长辈们坐在一起,都沉默了。
  张发根苦着脸,“我送的是两个名字,哪知道大队长能给拾家的。”
  张姓最高辈分的张老头抽着烟,眼皮往上瞭,“事儿定了,就照办。你是村长,大事小事,你多放在心上。也
就没拾家什么事。”
  张发根点头,“我知道。叔爷,我得去拾成家一趟吧?总得去碍个面子?”
  张老头将烟杆敲桌,“去该去。”
  他指着自己儿子,让他去把橱里的那块肉拿来,给张发根带去做礼。
  他儿子有些舍不得,但也只能照做。
  张发根想说,家里还有兔子肉,但他家里也有老小,这个嘴到底没张开。
  张老头摆手,“行了,回吧。”
  张发根拧着肉,离开后,几个老头彼此看看,哼了声,“咱们压着姓拾的上百年了,不能让他们在起来,压在
咱们的头上。我看吶,还是得寻个油头,把拾家和这小子拉下来。”
  “不着急,总要让他当个一年半年的才行。”
  张老头和几个堂兄弟道,“都忍着。拾家的没开口说话,我们不能先冒头,让他们抓了把柄。等会老三和老四
去祠堂上香,和祖宗说了这事。”
  被他点名的两老头点头。
  张老头问他儿子,“山脚下那块地是拾卫北的小子和他婆娘开的?我瞧着已经有模有样了,明儿你地里看看,
那块地能干什么。”
  王春梅两母子第一天去开荒的时候,他就去那块地里看过。
  都是碎石头,就连旱地都当不成。
  “也是白费功夫。”
  **
  王春梅也在说拾家和当这个书记的事。
  “我听你爷提过,在三百年前,后背村是个大村,村里只有拾姓。后来张姓的祖宗张魁道带着一家七口来了村
子,说是落了难没处去,拾家老祖宗心软,将他们留在了村子里,这一待就三百年了。在百年前,后背村还是拾姓
当大家的,村长叫拾斎董,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嫁给隔壁张姓的儿子,也就是这一年,拾斎董的三个儿子
先后病死了,拾斎董承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接连打击,很快也病倒了。他病后,就让女婿当了村长,自此后,
后背村也就是张姓当家了。”
  古赋声不解,“为什么不再选拾家其他人当村长了?”
  王春梅,“听说当年拾斎董也是让他侄子当村长,但事情就是这般邪乎,他侄子第二天也病倒了,且很快就去
了。当时请了郎中来看病,郎中又说只是得了风寒,谁都想不到就一个风寒,只一夜就能要了人的命。之后拾家无
论是谁想当这个村长,都会得病。后来拾家人也不敢当这个村长,拾斎董只能让他女婿来当。”
  李巧红,“这么邪乎?”
  王春梅,“是邪乎,那年头也兴神婆。拾斎董还花钱去请了神婆来,但神婆说后背村里很干净,不是有邪东西
作祟。死的都是得病走的,说是巧合。”
  古赋声看向拾参。
  拾参的表情有些怪。
  王春梅嘀咕一声,“拾家人别出事才好。”
  拾参笑了,只要拾姓人站着这些位置,有了这个权利,那就还是会出事。
  当然,拾家和半年内是安平的。
  吴小四趴着碗,滴溜溜望着他哥,他的符已经画好成了,等吃完饭他就把符给哥哥看。
  后背村的八卦且说且听,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王春梅是知道吴小四在学画符的,画好的符就是用来对付冯拐子的,她当然是关心的。
  吴小四说他画好符了。
  王春梅高兴地直咧嘴,“好啊!婶等着小四将那三个拐子抓到,我看他们还有没有脸。”
  吴小四重重的点头。
  这天夜里,冯家三兄妹从拾成家摸了出来,在村里盯了几天,终于让他们逮到机会了。
  三兄妹摸黑,到了最西边的屋子前。
  男人在外守着,两姐妹开了锁进了屋,往房间里吹了股迷烟进去,又等了五分钟,两人才推开门。
  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抱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
  “走。”
  孩子的手,男人按照之前踩好的点,飞快的离开。两姐妹却是相视一眼,她们还对吴小四不死心。
  将孩子交到男人的手上,两姐妹朝着拾参家的方向溜了过去。
  “你先走,等我们半个小时。”
  男人黑着脸,又不能大声呵斥,眼睁睁的看着两姐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他的脸阴沉如水。
  黑暗里,能听到虫叫声。
  冯氏姐妹藏在拾参院墙外,她们知道吴小四住的屋子,两人默契十足,找准进屋点,摸到了院子里。
  “姐,这院子挺舒服的。”
  “闭嘴。”
  这时候说话,对她们来说是大忌。冯氏妹妹懊恼,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话,她闭上嘴巴,直勾勾
的盯着吴小四的屋子。
  突然。
  一阵温温柔柔唱戏的声音响起来。
  冯氏两姐妹愣了下,两人下意识的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过去。
  青衣飘在窗户前,咿咿呀呀的唱着《西厢记》的词,它的观众就是冯氏两姐妹,自然也是和她们两个对戏的。
  戏词缠绵哀怨。
  青衣甩着袖子,朝两人徐徐飘来。
  “莺莺才子佳人相会;俏红娘从中系赤绳。”
  冯氏两姐妹惊得眼珠子都凸起来,“什么人,装神弄鬼。”
  “我、我们是拾婆子的亲戚……”
  青衣飘到她们眼前,“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
  “她、她没腿。”
  冯氏姐妹抱在一起,被青衣一吓,两眼一翻,就晕了。
  拾参打着哈欠出来,青衣停了戏词,忙屈身行礼,“公子。”
  拾参看眼地上的两人,“这么不经吓?把她们绑起来吧。”
  青衣手中现出一段绸缎,将冯氏两人绑在一起,吴小四揉着眼睛出来,“青衣姐姐,她们是来抓我的。”
  青衣柔柔的笑,“嗯,姐姐把她们绑了,不怕。”
  吴小四咧嘴,“我才不怕。”
  他已经把替身符用在了偷走孩子的男人身上了,等明天就要他好看。
  **
  接应的车停在后背村村口不远处,男人走到村口,吹了阵口哨,黑暗里就有三个人朝他走过来。
  “怎么这么慢?那两姐妹呢?我们得赶紧走,今晚上我的眼皮就一直跳,总觉得要出事。”
  冯老大心里烦躁,“还有个小子在后面,两姐妹去捞人了。我们等她们半小时,没来就走。”
  三个男人很不高兴,他们这一行,就是要守时重规矩。
  合作这么多年,这两姐妹还是头一回出现这情况,三人听到后面还有货,怒气散了些。
  “等不了半小时,十分钟后就走。”
  最沉稳的男人开口,他看眼后背村村口浓浓的夜色,心里不太安稳,他一向是小心谨慎的人,靠着这直接,他
救了自己好几次。
  将”货”藏好,又过了两分钟,男人让人开车,走了。
  冯老大愣了下,“六哥,我妹妹还没回来,在等等她们?”
  夜色下,男人如一条毒蛇般盯着冯老大,“你想等就留下,我们走。”
  冯老大犹豫一瞬,还是上了他们的车。
  他们三兄妹原本布的局并不是他们在晚上直接把”货”带走,将他们自己连带的暴露嫌疑下,而是设计先将”
货”交接出去,他们在村里排除嫌疑后,在选择离开。但今晚却临时改了这计划,冯老大沉着脸,心情并不好。
  他现在走了,有脑子的人都能把他和孩子失踪的事扯到一起去,那他就是危险了。
  可现在也没选择。
  大不了以后不涉足这一片了。
  “他们要走了。”
  吴小四盯着盆里的追踪符,他把替身符用在冯老大身上,就是为了找到冯老大的团伙人,一举将他们都抓了。
  冯老大在移动,他的符上,就会有冯老大走过的路线现出来。
  古赋声没有通讯设备。
  古重被他支去办事没回来,身边没可用的人,倒是不好办事了。
  拾参抓住他的食指,取了一滴血,“看清楚了,教你千里传音。”
  古重是古赋声的人,他们之间有着主仆的精神协议,拾参用古赋声的血作为媒介,以符传音,古重就算在千里
之外,也能传到他耳边。
  “太清祖上,三清为下,急急如令令。”
  拾参手里的符化成一道光,消失在眼前。
  古赋声,“……”
  吴小四瞪大眼睛,又兴奋的跳起来,“哥,我也要学。”
  古赋声当即道,“如何学?还需要血吗?我还有很多。”
  拾参咧嘴,“我教你呀。”
  拾参没理吴小四,吴小四急得跳脚,在拾参身边绕来绕去,想把拾参的注意力吸引到他的身上。
  “哥,你教我啊,哥。”
  拾参摇头,“你别学了,学不会。”
  没拜师的小徒弟的确有天赋,也能很快学会替身符和追踪符,这些符都是基本符,学起来快。但传音符是三阶
符,小徒弟没引气入体前,是学不会的。
  吴小四的心都要碎了,“为什么啊!为什么我学不会啊?哥,我能学会的哥。”
  古赋声忍住弯起的唇,“夜里凉,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回屋睡吧。”
  吴小四眼睁睁的看着他哥被抢走了,他气呼呼的踢脚。
  青衣捂着嘴乐。
第64章 青龙追上门
  当古重听到二爷的声音在耳边的时候,他懵了一瞬。
  凌晨一点,他还在工作。
  左右查看,还以为他家二爷来找他了。
  结果听完二爷的话,他又沉默了。
  心里的震骇,无法形容,只能沉默以对。
  他连夜联系人接手他手上的事,又带着人回了赶回了后背村。
  大清早,王春梅看到院子里的冯氏姐妹,仰头大笑,总算是把人绑了,这两天看到冯氏三兄妹在村里晃荡,她
看得眼睛都疼。
  李巧红说她要回乡上,倒是可以让拾卫东帮忙把人送去派出所。
  “不用你们送,我让参儿送,更安全。”
  李巧红笑着点头,“是,还是参儿送,人就跑不了。”
  拾小妹不想回家,大早上赖着不起床,被李巧红推着起来的。她非常不高兴,嘟着嘴央着她爸,把她留在这。
  拾卫东,“跟你妈回去。”
  拾小妹就生气。
  拾参去山上抓了五只山鸡一只半大野猪,野猪得有七十几斤重,李巧红欣喜,说她带五只山鸡回去就够了,野
猪就留在家里吃。
  王春梅,“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家里什么时候想吃了,抓不着的?嫂子你带回去,吃不完也能送去你娘家
,走得近的亲朋家。”
  野猪也不能杀了带走。
  拾参将野猪弄晕了,带走的时候,方便。
  拾卫东是知道拾参一张符就能卖几百块钱,也就没推辞,将麻袋口封住。
  吃早饭的时候,古重开着车回来了。
  知道冯老大走的路劲后,带着冯氏姐妹和李巧红母女两走了。
  拾小妹走的时候,还趴在车窗上,可怜兮兮的让她哥早点去她家,也让她爸早点把她哥接到乡上读书。
  拾参答应她后,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吴小四非常沮丧,明明是他要把冯氏三兄妹抓个现行的,结果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好。
  拾参屈指弹弹他的脑门,“还不错。”
  替身符和追踪符都学会了。
  吴小四抱着他的手晃,被哥哥夸奖了,好开心。
  古赋声有些奇怪,“孩子夜里就丢了,还没有人发现?”
  吴小四抢着回答,“张小蛋的妈妈昨天下午回他外婆家了,他家里只有爷奶在家,那两个拐子用迷药迷晕了他
们,肯定还没发现的。”
  张小蛋就是被冯老大偷走的孩子。
  拾参在他的屁股下轻轻拍了掌,“去找你爱国哥哥玩。”
  吴小四哦了声,跑去找张爱国了。
  张爱国会带他和村里的小朋友玩,现在他已经和小朋友们玩熟悉了,每天都要约好一起去抓知了捡柴火割牛草
的。
  山脚下那块地的开荒,都是王春梅和拾参的替身纸人包圆的。
  今天王春梅没让纸人去,她吃完饭就扛着锄头去了开荒地,荒地的草拔干净了,就是碎石头多。
  她琢磨着用这些碎石头铺一条到家的路。
  拾招娣找上拾参。
  她和张狗蛋在拆堆里被抓了个现行,对她的打击很大,但张狗蛋的死,对她的打击更大。 她这两天病的昏昏
沉沉。
  总是梦到狗蛋哥。
  她病得胡涂,听不清狗蛋哥说什么,心里着急。
  等病好了些,她就来找拾参了。
  她还记得拾参给她的平安符。
  “拾参,我现在信你的话了,你能给我符,那能让狗蛋哥见见我吗?我想看看他。”
  拾参摇头,“你见不到他。”
  拾招娣的脸更白了,偏瘦的身体摇摇欲坠。
  “那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拾参疑惑,“你见不到他,你有什么好该怎么办的?他有他的归处,你当然有你的路走,我说过只看你怎么选
择。你在张狗蛋身上的劫数已经过了,之后的人生虽有波折,但也能平安度过,有大好的日子等着你,怕什么?”
  拾招娣苦笑,她哪里敢相信自己还能有大好的日子。
  张狗蛋死了。
  她奶和爹娘巴不得巴着罗跛子,罗跛子今天就会来送家里送彩礼钱,定日子。
  拾参看她红鸾星现,也就是有了正桃花。
  “见过罗跛子吗?”
  拾招娣呆了呆,摇头。
  她没见过,只听过罗跛子这人,长得难看腿跛了年纪又大,家里还穷,嫁给这样的人,她以后的日子能好吗?
  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念头刚冒出来,心口就被烫了一下。
  拾招娣瞬间清明。
  拾参挑眉,“万事不可听人言!”
  拾招娣来找拾参,是带着希望来想要见到她的狗蛋哥的,得到的答案却是她心凉透顶。
  她失魂落魄的走了。
  古赋声在看书,拾招娣走后,他抬起头,“不让她见见?”
  “见什么,累赘事。”拾参坐到他身边,“她的姻缘在罗跛子身上,以后会过好的。”
  古赋声嗯了声,重新看他的书。
  十点半,罗跛子赶着牛车到了拾招娣家,他的头发长又油,就像是几十天没洗头的头发遮住脸,穿的衣服不合
身,又是破破烂烂的,走路的时候右脚跛的,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很邋遢。
  拾招娣的奶奶和爸妈在家。
  罗跛子来了,看到他手上拧着的东西,笑成了一朵花,忙请人进屋坐。
  罗跛子将东西放在桌上,又把彩礼钱拿出来,“一分不少,你们数数。我找人算过,三天后就是好日子,我来
接招娣。”
  拾婆子看到钱,眼睛冒光,忙把钱拿起来数。
  拾卫南和他婆娘也想拿钱,但手太慢,两人都尴尬的将手收了回去。
  “行,三天后就三天后,我让招娣备嫁。”
  罗跛子朝四周看了两眼,“没看到招娣?”
  拾卫南的婆娘脸色僵了下,“招娣去割牛草了,我去喊她回来?”
  罗跛子摇头,“不用了,我赶着回家翻地。桌上这一包糖是给招娣的,我就回去了。”
  拾卫南两夫妻就和他走到院门口,看着他坐上牛车离开。
  罗跛子走后,两夫妻进屋,急忙问,“娘,钱是多少?”
  拾婆子将钱装进了兜里,“五百块正正好,罗跛子还真是能拿出来。”
  拾卫南心喜,“那娘,这钱……”
  拾婆子斜眼过去,“怎么的?想要钱?你娘还在当家呢!钱我收着,有用得着钱的地儿,娘会给你。”
  拾卫南,“……”
  拾招娣捂着嘴躲在院墙的柴堆里,她看到罗跛子了,她都没见过比他还邋遢的人,一撮撮的头发多久没洗过了
?粘着都能招苍蝇。
  拾招娣气的直掉泪。
  偏,她奶还要了人五百块的钱。
  拾招娣咬着手指,呜呜的哭。
  拾参说,万事不可听人言!可是,现在是她亲眼看到罗跛子的,她哪里甘心。
  **
  王春梅干活回来,手里抱着一大把的树藤。
  这种树藤节骨处有虫包,树虫可以吃,她打算做一盘香炸树虫。
  王春梅将树藤抱进院子,她身后还跟着个二十来岁穿着有些怪异的年轻人,王春梅让他进屋,“饿了吧?院子
里太阳大,你去厅里坐会,我去做饭。参儿,快出来,家里来客人了。”
  年轻人站在院子里,闭着眼睛,吸纳着天地灵气,舒服到他想睡一觉。
  小小的一个村落,居然有聚灵阵。
  年轻人眯着眼睛,心道,莫不是就让他找到那小子的窝了?
  拾参在教古赋声画符,从一阶符入手,古赋声自身条件摆在那,只半时辰就把一阶符学会了。
  拾参幽幽的妒忌,想当初他学一阶符,也是用了半日时间的,就这他师父还夸他有慧根,是奇才。
  和这位一比,他的脚趾头都觉得羞耻。
  画着符呢。
  一股龙气钻进鼻子,拾参猛地抬头,“它怎么找来了?”
  他特意把自己的气息掩盖了,青龙的鼻子不可能追到这里来啊?
  古赋声侧头,“谁找来?”
  拾参撇嘴,“想当我祖宗的家伙。”
  听到他娘喊他,拾参咯噔一下,直接瞬移到青龙面前。
  “喂,不问自取是为偷啊。”
  院子里有聚灵阵,这里的灵气居然比龙脉还浓郁,青龙微仰着头吸纳灵气,正舒服到露了龙尾,欢快的摆动着

  青龙睁开龙眼,睥睨拾参,“哼!总算让本尊逮到了!你还逃往何处!”它看向院子里的阵法,“小儿,这聚
灵八卦阵是你摆的?”
  院子里的阵眼就是八卦为中心,灵气和阴气在八卦里循环而进,自它所知,此阵是天一门秘阵,非天一门亲传
弟子,无所学。
  它审视着面前的人,“你是天一门弟子?”
  拾参愣了下,防备道,“你被封印了上万年,你怎么知道天一门的?你和天一门有仇有怨?还是有恩?”
  青龙从鼻孔里喷气,“本尊岂会告知你。小儿,你取走本尊的精血,是为了孵龙蛋?你且将龙蛋给本尊一瞧,
你若敢欺骗本尊,本尊自让你追悔莫及。”
  拾参翻白眼,“不是我瞧不起你啊,就你现在这破身体,还能勉强维持人形,把龙蛋给你,你能孵出什么来?
到你手里,百分百嗝屁成臭蛋。”
  青龙气得瞪他。
  它的确是身有暗伤,之前这小儿打在它身上的灵符,现在勉强能让它维持人形。也是看在这小儿的灵符份上,
它才站在这和他好声好气的说话,但这小儿太放肆了,直接把它遮羞的这层皮揭开。
  它不要面子的吗?
第65章 准备盖新房
  龙?!
  这对于古赋声来说,这比让他知道他可以修仙还要震撼他。
  举国上下几千年文化,精神文明的传承。
  突然就出现他面前了。
  古赋声直愣愣的看着和他的年纪不相上下的青年。
  真的是……龙?
  青龙不会说它和天一门的纠葛,知道拾参是天一门亲传弟子,他气焰更嚣张了,高傲的发指令,说它要在这里
住下来,给它留一间房。
  拾参警惕的往后退,“我家小,没你待的地方,你别想赖上我。”
  他隐隐威胁,“敢赖上我,我把你封印回去。”
  青龙气的从鼻孔里喷气,“你当本尊赖上你?笑话!本尊是看在这院子里有灵气,才纡尊降贵留下来,你小儿
别不知好歹……”
  拾参慢腾腾掏出灵符。
  青龙噎住了,脸色铁青,甩袖,“你等小儿,知不知尊老?还不把灵符收起来,本尊且不在这住就是。”
  厨房里传来阵阵肉香味。
  做饭的人影露在眼前,青龙眼珠子转转,抬高下巴,“本尊不与你废话。”
  嗖的跑去厨房了。
  拾参呵呵冷笑,这条青龙肯定不老实。
  古赋声一言难尽,“……真的是龙?”他们精神文明里能腾云驾雾、权力至上、九五之尊的祥龙?
  拾参嫌弃,“就是头倒霉龙,声声别怕它,我一指头就能把它嗯回大山里。”
  古赋声,“……”
  拾参问他娘,怎么把人带回家里来?
  王春梅偷偷说,“参儿,你说青敖和声声,谁长得俊?娘就是看他说饿了,就坐在山脚下,看着挺可怜的。”
  拾参,“……”
  实在是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娘就觉得那条龙长得好看,就把人带回来了?
  你就不怕带个坏人回家?
  王春梅理直气壮,“长得好看能是坏人?你放心,娘的眼睛厉着呢,存了黑心的人,娘都不带搭理的。”
  拾参,“!!!”
  一脸复杂。
  他娘对她的眼睛,可能有着严重的认知误差。
  知道你领回家的这个是条什么吗?
  算了!
  亲生娘,还能扔了?
  拾参又给她两张平安符,“一定要戴好,遇到危险,它们能救命。”
  蹲在柴火垛里啃兔子的青敖嗤笑一声,对他的平安符显然看不上,拾参一个厉眼过去,青敖黑了脸,忍了。
  谁让它现在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王春梅是知道这一张平安符能卖五百块钱的,她小心的将符装衣服兜里,嘴上说,“娘就在村里,能遇到什么
危险?这符娘先收着,往后有人来买,娘在给你卖出去,五百块钱呢。”
  拾参呵呵笑。
  吴小四玩回来,家里又多了一个人,他拉着拾参的衣服,小声问,“哥,他是谁?”
  拾参,“他在家里吃顿饭就走。”
  王春梅端菜上桌,今天摊了蛋饼,加了葱花,非常香。吴小四玩累了,闻到香味肚子咕咕叫,王春梅给他拿了
张蛋饼,让他先吃。
  “谁说吃顿饭就走?不走!娘让他在家里住。”
  拾参一口汤喷出来,咳得撕心裂肺。
  古赋声忙给他顺气。
  青敖幸灾乐祸,“啧!喝口汤都能呛到,本……我怀疑你是故意的,对本……我要在家里住表示不满。”
  他看向王春梅,这个家唯一的女主人。
  王春梅被她儿子吓了一跳,等他气顺后,又让他喝两口汤,“儿子,真不让青敖在家里住?”在他耳边偷偷说
,“青敖给了娘一个珠子,又圆又亮,娘收了他的珠子,总得让他住啊。”
  拾参,“……”
  突然有些好奇。
  “娘,声声给你钱了?”
  王春梅啊了声,“给了啊!你说声声也是,娘说不要他的钱,让他就在家里住,住多长时间,娘都高兴。可声
声就是不肯,要娘把钱收下,他才住的安心。哎,儿子,你看着娘干什么?娘可没把声声和青敖一起比,声声的腿
不能走,那有难处娘不得帮啊?青敖手脚好好的,没毛病,娘收了他的珠子,收得心安。”
  拾参,“……”
  母子两说话的声音小是小,但是家里除了吴小四外,其他两个都是耳聪目明的人,有丁点声音都能听个大概。
  青敖瞥了古赋声一眼,呵!两腿羊就是狡猾。
  古赋声淡定的装饭,放蛋饼,顺手就给吴小四舀了碗鸡汤。
  “前辈的珠子,可否让晚辈一观?”
  青敖警惕,“你想打本…我珠子的主意?”
  古赋声在拾参那见过夜明珠,这种夜明珠如果问世,定然是另一种轰动。
  既然有缘分遇到,他总想尽自己一份心力,将夜明珠交到它应该待着的地方。
  “前辈误会了。当然如果前辈有意出售,晚辈愿意将它买下来,价钱由前辈出。”
  青敖让他死心吧。
  它们龙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怎么可能给别人。
  卖也不行。
  **
  拾参家小,两间正屋,一间正厅和厨房,他们吃饭也是在正厅的。两间房,王春梅一间他一间,之前放的柴房
,现在是吴小四和青衣住。
  青敖要在家里住下,没有房间了。
  王春梅就琢磨着,她在后院自留地边上盖间房。
  拾参,“是要盖房子。”
  但不盖后院。
  他要在山脚下盖房。
  王春梅惊讶,“盖山脚下?不盖后院?”
  拾参眯着眼,“我们盖间大房,后院的地基太小了。不合适。”
  王春梅想想开荒出来的碎石头,“也成!开荒出来也不能种地,盖房子也挺好!这得和村长要地契,得写在咱
们户头上。”
  趁没人,青敖找上拾参,给他五颗夜明珠。
  “给本尊一座宫殿,本尊不喜旁人踏足。这珠子你拿去用,够换一座屋子了。”
  拾参两手抱胸,没接,“谁说我要帮你盖屋子?”
  青敖哼了声,“你小子可别太贪心,本尊在给你两颗夜明珠就是。”他非常不满,“本尊有这些夜明珠,可以
买一座城了。给本尊接着。”
  拾参眼皮抽了下,咬牙,“你真赖上我?”
  青敖给了他一个”高傲你高攀不起本尊”的眼神,“本尊自己出珠子盖宫殿,何时赖上你了?”
  说完就走。
  拾参苦着脸。
  古赋声从屋里出来,有些不明白他在愁什么,“他也讲理,该不是难相处之人……龙!”
  拾参抓脑袋,“讲理龙?呵!你以为他为什么赖着我?就是想要我养他咯。”
  拾参认真的看着古赋声,“我就只能养得起你。”
  古赋声心思微动,小少年想养他吗?
  拾参唉声叹气,“龙不讲理还贪吃,你信不信它一晚上就能把方圆两千里的灵气给吞噬殆尽?没了灵气,你怎
么修炼?哎呀,我愁死了。”
  古赋声,“……”
  是他误会了!
  拾参猛地站起来,握拳,“不行,我得给你偷偷摆个聚灵阵,绝对不能让这条龙知道。”
 “拾参!”
  张志国跑来拾参,白天他要上工,没空找他玩。
  “小妹今天回家了?哎,我家里还有半袋子干蘑菇,忘记给她了。她回家你也不喊我一声。”
  小妹还送了一只兔子给他呢。
  张志国坐在院子里,总觉得他家里清凉又舒服,不像自己家,坐着都觉得燥热,还有蚊子。
  “拾参,还是你家里舒服。”
  张志国目光灼灼的看着拾参,“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会给人看面相?志男可和我说了,要不是你给他平安
符,他现在指定就活不成了。拾参,你真会看面相?真能看到那东西?那你给我看看,我是啥样的命!”
  张志国朝拾参伸出手。
  怪不得张狗蛋的娘对着空气说话的时候,拾参一点都吃惊也不害怕,原来他能看到鬼啊。
  只是他和拾参一起长大,拾参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本事的?他怎么不知道?
  拾参拍掉他的手,故作认真的看他的脸,“你没事,能活到九十九。”
  张志国瞬间乐成了花。
  “哼!这小子今晚上就会被女鬼勾魂,明天就得送命。”
  张志国猛地往后看,是他不认识的人。张志国转回头,和拾参打眼色,“这人谁啊?你亲戚?”
  青敖冷嗤,“小子也想当本尊的亲戚。”
  张志国看他一眼,那眼神就和看拾成家婆娘的眼神一样一样的,拾成家的婆娘是个半疯子,发起疯病的时候,
就是脱光了在村里晃荡的。
  拾参让张志国别理他,给他一张平安符,“他虽然不咋地,但说的话没错。今晚上早点回家睡觉,就不要下床
了。”
  不过,有他在,让张志国活到九十九,一点问题都没有。
  张志国,“……真、真的?”
  拾参拍拍他的肩膀,同情他,“我们什么关系?能骗你?听我的,今晚上早点上床,别思春啊。”
  张志国还挺不好意思的,青春期小伙子火力旺,睡不着的时候是会瞎想的。
  他将平安符装好,不管有没有用,他都戴着。
  拾参又给他两张符,驱蚊符和清凉符。张志国带上清凉符的时候,感觉就非常明显,就和院子里的气息是一样
的。
  张志国就信服了。
  知道今晚上他可能碰上鬼,还是个女鬼!他也不敢在外面待,从拾参家回去就躲床上了。
  拾参给他的三张符,都是迭成三角形的形状,他将三张符放在被子上研究,但没研究个所以然来。
  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就将被子搂在怀里,双腿夹着睡着了。
第66章 恶鬼越狱了
  半夜里。
  张志国总觉得热,蹭蹭蹭就把身上的衣服噌掉了。
  “志国~来啊~志国~来啊!”
  朦胧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声音很好听,他找了一圈,眼前多了一条红布。
  “来啊,来啊,我在等你啊快来啊……”
  张志国抓住红布,就感觉飘了起来,手里的红布越来越短,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宛如天仙下凡的女子站在他面前

  女子穿着大红嫁衣,兰花指搭在唇边,笑盈盈的望着他。
  那双如水的眼眸,彷佛装满了星星。
  张志国看呆了。
  “来呀,志国,过来呀。”
  女子朝他勾手指头,娇嫩嫩的声音能酥到骨头软。张志国舔了舔唇,直愣愣的朝她走过去,“仙、仙女。”
  女子咯咯笑。
  她张开双手,就要搂上张志国。
  就在她的手碰到张志国的身体那瞬间,徒然变生,张志国身体里弹出一道符,女子惨叫一声,被符打了出去,
她的红衣瞬间烧成灰烬,恶臭难闻。
  “啊,张志国你身上带着什么?”
  张志国沉重的脑袋一轻,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一股恶臭熏得张嘴直吐,女子被他所伤,又看他对着自己
呕吐,脸色猛地变得难看。
  她是感染了猪瘟死的,身上恶臭不堪,她的脸露出斑斑腐肉。
  她冷笑,“张志国,你看不上我?”
  张志国听到有人喊她,摀住嘴下意识的朝对方看过去,看到女子发臭腐烂的脸,张志国生理性反应,哇的吐了
满手。
  女子气得浑身冒黑气,闪在张志国面前,脸贴脸,“你敢嫌弃我,我要你看清楚,这就是我的脸,我要你看一
辈子……”
  张志国瞳孔放大,吓得面无血色,“不,不不……”
  “睁大眼看清楚,你看清楚。”
  “……啊,啊啊啊……”
  张志国死死盯着女子脸上腐肉上爬行的虫子,张大嘴都不会叫了,她身上的味道恶臭,张志国被臭味熏得脑子
一激灵,开始挣扎。
  “你你你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志国,你刚刚还喊我仙子呢,志国,我来嫁给你了,志国你看看我的脸啊,我的脸好看吗?”
  “啊……”
  张志国疯狂挣扎,一急就想到拾参的话。他晚上会被女鬼勾走,女鬼……女鬼……
  “你是鬼?你是鬼?啊啊啊救命啊,拾参救命啊,救命啊。”
  女鬼非常生气,“救命?我不会害你的志国,你忘记了吗,你说我是仙子啊,我是你的仙子啊……”
  张志国吓得打哆嗦,又挣脱不了,他怕的要死,“救命啊,拾参救命啊。”
  “别叫了,我听到了。”
  拾参慢悠悠的走来,女鬼朝他看过去,就是和张志国一样的小少年,女鬼放心了,“你以为我能放了志国,想
活命,赶紧走。”
  张志国朝拾参伸长手,眼泪都掉下来了,“拾参,拾参你快救我,你给我的符我明明戴在身上,为什么我还会
被女鬼勾走?拾参,你赶紧把她抓走,我,我要窒息了。”
  张志国身上的符是这小子给的?
  女鬼警惕的盯着拾参。
  拾参让张志国别叫了,耳膜疼,“叫什么,她又不害你,就想睡了你,当你婆娘,怕什么。”
  张志国瞪大眼睛,疯狂摇头,“我不要我不要……”
  他下意识的看向女鬼的脸,那恶臭的腐肉上能看到蠕动的虫子,张志国两眼一翻,真想死过去算了。
  他打了个哆嗦,这辈子,还能娶婆娘吗?
  女鬼愣了下,赞同的点头,“他说得对,我来当你婆娘的,怎么会害你,你别怕啊。”
  张志国呼吸困难,只能这鬼放了他,“我我没得罪你,也没见过你,我也不用你当我婆娘,你放了我吧。”
  女鬼不高兴了,“今天你在后阳山上碰到一座坟,对我鞠了三个躬,说完长得好看,我来找你和你结婚,有什
么不对?”
  张志国,“……”
  他想起来了,上去他没上工,和堂弟去山上找蘑菇,顺便割牛草。后阳山不是后背村的山,是罗家村的,后背
村的人到其他村的山上割草,都怕被人抓到,当然要小心翼翼的躲着去。
  在后阳山的半山腰处,有一座新坟,他堂弟踩着新坟的坟头走,还剁了一脚,在坟头边上撒了泡尿。他觉得心
里不太舒服,看到墓碑上贴着的女子的相片,觉得挺好看的,就朝新坟鞠了三个躬,说小孩不懂事,让她原谅他堂
弟。
  谁想到能惹个鬼来?
  张志国觉得冤枉,“那……那是我堂弟对你不敬,你,你找我堂弟去啊。”
  女鬼,“你堂弟又没说我好看。”
  张志国,“……”可怜兮兮的看向拾参,你别站着不动,到是动手啊,他要撑不住下去了。
  女鬼不高兴,“你看他干什么?你和我回去,我让我爹娘给我们结婚。”
  张志国凄厉的喊,“拾参!!!”
  拾参坏笑,“我觉得挺好的,白的一婆娘。”
  张志国哭了,“我不要啊,你快救我。”
  女鬼猛地沉脸,头发暴涨,吓唬拾参,“别多管闲事。”
  拾参漫不经心,“我朋友说不愿意娶你,吶,强扭的瓜不甜哦!”
  女鬼将张志国藏在身后,“不扭怎么知道不甜。你既是志国的朋友,还请来喝一杯喜酒,其他事,你就不要多
管了。”
  拾参摇头,“那不行。他不愿意娶你,我就不能让你动他。是你自己把人送到我面前,还是我过去拿?”
  女鬼暴怒,“你别想。”
  它的头发疯涨,朝拾参攻击。
  拾参抬脚,就将它踹飞了,女鬼栽在地上,魂力被烧了,她瑟瑟发抖,往后挪,“我,我错了,我以后在也不
纠缠张志国,你放了我。”
  女鬼死了两个多月,算是新鬼。
  没害过人。
  就是死得太年轻,想嫁人而已。
  拾参没杀她,倒是挺好奇,她死了两个月,为什么没被鬼差带走,还滞留人间?
  女鬼也委屈,“我也不知道啊,我是得猪瘟死的,家里瞒着我的病,急忙把我下葬了,我就只能在坟里出不去
,直到张志国给我鞠了三个躬,我才发现能跟着他。”
  张志国躲在拾参的身后,不敢动。
  拾参倒是直到为什么她能跟着张志国,张志国和他走得近,身上沾多了灵气,把坟地里的禁锢阴气打开了,她
才能出来。
  拾参,“你们村有猪瘟?”
  女鬼犹豫的点头,罗家村养了五头猪,的确得了猪瘟,但是村长不敢让公社队长知道,五头猪那可是要交到公
社的,是集体的,要是让大家知道猪得了猪瘟,他们村这个年就不要过了。
  “村长不敢让乡亲们知道,我家是负责养猪的工作,我刚开始不知道猪得了猪瘟,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染上了
。”
  张志国惊呆了,连女鬼都不害怕了,“那不得害死全村人?”
  女鬼摇头,“不会,猪被村长单独关在窝棚里,还请了大夫给猪看病。”
  张志国急了,“那看好了吗?”
  女鬼没说话。
  张志国骂了两声,他是半大小子,都知道猪瘟不是小事,闹不好,全村的人都会被感染,到时候该怎么收场?
这不是害死人吗?
  “拾参?你说句话啊。”
  拾参,“说什么?
  张志国,“……猪瘟。”
  拾参哦了声,没理他,对女鬼说,“我让鬼差来接你,你还有未了心愿吗?”
  女鬼看眼张志国,摇头,“没有了。”
  张志国张张嘴,或许是有拾参在壮胆,他心安,小声的问,“你不回家看看?”
  女鬼笑了,“不看了。我爹娘偏心眼,从小到大没关心过我,我今年十九岁了,没想给我说亲,只想留我在家
里多干几年活、照顾我弟弟,我死了挺好的。我死前就想结婚,有个家。现在结不成,等下辈子吧。”
  张志国尴尬,眼神飘忽。
  抽抽拾参的衣服,小声催促,“拾参,你快点。”
  女鬼笑了。
  她被拾参用灵力打在身上,魂力散了,现在身体虚,勉强维持身形。
  拾参用灵符,请鬼差。
  这次请来的,和抓走张狗蛋的鬼差不是同一个。
  这鬼差是个小伙子,被请上来的时候,鬼差服还没穿稳,他幽幽的看着拾参,“就是你请我上来的?”
  拾参蹙眉,“你们地府现在很乱?”
  鬼差这几天累得骨头疼,好不容易睡个觉,又莫名其妙被请上阳来了,他憋着火,“你是哪派的弟子?”
  拾参,“我自己的派。”
  我自己的派?
  没听说过啊!地府名册里也没有这个派啊!
  鬼差有些懵,怀疑的打量他,“你不是冒充的吧?”瞬间提高警惕心,“你想干什么?”
  拾参指着他身后的女鬼,“做个好事。”
  鬼差看到魂力弱的女鬼,咦了声,“又是趁乱跑出来的?”拘魂链将女鬼锁住,对拾参的脸色好看了些,“最
近有不少恶鬼作乱,你碰上就搭把手,帮个忙绑了,谢了啊。”
  拾参笑笑,“恶鬼越狱了?”
  鬼差苦着脸,“可不是!跑了十个恶鬼!你要碰上打不过别硬抗,记得喊鬼差!对了,你叫什么?我给你在名
册上写个名字,以后碰到鬼差,大家就是熟人了。”
  “拾参。”
第67章 看什么辣眼睛
  女鬼送走了。
  张志国瘫坐在地上,惊魂未定。
  “呜!我还能娶婆娘吗?快吓死我了。”
  拾参啧了声,“不能娶婆娘还能娶汉子!不能娶还能嫁啊!你愁什么?”
  张志国呆了。
  你认真的吗?
  拾参抬脚,将他的魂魄踹回身体里,“废话多。”
  张志国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蹦起来,房间里暗,睁大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脑子乱糟糟的。
  他梦到女鬼……
  女鬼那张腐烂长虫的脸在眼前冒出来,张志国瞳孔骤缩,掀起被子就藏了进去,瑟瑟发抖。
  天蒙蒙亮,公鸡鸣叫。
  张志国浑身冰凉的,爬起来往拾参家跑。
  古赋声坐在屋顶,感悟天地灵气,拾参陪着他吸收日夜精华,无聊的用月光画符。
  青敖斜躺在他们对面,对两小儿嗤之以鼻,两腿羊的修炼速度,它是看不上的。
  但现在它的身体没恢复,得憋着不能怼拾小儿。
  古小子,他就不用忍了。
  “自八千年前,天道崩塌,天地灵气溃散,我们这些妖都难吸纳灵气修炼成人。你个两腿羊,想修炼成仙,想
什么美事呢。”
  拾参看眼不受青龙搅扰闭眼打坐的古赋声,两眼一眯,“想试试月光符吗?”
  青敖气哼哼,“本尊哪里说得不对?他一个两腿羊,哪里有灵气让他修炼?本尊好心提醒你,你可别不知好歹
,不识好龙心。”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暫無數據!

用户更多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