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草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6-22 03:23:00 收藏數:17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易尧则摆弄着一捧鲜花,跟易晖商量:“爸爸,我可以一直带着这束花吗?”
  那是等接待导游的时候,旅行团当地接待处给大家发的,每人一支。大家都大包小包的行李,懒得再腾出手来
拿鲜花,见易尧小朋友手里空着,而且他也很喜欢这花,还把易晖和云飞手里的花也要过来了,所以……大家全都
把花给了易尧。于是就成了一捧。
  “当然可以啦!尧尧喜欢咱们就带着。等到了酒店,爸爸给你找个瓶子,你接点水然后放进去,应该能开个几
天。”易晖对自己许久未见的儿子还是很温柔很耐心的。
  “耶!”易尧越发开心起来,抱着一大捧花塞到云飞鼻子下面:“小飞哥,你闻闻,可香了!”
  “是呢,太香了,尧尧你今天是花仙子。”
  易尧咯咯咯笑起来。
  三人到达的是有名的温泉酒店,放好行李后,易晖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先去吃了顿饭。
  吃完饭后,三人回酒店换泳衣,直奔温泉。
  水汽氤氲,雾气袅袅,外面还有如诗如画的风景,特别惬意。
  别看易尧年纪小,他小胳膊小腿的在温泉池里扑腾得还挺带劲。
  总之,他是玩得很开心。
  云飞自然也开心。
  他陪易尧漂在温泉池里玩了一会儿,又漂到易晖身边,跟他一样,双肘搭在池边,静静享受。
  易晖睁开眼,朝他看过来,眼底带着笑意。
  “开心吗?”
  云飞大点其头:“开心!”
  “我也开心——”易尧也喊了一句。
  不远处也有其他小朋友在,易尧便过去跟人家打招呼了。
  神奇的是,两个小朋友语言不通,但也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云飞见易尧没注意他们这边,便朝易晖身边歪了歪身子:“亲爱的,快,来接个吻。”
  易晖没忍住笑了,云飞带一点羞恼地瞪他:“笑什么啊!”
  “笑你真可爱。”易晖偏头吻了一下云飞。
  云飞嘟囔:“不要用这个词来形容我。”
  易晖挑眉:“那你想要什么形容词?帅气?卡哇伊?”
  云飞:“……卡哇伊不还是可爱吗?”
  易晖笑出声来:“好,我的小飞真帅气。过来,我再亲一下。”
  云飞佯怒瞪他,易晖凑过来跟他认真接吻。
  两人吻了好一会儿才彼此放开,云飞直白道:“我好喜欢你吻我。”
  “只喜欢吻?”易晖勾了勾唇。
  “也喜欢你啦!”云飞满足地离开他身边,去找易尧跟那个日本小朋友连猜带比划去了。
  易晖看着他的背影啧了一声,孩子气很重的小男友,只管撩人不管灭火啊,愁。
  不过……今晚他是跑不掉了。
  晚上果然如易晖所愿,待易尧小朋友睡得四仰八叉的时候,他抱着云飞在另一张床上狠狠灭了几次火。
  酒店的房间也有一个大的浴缸,放的水是温泉水,易晖满足之后,放了温泉水,把瘫软的小男友抱到浴缸清洗
,结果没忍住又在浴缸来了一次……
  第二天,云飞彻底不想动弹了。
  易晖也由着他。
  他直接叫了外卖到酒店吃,然后带着易尧在附近逛了逛。
  下午两三点,云飞才起来。
  到底是年轻人,恢复快,适应了之后,又活蹦乱跳起来。
  第三天,他们离开温泉酒店,去了秋叶原。
  那里是动漫游戏等爱好者的天堂。
  虽然一家三口都是男的,但易晖三人的购买力不容小觑。
  手办、游戏、漫画书等,只要是国内买不到的,而他们又特别想要的,就都买了下来。
  幸而云飞还留有理智,他只花费了他预算里的钱,后面易晖想直接掏钱给他买的,他都拒绝了,也制止了易家
父子的疯狂购物行为。
  “咱们去拍照吧。我想跟好多人合影。柯南啊怪盗啊路飞啊鸣人啊……好多好多!”
  易尧被转移了注意力,也跟这云飞的话学舌道:“我也是,想跟好多好多人合影!”
  三人在秋叶原也待了两天才转战下一个地方。
  “下次咱们来早一点,春天过来京都看樱花。”易晖道。
  云飞点点头:“好啊,我得努力多赚点钱了。”
  “你的外块也不少,加油。”
  易尧听他们聊这些,自己也歪头思索道:“爸爸,我是不是也要努力赚钱呀?”
  “你不用。你是小朋友,你乖乖听话,好好上学就行了。”易晖抱着他,亲了一口,安抚道,“之前爷爷奶奶
给你的压岁钱,爸爸也都给你存着呢,你想花就告诉爸爸。”
  “谢谢爸爸。”易尧懂事道,“也谢谢爷爷奶奶。”
  “嗯,你回去后要好好谢谢爷爷奶奶,好不好?”
  “好。”易尧道,“我想爷爷奶奶了,可以跟他们视频吗?”
  “当然可以。”
  易晖给儿子连接了跟爸妈的视频,易尧拿着手机跟爷爷奶奶有声有色地说这几天发生的事。
  老两口也听得很认真,时不时问几句,易尧便说得更带劲了。
  视频了几乎快一小时,易尧嘴都说干了,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机:“爷爷奶奶,再见。”
  “再见宝贝儿。你们旅游回来了就来爷爷奶奶家住两天哈,爷爷奶奶想你了。”
  “好的,爷爷奶奶。”易尧把手机递给爸爸,易晖接过来,“爸,妈,你们晚上早点休息,别熬夜。”
  “嗯,知道了,你们也早点睡吧。”
  通话视频结束之后,云飞才从卫生间出来。
  他洗澡玩游戏,倒也不嫌无聊。
  易晖把他堵在卫生间门口,安抚地抱了抱他,又吻了吻他:“其实你出镜也没关系的。”
  “我知道,不过还是不打扰尧尧跟他们聊天为好。也让你不被抓包嘛。”云飞搂着他的脖子,回吻他一次。
  两人正你侬我侬,易尧在床上翻了个跟头,喊道:“爸爸——”
  “来了来了,干嘛呀?”
  “我要尿尿,你抱我去。”易尧爬起来张开手臂。
  易晖无奈笑笑,跟云飞一前一后来到床边,他抱着易尧去卫生间,云飞则倒在床上,跟自家爸妈通了个简短的
视频。
  其实他每天发朋友圈,爸妈都看到了,还都给他点赞了。云家爸妈都是心大的人,擅长放养孩子,尤其云飞这
么活泼开朗的性子,更适合放养,也用不着他们担心。
  所以,云飞跟他们简单聊了几句便挂断了视频。
  易晖很有默契地带着易尧在卫生间多待了一会儿才出来。
  ——看样子是趁机给易尧洗了个澡。
  云飞对这些事倒是保留平和心态,他认为他家家长应该不会太反对,而且他也有信心拿下爸妈那一关。
  但难的是易晖家这一关。
  毕竟易晖连儿子都有了。
  家长肯定以为他是喜欢女人的。
  唔……不过也难说。搞不好易尧的存在反而能让老两口同意呢。
  算啦,先不管这些,这两年先好好谈恋爱,等他们俩铺稳了前路再去跟爸妈摊牌。
  易尧洗完澡被易晖用浴巾包着抱出来,他手上还有水,调皮地朝云飞甩过去几滴水珠,然后自己偷笑起来。
  云飞爬起来,抓过他来开始挠痒痒,两人笑闹成一团。
  易晖在旁边看着他们闹,笑得也十分开心。
  从日本旅游结束归国后,易尧又被送去爷爷奶奶家住了一段时间。
  云飞则仍然在易晖家和学校两头跑,两人的恋爱谈得越发热烈。
  有时候,一天就要来一次。
  可以说是十分频繁了。
  云飞的那个漫画项目也正式开启了,这段时间先存稿,易晖帮忙安排的项目经理在做前期的运营准备工作。
  他们也不着急,纯粹拿云飞这个项目当练手了,也给云飞当练习平台了。
  云飞一边谈着恋爱,一边画着漫画,一边上着课,生活别提多丰富多彩了。
  他的创作灵感也源源不断地迸发,原本计划国庆才上线的漫画,他八月中旬就存了十五话。
  项目经理决定提前预热项目,请云飞暂停画主剧情,改为画几张Q版人设图和条漫梗、段子来亲自为漫画做宣
传。
  云飞也正好决定换换脑子,就同意了。
  他自己的微博在这段时间也在更新一些四格漫画,又积累了几万粉丝,所以,当他陆陆续续把自己这部新的大
型漫画项目作品的宣传放上去的时候,粉丝们也很给力,帮忙转评赞的很多。
  易晖公司给他提供了转发评论的奖品用于发给粉丝。
  有一些是从日本带回来的手办和画具。
  还有一些是非常直白的——钱。
  如此一来,九月中旬开始连载的漫画,提前爆了,延续了九月后半月和一整个十月。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突击完结中,嘿嘿
第49章 一家三口
  寒假即将来临。
  云飞也要准备期末考试,所幸之前有漫画存稿,项目经理也跟项目组的成员协调沟通过,负责运营的同事提前
约稿收了一些同人小四格、同人小段子以及同人画,用于年底和过年期间。
  这些同人作品大多是贺新年的,要么就是抖梗和段子,读者刷微博的时候刷到了,乐呵一下,也不会因假期而
生疏,如此,便够了。
  云飞专心准备考试,考试的这两周就没去易晖那里,难得回了宿舍复习功课。
  舍友们调侃他,他也不在意,考前请大家一起吃了顿饭,考后又请一顿,舍友们都被他收买了,调侃起来越发
带劲。
  “小飞你肯定是有情况了。”吃过年前最后一顿聚餐饭,几个舍友也都各自交换了新年礼物,云飞回宿舍就开
始收拾行李。
  当然学校还没放假——因为考试成绩还没出来,一些辅导员、导师等还要留点作业,类似写生啊、调研等课题

  所以云飞这会儿收拾东西一副又要离开宿舍的样子,让大家攒了小半年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就是就是,交女朋友了吧?哪个专业的?我们认不认识?”
  “天机不可泄露。”云飞神秘一笑,不露分毫破绽。
  “那就是交了!行啊小飞,动作够迅速。”
  “你们也加油。”云飞笑着推了推行李箱——加上这一箱,他的衣物、日用品等基本都快被他搬到易晖给他提
供的住处了。
  在舍友的哄笑下离开宿舍,云飞一直出了校门口,才打车前往住处。
  不多时,易晖给他打来电话:“今天最后一科考完了吧?”
  “嗯,考完了。”
  “来公司吗?”
  “好啊,我放好行李就去找你。”
  “等你。”
  两人已经有半个多月没见面,偶尔打电话发消息视频也不会太长时间——易晖不想影响小男朋友的学业。
  云飞也很有自知之明——谈恋爱可以,但若因恋爱影响学业,就不太【优秀】了。
  所以,云飞硬是忍下来了。
  总不能白让父母放养他不是?
  “您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云飞嘱托司机,他上楼放好行李后,又很快下楼来,“去XX园区。”
  “这么早就实习了?”司机从大学门口接的他,听他报这个园区,就顺口问了句。
  “啊,算是吧。早点接触社会嘛!”云飞也随口笑答一句。
  “啧,还是学生时代好。要珍惜呀。”司机摇头慨叹,“这么早当社畜容易被打击到。”
  云飞眨眨眼:“社畜?能赚钱,能自由支配时间,不好吗?”
  “哪能呢!”司机一脸你还太年轻的表情,“看你还不到二十吧?”
  “马上二十一了呢。”
  “二十一了也是小孩儿。”司机笑道,“不过既然你想体验社畜的生活,那就体验吧,说不定你体验的跟我体
验的,不一样。”
  “那是,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的呀。”云飞煞有其事说道。
  司机想了想,也是。
  不但生活不一样,生活态度也不一样,性格更不一样,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
  坐个车都聊到这么高深的程度,司机反正是没想到。
  云飞到园区门口就想下车,司机跟他聊得熟络,直接开进了园区,停在易晖所在的那栋楼下,免了云飞在寒风
中走过来的辛苦。
  “谢谢,祝您新年愉快。”
  虽然还不到春节,但马上元旦了。
  云飞照旧健步如飞地奔向三楼、易晖的办公室。
  他来公司次数多到大家习以为常。
  前台、助理、员工等都不会阻止他。
  当然,分寸云飞还是有的。
  他在办公室门外停下,转向温心妍:“美女姐姐,易总在忙吗?”
  温心妍笑道:“易总说你来了可以直接进去。”
  “好的,谢谢。”
  云飞这才敲门进了易晖的办公室。
  易晖自他进门就一直盯着他,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随后靠着椅背转动了一下座椅,笑着张开了手臂,一副欢
迎来抱抱的姿势。
  云飞一本正经地关上办公室的门,顿了顿,又上了锁,然后才笑盈盈地走向易晖,脸上的笑容则越来越盛。
  临到近前,云飞稍稍带了点跳跃的姿势,扑到了易晖的怀里,一手按着椅子扶手,一条腿压在人家腿上,另一
只手则撑在易晖肩膀——两人接了个久违的吻。
  易晖吻得很是投入,一手环住云飞腰身,一手托住了他的大-腿,恨不能把人彻底揽入自己怀里。
  “想我吗?”云飞在接吻的间隙里,眨了眨眼,低声询问。
  易晖嗓音沙哑:“想……你呢?”
“当然也想了。非常、非常、想……”云飞又吻了上去。
  易晖眼底都是笑意,空了半个月的心被热情小男友的热情之吻填满了。
  不过,易晖心底多少还有点分寸,这里毕竟是办公室。
  小男友欠着的再多的其他份儿,晚上再讨回来便是。
  久别的情侣耳鬓厮磨过后,总算都冷静了下来。
  易晖盯着云飞的眼睛,问道:“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应该能拿奖学金。”
  “我的男友真优秀。”易晖夸赞道。
  “你最近在忙什么?”
  “年底了,忙着年终总结。新旧项目的优劣势都要分析……”易晖抬眸看了眼电脑屏幕。
  云飞也跟着看过去,易晖恰好总结到他画的那部漫画。
  “没让你亏钱吧?”云飞忐忑问道。
  易晖笑起来:“亏钱的话你怎么办?以身相许吗?”
  “啧,你还真敢说。”云飞一听就知道他在调侃自己,于是也很快答道,“以身相许就以身相许,反正我不亏
。”
  易晖捏了一把他的屁屁:“你们哪天放假?你哪天回家?”
  云飞从他身上起来,靠着桌子瞪了一会儿他:“还没想好。你们哪天放假?”
  “不出意外的话是下个月十八号。”易晖道。
  云飞顺势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日历:“啊,腊月二十三,还挺早的。”
  “再早也比不过你们学生。”
  “我看看……”云飞计算着自己回家的日期,“我应该腊月十五六的吧。”
  “嗯,早点回去也好,陪陪爸妈。”易晖很是违心地说。
  云飞凑过去又亲了他一口:“那我回家之前,多陪陪你。”
  “多谢亲爱的。”
  两人又腻了一会儿,云飞去到旁边他那个专属工位,跟着易晖一起忙碌了一会儿。
  趁过年之前,他刚好也再存点画稿,或者自己画点宣传图贺图之类的。
  年轻人热血沸腾,又有爱发电,还在易晖公司的运作下有钱赚,云飞画得很认真、很投入。
  易晖偶尔侧头看他一眼,目光盈满爱意。
  云飞就这样跟着易晖在公司混了大半天,中午一起吃的,晚上则一起回家。
  “尧尧在爷爷奶奶家?”
  “嗯,我年底有点忙,你也忙着考试,所以就让爸妈带他一阵。”
  “挺好。”云飞一边换鞋一边感慨,“我也想他了。”
  “元旦一起去接他。咱们去滑雪?”
  “好啊,我还知道附近有家室内蹦床,也很好玩。”云飞拿出手机找出来给易晖看。
  “想吃什么?我去做。”
  “今天叫外卖呗。你工作了一天,不想你辛苦。”云飞晃晃手机,“我请你。你想吃什么?”
  易晖撑在鞋柜旁,壁咚着他:“认真问的吗?”他盯着云飞的唇,笑道,“当然是想吃你了。”
  云飞:“……”
  老、流、氓。
  易晖晚上如愿以偿。
  元旦前一晚,云飞先在家研究了一下榨汁机,给三人榨了三杯芒果奶昔。易晖则去父母家接易尧。
  一大一小到家后,云飞的果汁刚好榨好。
  易尧看见他,高兴地扑过去,跟前两天他在办公室往易晖怀里扑有一拼:“小飞哥!我好想你呀!”
  “我也想你呀。来,尝尝小飞哥做的果汁。”
  云飞把他抱起来,递了芒果奶昔给他。
  易尧双手捧着杯子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大口,嘴巴沾着一点果汁,笑得很灿烂:“好喝!”
  当晚,易尧缠着云飞,要跟他一起睡,易晖只得退居二线,看那俩小的折腾。
  翌日,一家三口驱车去了滑雪场。
  云飞滑雪技术很好,带着易尧在初级雪道上玩得十分尽兴,两人欢笑声不断。
  易晖的滑雪技能也不错,全程在旁边跟着他们,拍照。
  他们在滑雪山庄住了一晚,第二天回城,去玩了蹦床。
  易尧很喜欢那个穿着蜜蜂衣跳起来往墙上贴的游戏,云飞跟他一起玩得不亦乐乎,还忽悠易晖也去玩。
  易晖动作协调不太够,差点闪了老腰,只好坐在蹦床上摆手告饶。
  后来玩滑梯的时候,云飞反而有点害怕了,那个角度有点类似直角,他犹豫了半天,最后放弃,易尧则很开心
地滑了好几次。易晖也滑了两次。
  “小飞哥,这个真的很好玩,你来试一次嘛。”
  “不了不了,你们玩儿。”
  易晖笑着看他:“要不要我抱着你玩一次?”
  云飞:“……”
  突然有点心动是怎么回事?!
第50章 变故
  易尧小朋友也在旁边鼓励,云飞最终在易晖的陪伴下,尝试成功了一次。
  从高处滑下来的感觉提心吊胆,很刺激。
  滑之前各种心跳加速忐忑不安,滑的时候则爽翻天……
  怪不得那么多小朋友喜欢玩。
  元旦的前两天都用在玩儿上了,最后一天,易晖订了温泉票,三人去泡温泉放松了。
  待温泉结束,三人又在这温泉会所玩了会儿游戏,才回家。
  到家的时候,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钟欣婷。
  易晖的脸色当场沉下来,有点吓人。
  好在易尧睡着了。
  云飞也迷迷瞪瞪的,抱着易尧,车子急停后,他才醒过来,一边揉眼一边问:“到了?”
  易晖没回答。
  车内的灯只有前排的亮着,后座是暗的,所以云飞很清楚地看到易晖的表情。
  云飞一时噤声,片刻后才又问:“怎、怎么了?”
  易晖长舒一口气,脸色缓和下来:“没事。你们先在座位上等我一下。”
  他将车子停在门外的路边,然后下车——准备去到钟欣婷的宾利旁边。
  云飞叫住他:“等一下,羽绒服。”
  他把后座的羽绒服递给易晖。
  易晖冲他笑了笑:“谢谢。”
  钟欣婷也从车上下来。
  她穿着一套小香风的裙装,没穿羽绒服——下车后有点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易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看来你不怕冷。”
  钟欣婷语塞。
  易晖继续道:“正好我们也长话短说,你这个时候在我家门口等,不会是来给我拜年的吧?”
  钟欣婷神色憔悴,愣了一下才道:“我想见见孩子……”
  距离上次她提出这个要求过去了小半年,易晖本来以为她放弃了,没想到,她又来了。
  而且,看样子,是对此事执念很深。
  “理由?”易晖语气冰冷。
  钟欣婷:“我毕竟是他的妈妈。”
  “呵——妈妈?”易晖嗤笑,“消失了七、八年的妈妈?”
  “易晖,当初是你非要留下这个孩子的,我也同意了。”钟欣婷道,“如今我想见见他都不行吗?”
  “见了之后呢?”易晖捏紧拳头,低声问道,“你还想要什么?”
  钟欣婷:“我……”
  “是,当初是我想留下这个孩子。你也同意了。我也很感激你能生下他。后来你去了国外,我从来没怪过你。
我认为,这之后,我们大家的人生都不再有交集。你跟孩子除了有血缘关系,其他的一概不存在,见了又如何?”
易晖忍了忍,最终还是直截了当地问了除了,“你现在是想把孩子要回去吗?你可有想过我的感受?又可曾想过孩
子的感受?”
  钟欣婷:“……”
  云飞透过车窗能看到易晖跟钟欣婷交谈的模样。
  他也想起了钟欣婷是谁——之前就曾出现过,还跟踪过易晖。
  当初他询问易晖此人是否是追求者,被易晖搪塞过去了。
  如今看来,这人应该不是追求者这么简单……
  云飞脑洞向来可以,他很快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是尧尧的妈妈?
  啊,如果真是这样,那易晖该多么难过呀。
  “看来你是真的存了把孩子要回去的心思。”易晖得出结论,“如非必要,我并不想与你法庭相见。孩子我不
会让你带走的。”
  钟欣婷脸色发白:“易晖……”
  “想见他可以,不要存别的心思。否则……我绝对会走法律程序留下孩子。”易晖半年前还存了侥幸心思,但
是这次他不再心存幻想,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钟欣婷思索过后,妥协道:“好……我现在可以见他吗?”
  “不行。”易晖道,“关于你跟他见面,我还要做准备,也还要跟你约法三章。你这样贸然等在我家门口,从
来没给过我准备,也没给孩子准备。”
  “那……”
  “本周六,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谈一谈。”易晖道。
  钟欣婷又看了一眼易晖的车子,才点头:“……好。我到时候会联络你。”
  钟欣婷最终驱车离开。
  易晖又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走向自己的车。
  云飞冲他笑了笑:“还好吗?”
  “嗯。回家了。”易晖启动车子,进了大门。
  在车库停好车后,易晖坐在车上,一直没动。
  云飞也没动,更没说话,就静静地陪着他。
  直到易尧哼哼唧唧翻身,两人才回神。
  易晖:“走了,回房间。”
  云飞下车,把易尧用车上的毯子裹好,抱着。
  易晖想接过去,云飞笑笑:“还是我来吧。”
  把易尧安置在他的专属小床上之后,云飞才从房间退出来。
  易晖在客厅坐着,难得抽起烟来。
  见云飞出来,他把烟掐了。
  “没事儿,你抽吧。”
  “好长时间不抽,都有点不习惯了。”易晖笑笑,表情有点低落。
  元旦假期的欢乐模样不复存在。
  云飞坐过去,伸手抱了抱他:“还有我在呢。”
  “嗯。”易晖闭了闭眼,将额头抵在云飞的肩膀上,“我知道。”
  “想跟我聊聊吗?”
  “嗯……”易晖懒洋洋应了一声,“让我再抱一会儿。”
  “没问题。”云飞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很是宠溺。
  在小男友怀里赖了好半天,易晖才动了动。
  云飞问他:“要喝点什么吗?我去拿。”
  “拿瓶酒吧。”
  “……好。”
  云飞挑了一瓶酒,准备了两个杯子过来。
  易晖看着他:“你也要喝?”
  “陪你嘛。”
  “你去拿啤酒。”易晖不敢让他喝别的。
  云飞:“啧,真小气。”他又去拿了两罐啤酒过来,“那你也不要喝太多。”
  “好。”
  云飞给易晖倒了半杯酒,自己开了一罐啤酒,跟他碰杯,然后轻抿一口。
  易晖果然也很节制地喝了一口。他捏着杯子轻轻转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有点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云飞试探问道:“那人……是尧尧的妈妈吗?”
  易晖缓缓点了点头:“……嗯。”
  “啊……果然……”云飞又喝了一口啤酒,斟酌道,“她……在跟你争尧尧的抚养权吗?”
  易晖垂眸,盯着手里的酒杯沉默片刻,才道:“算是吧。不过她没说太明白,我也没给她这个机会。”他似乎
找到了一个开端,继续道,“这么多年了,我不能没有尧尧。”
  “你们……”云飞并不清楚易晖跟那个女人的过往,所以很是踟躇,要不要询问。
  “其实……”易晖又看了一眼卧室方向,压低了声音,“尧尧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云飞瞪大眼睛:“!!!”
  易晖手里又转了一下酒杯:“他是那个女人跟我前男友的孩子……”易晖决定不瞒着云飞之后就没再遮掩往事
,他将自己与陆修然、钟欣婷之间的过去一点点吐露给云飞——
  云飞好半天没说话。
  他低头灌了一口啤酒,半杯啤酒下肚,胃里有点凉,但心却跳动剧烈,浑身也热腾腾的,他放下啤酒,又抱了
易晖一个满怀。
  易晖勾唇笑了笑。
  将所有事情说出来后心情莫名好了许多,他贪恋地蹭了蹭云飞的脖颈:“是不是觉得我很伟大?”
  “不是。”云飞叹道,“我觉得你太傻了。真的,太傻了。”
  易晖闭上眼,轻轻笑了笑。
  云飞又开始给他顺背,像在对待受了委屈的小朋友:“这么多年你一直没跟别人说过吧?憋这么久,真是不容
易啊。你要是想哭,我肩膀可以借你,你想哭多久都可以。”
  “如果穿越到几年前,说不定我真的会哭。现在么……也没什么。”易晖深吸一口气,“我只是不能想象没有
尧尧在的日子。他带给我的,欢乐多过烦恼。”
  “我知道。”云飞安慰道,“但你当年一定很难过。”
  那个时候,易晖失去爱人,既有被背叛的痛,又有被爱人救下的愧,还有面对新生命的无措与迷茫…… 这么
多的足以让人崩溃数次的事情接踵而来,他那时候是怎样坚持下来的?
  真是想想就让人心疼不已。
  云飞这一刻特别想穿越到过去,好好陪伴这个男人。
  还好,现在他在他身边。
  倘若他一直是一个人,在这么多年之后遇到孩子亲妈来跟他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又将是多么难过的一件事啊…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们可以想想办法,一定有办法不伤害尧尧,也不让那个女人得逞的。”云飞的安慰
很简单,很稚嫩,却充满支持,“我也攒了一些钱了,实在不行,我们可以马上去别的地方度个假,然后我帮你找
个好律师……你要是不想见他,我也可以代表你去跟她谈。”
  易晖回搂住他:“谢谢。真的,谢谢你……”
  “我也没做什么。”云飞沮丧道,“你别太难过了,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么多事里,哪件事你都没做错。
所以,千万别苛责自己,好不好?”
  “嗯。”易晖心情舒缓许多,他侧头亲了亲云飞的脸颊,“还好有你在。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云飞连忙道:“我会一直在。”
  作者有话要说:  圣诞快乐\(^o^)/~
  咳咳,这次是真的会尽快完结惹。我要专栏的小树苗多一棵!
第51章 详谈
  有了云飞的支持和开导,易晖的心情好转许多。
  他又在云飞怀里腻了一会儿,才直起身来:“好了,我元气复活了。”
  云飞:“哈哈,看样子我是个人形充电宝。”
  “谢谢宝宝。”易晖扣住他的后脑,奖励般地吻了上去。
  云飞被这声“宝宝”给惊得目瞪口呆,一时不防,被易晖攻城略地,软在了沙发上……
  “这样才是真正的充电宝。”易晖事后一边抱人去浴室洗漱一边调侃。
  云飞掐了一把他腰身的肉:“闭嘴吧老、流、氓。”
  ……
  钟欣婷既然一而再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想要见尧尧,那么……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易晖再考虑,便发现,此事
不能拖。
  也不能逃避。
  易晖决定主动出击。
  元旦假期后,他找时间约钟欣婷在一家咖啡店见面详谈。
  首先他想要了解的是,钟欣婷为什么时隔多年,突然有了认回尧尧的想法。
  只有先了解了“因”,才能给出相应的“果”。
  钟欣婷一直未能见到易尧。
  易晖把小朋友保护得很好。
  其实,钟欣婷也能理解易晖的这种护犊子心态,只不过……她也有她的苦衷。
  “这是我的体检报告。”钟欣婷低着头将文件推到易晖面前。
  易晖微微蹙了蹙眉,并未直接看报告:“这是你的隐私。”
  “我不介意你看。”钟欣婷道。
  易晖深吸一口气,抬眸盯着她,隐晦问道:“是生育方面的……还是……生了其他的病?”
  钟欣婷知道这是他的体贴,心中自是感激,但她还是道出了自己的情况:“卵巢方面的问题……医生说……手
术后也不能再有孩子了……”
  易晖……有点想抽烟。
  但这里是咖啡店,而他也戒烟许久,最终只是转着咖啡杯:“什么时候手术?”
  “年底或明年年初……”
  “你……”易晖斟酌问道,“交男朋友了吗?”
  钟欣婷点点头:“交过,又分手了。我知道这件事后跟他摊牌聊过,他不能接受以后没孩子,所以……”
  “所以你想起了你之前生的这个孩子?”易晖虽然惋惜钟欣婷的病情,但他并不想让尧尧离开他。
  “我若说没有,太假了。”钟欣婷歉然道,“我的确想起了孩子,但我跟我男朋友分手的时候,跟这孩子没关
系。我们是和平分手的。我只是……想见见他。”
  易晖还是有防备心理:“见了之后呢?你难道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吗?”
  钟欣婷苦笑道:“我的心思是无法得逞的。”
  “如果只是见一面,我可以理解。但我很清楚人和人之间的羁绊,尤其你们还是母子……”易晖不想让自己太
苛刻,但话语多少还是有点直白,“见面之后,你恐怕会有更多别的心思。而我,不想让这种可能出现。”
  “我都明白。”钟欣婷沉默良久,说道。
  易晖喝完杯里的咖啡,忽然道:“如果你能保证只是见面,不做别的,我可以答应让你们见面。但你不能让他
察觉到什么,否则,即便是走法律途径,你也没有什么胜算。”
  钟欣婷目光一亮,她又看到了希望:“真的?”
  “对他可以宣称你是亲戚、朋友,等他长大一点,懂事了,可以认你做‘干妈’,如此维持往来,对孩子不会
造成伤害……”易晖道,“倘若你真的想要拥有孩子,如今的收养机构也还不错……只要别跟我抢尧尧……我可以
做出让步。”
  易晖做出的妥协已经出乎钟欣婷的意料了。
  她感激又感动:“易晖……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知道我这样做很自私,但我不得不这样自私。”易晖冷静道。
  钟欣婷抹了把眼泪,哽咽道:“不,是我太自私了……对不起……对不起……”
  易晖给她递了纸巾过去,自己则起身道:“我再去点点儿吃的。”
  他给钟欣婷留了点私人时间,自己则去咖啡厅外面的吸烟区抽了根烟缓解。
  易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是对是错。
  毕竟,换个角度来看的话,钟欣婷也有她的无辜之处。
  ——当年如果她坚持不生尧尧,也就没后面这么多的事了。
  不过,易晖从未后悔做一个爸爸。
  尧尧是他生命里的小天使,他很爱他。
  他不能想象没有尧尧的日子……
  留给两个人的考虑时间差不多结束,易晖回到了咖啡店,从前台点了新的甜点和吃的,才回到座位。
  钟欣婷也已调整好情绪。
  她主动道:“我知道你不太信任我,我们可以提前签署一份合约,你提的条件都可以都加上去。”
  这是她的诚意。
  易晖自然不会拒绝:“好……那稍后我会找律师帮忙拟定一份合约。”顿了顿,他又嘱托钟欣婷,“你……多
保重身体。”
  钟欣婷点了点头:“嗯。谢谢。”
  此次会面效率很高,两人也达成了一致。无论是钟欣婷还是易晖,都在心里松了口气。
  双方都可以接受这种程度的和解,算是一个圆满的方案吧。
  易晖跟钟欣婷告别之后,去到自己车旁。
  还没等他开门,门从里面被打开。
  ——云飞坐在驾驶座上,探身给他开的副驾驶座门。
  “聊完啦?怎么样?”
  “还行。”易晖上了车,关好车门,跟云飞简单说了一下两人聊天的内容。
  其实要聊什么,他之前有跟云飞商量过,实际聊完后的结果也在两人的意料之中。
  “那就好。无论什么事,总有解决的办法的。所以,不要愁眉苦脸啦。”云飞趁着系安全带之前,凑过去跟易
晖接了个吻,“我送你去上班。”
  “好,那就有劳司机先生了。”
第52章 病倒
  “儿子,你哪天放假呀?我跟爸爸提前请了年假,春节期间准备出去旅游,你要不要一起?”
  “我还有一周多的时间放假,不过我还有点事要在这里多待几天。”云飞跟妈妈视频道,“你跟老爸要去哪儿
玩?”
  “去马尔代夫。你上次要去日本玩正好办了驾照,要是能赶回来就跟我们一起去马尔代夫,要是赶不上……你
就去爷爷奶奶家过年吧。”
  云飞:“……噢。知道啦。我尽量早点回去,好吧?”
  “嗯,那先给你订上票。”
  结束视频通话后,云飞才从办公室出来。
  易晖瞥他一眼:“跟家人视频了?”
  “嗯。”
  “催你回家?”
  “是呀,说今年要去马尔代夫。不然就不带我了。”
  “那你画完手里这一话就准备回家吧,反正过年期间的更新已经搞定了。”易晖体贴道,“你家人肯定也很想
你呀。难得过年能聚在一起。”
  “我这不是想陪你吗?”
  易晖笑得十分窝心:“我知道。不过你陪我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你也该留点时间陪陪爸妈了。”
  “尧尧的事……”云飞有些迟疑。
  易晖说:“尧尧的事已经解决了,我找律师聊完合约,跟钟欣婷签署之后就没什么问题了。她应该不会违约。

  “那你呢?”云飞关心他,“你想通了吗?”
  “嗯?你想说什么?”
  “我想问你的是……你真的愿意接受这种合约吗?”云飞毕竟年纪小一些,为人处事考虑到的比较片面。
  他只是觉得,自从发生这件事之后,易晖笑容减少了许多,偶尔自己花心思逗他开心之后,他很快又陷入新的
烦恼之中……吃饭睡觉时尤为明显。
  所以,云飞认为易晖是在强颜欢笑。
  易晖:“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云飞耸了耸肩:“好吧。”
  那看来是他多虑了。
  然而,待云飞买好假期票回家,跟父母飞去马尔代夫过春节的时候,易晖积攒了十几天的压力爆发出来,病倒
了。
  易尧十分懂事地给爸爸倒了杯温水,说话也乖巧许多:“爸爸,你好点没有?”
  “嗯……”易晖撑着手肘坐起来,靠在床头,一口气把易尧捧来的水喝掉,笑着揉揉他的小脑袋,“好多了。
你去客厅玩儿吧,小心爸爸传染给你。咳咳……”
  易晖重新戴上口罩,咳嗽不停。
  易尧拿出手机:“我给奶奶打电话……”
  “爷爷奶奶去姨奶奶家了,你忘了?”易晖道,“别打扰他们。”
  易尧小小声说:“那我给小飞哥打电话?”
  “你小飞哥出国去玩了,你给他打电话他接不到的。”
  易尧开始掉眼泪。
  易晖无奈地翻出陈云凯通讯录:“好了,给你凯叔叔打电话。”
  易晖是前一天夜里突然烧起来的,虽然他给自己贴了退烧贴,但依旧没有退烧。
  头重脚轻之下,他也不想动,只想睡觉。
  易尧自己跟自己玩了一会儿,不放心,开始黏他,时不时进房间看看他,后来见他仍然没什么精神,才哭了。
  易尧抹着眼泪给陈云凯打了电话:“叔叔,我爸爸生病了……”
  陈云凯听他哭,有点着急,不过还是先哄好小朋友:“没事儿哈尧尧,叔叔马上到,叔叔带你爸爸去医院,别
哭了,尧尧待会儿给叔叔开门好不好?”
  “好。”
  陈云凯来得很快,易尧给他开了门,陈云凯抱着他一边哄一边直奔易晖的房间,易晖迷迷糊糊睁开眼,冲他笑
笑:“尧尧太担心了。麻烦你跑一趟。”
  “没事儿。”陈云凯上前探了探他的体温,“倒是你,还好吗?”
  “还好……咳咳……”
  “好什么啊,烧这么厉害。”陈云凯看他脸色难看,“我送你去医院吧。”
  “大过年的,去医院……”
  “你是老古董吗?”陈云凯把他扶起来,“不用我帮你换衣服吧?”
  易晖白他一眼:“不用!咳咳——”
  陈云凯抱着易尧出去等他,驱车送他到医院。
  “急性肺炎,发烧,上火严重……”陈云凯摇头,“你这是愁什么啊?真是好久没看你生病了。”
  “你还有点怀念吗?”易晖被输上液,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
  “没,就感慨一下。”陈云凯问道,“你那小男朋友……咳咳,小朋友呢?要通知他吗?”
  “不用。”易晖道,“他年前陪了我好多天。难得他跟家人出去旅游,不打扰他了。”
  “他跟你联络的话怎么办?肯定瞒不过去的。”
  “我提前跟他说,我们过年也出门旅游,联系不方便。”
  陈云凯多看了他几眼,易晖被看得不自在:“怎么?干什么这样盯着我?”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发愁的事了?”陈云凯托着下巴分析,“按理说,你这事业成功,爱情美满,家
庭也很幸福……你愁什么?出柜应该不至于让你这么愁,你之前说过两年等他毕业后再说……”
  易晖看了眼旁边认真插花的易尧,陈云凯恍然大悟:“啊……难道是……她回来了?”
  “……嗯。”
  “这么大的事你竟然没告诉我们!”陈云凯气愤道,“她来抢人吗?你放心,有哥们在,绝对不会让这事发生
的!”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