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草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6-22 03:20:49 收藏數:2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远远就看见云飞挎着挎包在校门口戳着玩手机。
  云飞今天穿的跟易晖竟然差不多,也是白色的卫衣和蓝色的裤子,不过他不是休闲裤,而是牛仔裤。外套也鲜
亮一点,是蓝色的呢大衣。
  易晖唇角微微勾起,这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云飞看见他的车了,就笑容满面地挥了挥手,等易晖将车子调头停稳后,才拉开车门上了车。
  这回他没再犹豫,直接坐进了副驾驶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禾禾】送的地雷~(づ ̄3 ̄)づ╭?~
  感谢【苜蓿】送的营养液~(づ ̄3 ̄)づ╭?~
  回答营养液的问题:营养液是订阅满30w字或者订阅一整部不满30w字的小说发放的道具?大概是这么个
东东,营养液多了应该是会有自然榜。
第31章 出院
  易晖心细如发,注意到了两人的疑似情侣装装扮,但是云飞大大咧咧却没有注意到。
  他可是做了好久的心理准备才坐到副驾驶上的,能谈笑自若已经是最佳的理想状态了,哪还有闲心去注意什么
别的?最多下意识觉得易晖今天很精神,对他笑得很亲切。
  就算退一万步,云飞察觉到了两人的相似装扮,也最多感叹一句他们俩都很有眼光。
  “伯父伯母会来接尧尧吗?”在路上的时候,云飞想起这个问题,不由问道。
  他这么频繁地跟尧尧他们来往,会不会被两位老人家嫌弃呢?应该不会吧?
  “我爸这几天胃病犯了,所以尧尧出院之后我就接他回家,我妈专心在家照顾我爸。”易晖回道。
  “哦,那伯父还好吧?胃病最麻烦了,药物理疗很难根治,最重要还是要食疗。我爸年轻的时候胃也不好,但
我妈找到个偏方,盯着他按时吃饭,后来就好了,现在也没再犯过。等我问下我妈偏方是什么,然后给伯父,让他
也按照偏方试试。”云飞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给他妈打电话。
  易晖侧头看了他一眼,眉眼中都带着笑意,对于云飞的热情活泼,他一直是秉持着欢迎的态度。
  云飞妈妈是一家中等企业的财务,除了发工资或者有财务收支的时候比较忙,平常还好,不算太忙,她自己也
有一间办公室。
  接到儿子的电话,云飞妈妈还挺高兴的:“儿子,刚开学就想妈了?”
  “是啊,妈你想我没?”
  “谁想你个臭小子啊!”云飞妈妈笑着调侃了一句,又问道,“老实说吧,到底找我什么事啊?不能是没钱了
吧?这才刚开学。再说你之前还知道去给人当家庭教师赚外快,说不定零花钱比你爸还多……”
  “打住打住……”云飞哭笑不得,“妈,我的确是有个事要问你。”
  “什么事呀?”
  “就我爸前几年不是胃不好吗?你给他找了什么偏方管用来着?”
  “你胃疼?”云飞妈妈有点担心。
  “不是我,我帮朋友问的。他爸爸也是老胃病。”
  “哦,那等下我给你发消息吧。你自己也得多注意,别仗着年轻就乱来,知道不?”云飞妈妈絮叨了他几句才
挂了电话。
  云飞扭头对易晖道:“等我妈给我把方子发过来我再发你。她当年找了好几种偏方,有的人可能适用这种,有
的则是适用别的。反正都是食疗,可以让伯父挨个试试,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
  “那就谢了。”
  “不客气。”
  到医院的时候易尧自己已经换下了病服,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白色毛衣搭配着黑色的牛仔裤,外罩一件到膝
盖的红色羽绒服,显得十分精神。
  因为病房里挺暖和的,所以易尧的羽绒服并没有拉上拉链,旁边的病床上还放着一顶帽子。
  他正精神奕奕地跟护士姑娘聊天,还时不时用前两天云飞给他买过来的摇头的小狗玩具逗那护士姑娘。
  反正一大一小笑得挺开心的。
  这么小的小孩就这么会撩妹,简直了。
  云飞默默感慨了一番,最终归功于易晖基因好,传到易尧身上不用等他长大就效果显著。
  易尧看见他们过来,顿时跟个小炮弹一样扑向易晖:“爸爸——”
  扑完易晖他又去扑云飞:“小飞哥——”
  护士姑娘见他们来了,就笑笑起身准备出去。
  “等我一下,我给他办出院手续。”易晖叫住她,转而嘱托云飞和易尧,“你们俩先在这里等着,我办完手续
再来找你们。”
  “好。放心吧。”云飞回道,他弯腰把易尧抱起来,蹭了蹭他的脸,“怎么样?有没有等太久,觉得无聊?”
  “还好啦,因为我知道小飞哥你也来接我,所以我特别高兴。等等也无所谓啦,其实我才刚醒没多久。”易尧
道。
  “那你爸爸是从医院先去接了我又回来的吗?”
  “不知道哇,反正我昨天晚上睡得很早,一觉醒来,爸爸已经没在医院了。护士姐姐说他很快回来,我就自己
换好衣服等你们啦!”
  “尧尧真棒啊!”云飞一边夸奖他一边默默感叹——难道易晖真的是从医院先去接他又回来接尧尧出院的?
  这也太折腾了!还不如等他过来呢。
  不过心里总觉得美滋滋的是怎么回事?
  云飞压抑着扬起的嘴角,转而问道:“你都好了吗?不咳嗽了?”
  “嗯,都好啦!”易尧摆弄着小狗玩具,“小飞哥你会来我家吗?”
  “当然啊,我今天没课,可以陪你玩好久,高不高兴?”
  “高兴!”
  在等待易晖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云飞和易尧聊得挺开心的,期间,云飞收到了老妈发来的消息,里头是老妈
整理的有关食疗胃病的偏方合集,云飞给老妈发了两个表情后先收藏,然后随手转发给了易晖。
  易晖很快回了他一个收到的表情,然后是个谢谢的表情。
  云飞笑了笑,收起了手机。
  不多时,易晖就回来了。
  “走咯,回家!”易晖伸手,去抱还缠着云飞的易尧。
  易尧转身投到他怀里,云飞拎着桌边的两个包,扭头看见帽子还在床上,不由喊道:“哎——帽子帽子!还有
他的拉链也没拉好呢!”
  易晖一看也是,把易尧放地上,先给他拉好拉链,又给他戴好帽子,这才抱着人出病房。
  云飞拎着包跟上。
  别说,还真的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刚到楼下,易晖的手机突然响了。
  “宝贝儿,帮爸爸拿一下手机。”易晖嘱托道。
  易尧从易晖兜里拿出手机,看见屏幕上的头像后说道:“是凯叔叔的电话!”
  说完,易尧划开通话键,先喊了一声:“凯叔叔!”
  “哎!尧尧宝贝儿,你是今天出院不?”
  “是呀!我跟爸爸这就要回家啦!”
  “你们到停车场了吗?我跟你亮伯伯马上到停车场了。”
  “我们就快到了!”易尧说完,转而跟易晖复述,“凯叔叔和亮伯伯在停车场,他们也来接我啦!”
  “嗯,乖。跟叔叔伯伯说谢谢。”易晖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云飞。
  他懂自己死党的心思,怕是想看云飞才来的吧?
  昨晚他们打电话问尧尧什么时候出院的事,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说要先接个人,大概十点多才办好出院手
续。
  陈元凯和高亮怕是一猜就能猜出来自己要去接谁。
  这不,不请自来了。
  当然了,他们肯定是打着接尧尧出院的理由来的。
  搞不好还会有个饭局什么的。
  云飞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他单纯以为是易晖的朋友也来接易尧,根本不知道在易晖的朋友眼里,自己其实
已经是易晖的发展对象了。
  停车场里头略微有点昏暗,虽然有灯,但灯光也不是太亮的那种。
  陈元凯和高亮是开一辆车来的,他们一眼就找到了易晖的车,此刻将车停在空位后就跑到了易晖的车边等着。
  “小鲜肉啊……”
  “大学生啊……”
  “年轻帅气啊……”
  “还会跳舞呢……”
  “关键是尧尧还很喜欢……”
  “不,首先是易晖自己喜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着。
  当看到两个剪影从远处行来的时候,他们俩都住了口,转而笑着打招呼:“尧尧——”
  “凯叔叔!亮伯伯!”易尧扭了扭身子,从易晖的怀里下来,朝他们跑过去。
  陈元凯和高亮当然欢迎之至,不过俩人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易晖身后的云飞身上。
  因为隔的还稍微有点点远,看不太清,但从轮廓和气质看来,是个挺不错的大男孩。
  云飞见他们看自己,倒是没有见到易晖父母的紧张,很自然地咧嘴笑道:“嗨,你们好,我叫云飞,去年做过
半年尧尧的舞蹈老师。今年要是尧尧还想学,我就继续教他。”
  “我要学的!”易尧听见他的话,扭头强调道,“小飞哥你还做我老师哦!”
  “好。”云飞笑着应道。
  易晖按开车锁,云飞顺势拉开车门,把从病房里拿出来的属于易尧的两个包扔到了后座。
  “你好你好,我是陈元凯。”
  “我是高亮……我们都是易晖的朋友。”
  “我听说过你们,都是大老板。霸道总裁,久仰久仰。”云飞半真半假地恭维道。
  陈元凯乐了:“听易晖说的?”
  “嗯……他倒是说过,不过更多的是我在别的渠道了解的。”云飞笑道。
  “也对,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我跟老高怎么也是个小名人。”陈元凯自恋地点了点头。
  高亮有些无语地瞥他一眼:“你是名人,我可不是。”
  “哎呀,你就别谦虚了。”陈元凯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然后把尧尧放到车里,“走吧,为了庆祝尧尧出院,我
请你们吃饭。云飞也一起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栀】送的营养液!(づ ̄3 ̄)づ╭?~
  感谢【宝贝】送的地雷!(づ ̄3 ̄)づ╭?~
第32章 二人世界
  云飞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易晖。
  他今天没课,来接易尧也是做好了去易晖家做客的准备,但中途有人冒出来请客,虽然也请他吧,但多少还是
会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了,脸皮一厚,爽快应了一起吃个饭也不会怎么样,更何况这机会难得,还能多了解了解朋友眼中的易晖
是什么样……
  不过易晖考虑到自己死党的性子,加上云飞看了一眼自己,他就顺口接道:“这样,来我家吧,我来做菜,怎
么样?正好你们也有日子没来我家了。”
  陈元凯倒是没有坚持去外头吃饭,今天来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看看能让易晖尘封了好几年的心再次动起来的人
究竟什么样,吃饭是其次的。所以他很开心地同意了,顺势调侃道:“也好啊,正好替我省一顿饭钱。说起来……
真是好久没吃过易总做的菜了!是吧?高总?”
  高亮点头:“嗯。”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太忙?我可是基本每天都会做做菜的。”易晖笑道,“想吃随时来就行。”
  “谁像你啊,二十四孝好老爸。我们都是单身狗,不求恋爱只求发财。”陈元凯继续调侃。
  虽然他说的二十四孝好老爸和单身狗之间并没什么因果关联。他只是在调侃易晖和这个年轻大男孩之间的关系
而已。
  “行了,别贫了,快点去开你的车,停车场里待着多没意思。”易晖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来,不否认自己和云飞
的关系,却也不再任由他继续调侃。
  万一让云飞听出点什么来再给吓跑了,就得不偿失了。
  陈元凯好歹一霸道总裁,跟好友笑闹归笑闹,倒也是有分寸的人,他俯身又跟车上的易尧挥了挥手,继而跟云
飞摆摆手:“那就待会儿见了。我先去开车。”
  说着他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高亮也跟他一起过去了。
  这边剩了易晖父子和云飞,易晖笑着开口:“上车吧。”
  “嗯。”云飞不是扭捏的人,虽然出了这个小插曲,他还是会厚着脸皮继续去易晖家做客的。
  这边易晖将车子开出停车场,很快后面又跟上来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
  云飞从后窗看见这辆车,目光顿时一亮:“好酷啊!”
  易晖从后视镜看到云飞的动作,知道他在说陈元凯的车子,不由笑道:“酷吧?等你驾照下来了去借来开开。
对了,你驾照怎么样了?”
  云飞愣了一下,才道:“已经到手了……”
  易晖笑得更开心:“那正好啊,等待会儿到了家,你在家外头的路上试开一下。反正那条路没什么人,又宽敞
。”
  “……这不太好吧?”
  “没事,我去借,我陪你。”易晖一锤定音。
  陈元凯不是暗搓搓来看他的心动对象吗?那也别白来……
  如果陈元凯看见此刻易晖脸上的笑容,一定能猜到这家伙再憋什么坏心眼了……
  快到家的时候易晖就将车停了下来,后面的陈元凯他们不明所以,于是也跟着停了下来,两车并排着,车窗降
下,陈元凯问:“怎么了?”
  “我忘了,家里菜不多了,你去超市买点食材,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原材料。”
  “嗨,多大点事儿,我这就去。”陈元凯说着就要升起车窗,打方向盘去附近超市。
  他以前也算是经常来易晖家,知道他家附近的超市在哪儿。 易晖叫住他:“哎,等下——”
  “嗯?你还有什么特别嘱咐的?”
  “你下来,咱俩换换车开。”易晖道。
  陈元凯:“……”
  他心思急转,当然明白是什么情况了,也没说别的,只是很无语地瞪了易晖一眼,叫高亮一起下车,然后跟易
晖他们那边换车。甚至还特别体贴地问易尧:“尧尧,你跟叔叔一起去超市吗?想吃什么叔叔就给买什么。”
  易晖含笑看着易尧:“去吗?”
  易尧小脑袋歪了歪,似乎很仔细地想了想去与不去之间的区别,最终点点头:“好,我去超市。”
  陈元凯打了个响指:“好!走咯!好久没带尧尧逛超市了,还挺怀念的。”
  他笑眯眯地将自己车钥匙扔给易晖,又从易晖手里接过他的车钥匙:“那我们走了……”
  云飞没在意他们俩之间的暗流涌动,下车后注意力就一直放在了陈元凯的越野车上,表情兴奋。
  易晖先挥手跟陈元凯他们告别,等车子远离后,他才把车钥匙交给云飞:“来,试试吧。我就坐你旁边。”
  作者有话要说:  太忙啦,字数稍微少了点,先放上来吧,嘿嘿,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第33章 紧张感,走你——
  云飞挺兴奋地接过了车钥匙,男孩嘛,没有不喜欢车的,他拉开车门,上车前又看了一眼易晖,易晖鼓励地冲
他笑笑,绕过车头从副驾驶座那边上了车:“快上来呀!一会儿他们回来了,尧尧肯定缠着你要玩,到时候就不好
试车了。”
  云飞深吸一口气,坐了上去。
  车门关好后,云飞先调了调座位——陈元凯的个头比他高,座椅靠后,他往前调了调,接着启动了车子。
  引擎声传来,云飞握紧了方向盘。
  怎么形容呢?单是听引擎声就能嗨起来,这声音能给人一种特别激动的感觉。
  回想着驾校里试驾时候的画面,云飞怀着憧憬、兴奋又谨慎地踩下了油门,车子平稳地驶了出去。
  ——这条路是别墅区外的辅路,平日里出入别墅区这边的都是走主路,辅路修出来最主要的作用是让人们散步
遛狗交流邻里感情的。加上现在上午十一点多,该出门的早就出门了,在家里的也都忙着准备午饭,所以这条路上
真的没人,也没车。
  云飞感觉就跟自己在驾校试驾的时候一样,没多时就放松下来。
  易晖一直慵懒地靠着座位,笑盈盈看着云飞这边,等他开到大路的尽头倒车拐弯时,夸赞道:“行啊,很熟练
嘛!”
  云飞嘴角上扬:“那是,不熟练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拿到驾照?”
  其实他再小一点的时候,大概是他家刚买车那会儿吧,他还是有缠着老爸教他识别车里的各种器件的。
  老爸是无所谓,但老妈一直强调小孩子不要乱鼓捣车,对他进行了严密的监视和防范,直到他去年,啊不对,
应该说今年了,今年正式学车,才稍微放松了对他的监管。
  “感觉怎么样?”易晖问。
  “酷毙了!”云飞专注地盯着前方,一直保持着平稳的速度,他开车很稳,跟他跳脱的性子其实不符。说起来
,易晖很欣赏他这一点,该跳脱活泼的时候跳脱活泼,不扭捏害羞,但是该稳重镇定的时候也得稳重镇定,不能横
冲直撞。
  大约……因为陆修然是车祸才离开这件事一直在他心里下意识地影响着他吧……
  易晖回过神来,看见云飞又将车子开到了路的这头,然后熟练地倒车拐弯,他视线从路上转到云飞青春洋溢的
脸颊,感觉自己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云飞过了把瘾就够了,倒是也没霸占着车不放,第三次开回来的时候他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看向易晖:“晖
哥你开吧,去你家。”
  “嗯?不再玩会儿了?”易晖诧异。
  “毕竟是你朋友的车,我已经很满足了,这得够我在我舍友面前吹一个月了。哈哈,你不还要大展厨艺吗?先
回家准备准备吧,我给你打下手,先洗洗菜什么的。”
  “就你?切个土豆跟雕花似的……”易晖虽然嫌弃了一句,但还是笑着下了车,跟云飞换位置。
  “我那不是……没怎么做过饭嘛!”云飞没什么底气,换到副驾驶座的时候,他自己突然开始脑补让易晖教自
己做菜的画面——什么手把手拿着锅铲炒菜之类的——但很快云飞就嫌弃地甩了甩头,打住打住,最近怎么总是这
么喜欢胡思乱想?他都还没试探出易晖的态度呢,想那么远那么多做什么!
  “怎么了?”易晖启动车子,诧异地看了一眼云飞。
  云飞‘啊?’了一声,很快找到一个借口:“其实我刚开车也挺紧张的,现在放松了就甩甩紧张感。”云飞一
边说还一边又甩了甩头,口中念念有词,“紧张感,走你——”
  易晖:“……”
  好吧,他看上的这位除了活泼开朗,偶尔还有点逗比……
  两人到家后,换了鞋,脱掉外套,先去冰箱那里翻看有什么能够暂时用得上的食材。
  还别说,真的有几样食材。这就是平时经常做菜的好处了。
  其实易晖做菜的本事也是逼出来的,易尧太小,吃外头东西不放心,营养也不均衡,所以为了养好儿子,易晖
花了大力气学。后来学着学着又觉得做菜其实挺简单的,照着菜谱准备好各种所需材料,很快就能做出一道菜。偶
尔心血来潮的时候,还能自己DIY,也算陶冶情操了。
  云飞很主动地帮着洗菜,易晖总不能放他一个人在那里忙活,所以俩人算是很默契地分工合作。
  云飞洗完一样就放在旁边那种可以沥空的各色菜篓里,而易晖放好案板,随手拿手边有的菜就开始哒哒哒地切
菜。
  他的刀工自然没得说,虽然不能类比大厨,但比一般人可是熟练多了。
  云飞洗完了食材之后就乖乖站在旁边,盯着易晖切菜。
  不同的菜切法当然也不同,看一会儿竟然觉得蛮有趣的。
  易晖余光能扫到云飞在盯着自己看,所以稍微自恋地秀了一把。
  没办法,人们在被自己心仪的人盯着的时候最容易也最想展现自己的优点。
  “行,家里的食材暂时就这点儿,等他们回来种类就多多了。”易晖看了一眼手表,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十
二点多了,他转头问云飞,“饿了吗?”
  云飞老实点点头:“饿了,我早饭只啃了半个面包。”
  易晖再次挽挽袖子,开了火:“那先不等他们,尧尧逛超市没俩小时回不来,我给你做道菜先垫吧垫吧。”
  云飞很开心地附和道:“好呀!做什么呢?”
  现有的食材是三个鸡翅,土豆,胡萝卜,扁豆角……然后就是一些绿叶菜什么的。
  易晖把切菜前先泡好的鸡翅端过来:“就这个吧。”
  他添了一点油热锅,又问了一句:“你喜欢吃可乐鸡翅还是别的?”
  “什么都行!”云飞回以一笑。
  易晖无语:“你倒是不挑……”
  他没做可乐鸡翅,而是综合了现有的食材,DIY了一个土豆胡萝卜豆角炖鸡翅。
  最后一道程序放好水就等熬到收汁了,易晖才盖好锅盖,去冰箱旁边的储物柜里找了两块巧克力出来丢给云飞
一块:“趁尧尧不在,吃点好吃的。”
  云飞接住后看清是巧克力笑了,他一边剥开咬一口,一边调侃:“你是不是经常自己跑这边来吃独食?”
  “那倒没有。尧尧最近甜食吃太多,我要控制一下,免得他蛀牙。”易晖自己也剥开咬了一块。
  “外……”
  “什……”
  吃着巧克力的两人突然同时开口,易晖耸耸肩,抬头示意让云飞先说。
  “我就是问收汁大概要多久?”云飞咽下巧克力,看了一眼灶上的锅,“感觉看你做饭不算太难,我记着点时
间,以后我也能做饭了。”
  “哦,十多分钟吧,看情况,不确定的话可以掀开看看。”易晖笑了。
  云飞真的掀开看了看,然后一边吸鼻子闻着香味一边道:“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易晖抱着手臂靠在冰箱边看着专注锅里食物的云飞,又收回了自己方才想说的话。
  他原本是想让云飞去外头客厅里歇会儿,不过现在感觉也不错,就别让他出去了吧。
  反正……云飞也没不自在。
  作者有话要说:  嗷呜,跟大大们说一声,此文非日更啊,_(:з」∠)_我个人当然想日更,可是太忙
了,哈哈,反正我都从去年拖到今年了,你们早就习惯了,捂脸,顶锅盖爬走……
第34章 不许灌他
  没多久,锅里熬着的汤汁就收得差不多了。易晖掀开锅盖,找了个精致的小碟子把自己方才DIY的菜品给盛
了一小碟出来:“喏,这碟归你了,先垫吧垫吧。走,先去外头吃。”
  云飞接过碟子!又顺手拿了一双筷子,跟着易晖往外走去,边走边吃边问:“你不继续炒菜了?”
  “不着急,他们都还没回来,首先食材不够,不好搭配不好发挥,其次……”易晖顿了顿,笑道,“一会儿你
被我喂饱了还吃不吃别的好吃的了?”
  “我很能吃的,这点儿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云飞也笑了,本想去餐桌那里,结果被易晖推着坐在了沙发上

  “坐这儿吃舒服。”
  “你不怕我洒汤汁什么的啊……”云飞很小心地捧着碟子坐在沙发上,然后嘟囔,“还不如给我个碗呢,比碟
子好用。”
  “我又不是处女座。”易晖笑了,“吃你的吧,洒了汤汁洗干净就是了。”
  易晖如此无所谓,云飞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他坐在这边的长沙发上闷头吃着,易晖则坐在云飞对面的单人沙发
上,翘着二郎腿,拿着云飞给他的戒烟器把玩,偶尔吸两口解解馋。
  “你最近没怎么抽烟了吧?”云飞瞧见他的动作,盯着他问。
  “啊,是啊,忍不住了就吸两口这玩意儿。”易晖晃晃戒烟器,“我还是挺有毅力的。从你送我这个戒烟器之
后就没抽过烟了。”
  虽然这玩意儿并不解馋,但……毕竟是某人的一番心意嘛!
  没想到自己送他的东西,他竟然这么珍视……
  云飞被他的笑容晃花眼,内心窃喜的同时又有点不好意思,于是继续埋头吃东西。
  易晖将两条胳膊都搭在沙发靠背上,看着云飞的发顶,忍不住嘴角上扬。
  “你们这学期会不会忙起来?”易晖闲聊一样问道。
  “……也、也还好吧,我看了看课程表,正课并不算太多,要大二的时候才会多起来。”云飞咽下一口吃的,
回道。
  “那五一的时候,你们会放假吧?”
  “嗯,会啊!”
  “放几天?”
  “暂时还不知道,现在有点早,不过按我们同社团的学姐说,应该至少也要放一周假吧!说不定再加一个周末
或者没课的时间,能凑十来天。”云飞算完才想起来问,“怎么忽然问这个?你有事找我?”
  “嗯,我们公司五一准备去日本旅游,你有兴趣一起吗?”易晖笑问。
  云飞一听眼睛就亮了,动画行业的,没有不喜欢去那边的,他自然也不例外。
  “我可以一起去?”云飞连饭也顾不上吃了,很开心地追问。
  “当然,到时候尧尧也去。”易晖怕他不自在,把尧尧搬出来以防万一。
  不过他多虑了,云飞一点没客气:“好啊!我要去!”
  “学生也就这点好了……”易晖慨叹道。
  云飞身子前倾,往他这边凑了凑:“你们要去几天?多少人去?都需要准备什么?”
  “嗯……你有护照吗?这个是必须要有的。”易晖问道。
  “啊,这个还真没有,我抽空回家去办一个。”云飞道。
  “其他还好,我们是公司所有人都去,单独找的导游,酒店什么的都不用担心,而且去了之后大部分是自由活
动,你跟着我就是了。”
  “好啊好啊!我想去好多地方呢!我回学校了查查。”云飞说完又看了易晖一眼,“你是不是去过好多次了?

  “有个几次吧!所以你不用查路线景点了,跟着哥绝对没错。”
  云飞顿时心满意足:“求之不得!”
  他几口把剩下的菜吃完,然后放下碗筷,继续问,“护照好办理吗?要多久?”
  “挺方便的,如果你的户口没迁到学校这边,就回家在你们那里的出入境管理中心办理即可,一般十五天就能
办下来了,快的十天也就搞定了。”
  云飞点头:“我的户口在家呢!我回家办就好!”
  他家离这里很近,一个周末回去办了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再寄到学校来或者再回去取一趟,也不耽误什么。
  即便周末人家那里不办公,他也能抽个没课的工作日回去。
  “行,提前准备着吧,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易晖看了看表,“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别在超市耽误太长时间
。”
  “嗯,我去把这个碟子洗了。”云飞起身,拿了碟子和筷子去厨房。
  超市里,易尧开心地坐在购物车里头,指挥着陈元凯和高亮给他买这买那,没有老爸在旁边,他简直要爽飞了

  陈元凯和高亮都是不差钱的主儿,又是特地来看刚出院的小家伙的,所以对他有求必应。
  玩具,买!好吃的,买!
  简而言之就是这也买那也买!
  接到易晖的电话,陈元凯将购物车塞给高亮推,自己则接通电话,暗搓搓地问道:“哟,二人世界过完了?”
 “……差不多就回来吧,做饭还要好久呢。”易晖看了一眼在厨房哼着歌洗碟子的云飞,没多说什么,只是嘱托
他们快回来。
  “得令!”陈元凯嘿嘿笑着,“你丫就是太不诚恳了。”
  挂断电话后,陈元凯追上前面的一大一小:“买得也差不多了,走,结账回家咯!”
  他们在饭点时间来逛超市的,人不多不少,好在现在结账都很方便,刷手机就过去了,三人满载而归。
  易尧抱着好几个玩具,变形金刚就有俩,还有一个奥特曼,他一进门就去找云飞,很有心机地开口:“小飞哥
,送你的!”
  小家伙一边说还一边偷瞄他老爸。易晖没说话,只是眼底带笑看着他,见他如此鬼机灵倒有些哭笑不得。
  云飞自然不能要他的玩具,推脱两句,被他拉着一起去地垫那边玩去了。
  易晖忍不住想扶额,但念在他大病初愈,也就没跟他一般见识了。
  啧,养孩子就是如此不易啊!
  大孩子和小孩子一起玩了,他们三个成年人则分工在厨房忙活。
  等陈元凯和高亮帮着打下手完毕后,也被易晖轰了出来。
  陈元凯去了酒柜那里,寻摸了两瓶好酒出来,贱兮兮跑到厨房门口问他:“今儿可以开两瓶不?”
  易晖在锅铲中抬头看他一眼:“你开车来的。”
  “这还不简单?现在代驾满大街都是。”陈元凯满不在乎地说道。
  易晖又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的笑容不怀好意,于是补充道:“不许灌他。”
  “嗯?灌谁啊?老高吗?他比我还能喝,我灌他?不被他灌就烧高香了。”
  “少装蒜,你知道我说的是谁。”易晖认真翻炒着锅里的菜,“不然今年我不跟你合作了。”
  “……”陈元凯十分无语,“得,知道了,你说了算。我本来也没打算灌他,就随便喝两口嘛!”
  “他还小。”
  “是,跟你一比,更小。你还挺有福气的。”
  “多谢夸奖。”
  陈元凯:“……脸越来越大了,我不跟你说了,去找尧尧玩。”
  “放下酒就过来端菜吧,还差俩菜就可以吃饭了。”易晖坚决不给他单独逗云飞的机会,直接下了命令。
  陈元凯恨不得把酒瓶砸过去,但考虑到这是两瓶好酒,只好忍了。
  反正在他看来,易晖这货出去二十四孝老爸之后,很快会成为一个二十四孝好老公……
  老牛吃嫩草啊,这草也忒嫩了点儿。
  作者有话要说:  【不敢说话……了……】
第35章 跑什么?
  这一顿饭吃的倒是挺开心的,而且能听到各位总裁大人们的奇闻异事。
  “你是不知道,你晖哥他年轻的时候那叫一个玉树临风,追他的人能从我们宿舍门口排到学校小吃街的尽头…
…”
  “他那会儿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要不是……”陈元凯说得正兴起,话锋却突然一顿,然后他
又十分流畅地改了口,“要不是我拖他出来创业,肯定早就被七情六欲迷晕了头……”
  易晖瞪他一眼,给他倒满一杯酒,笑意盈盈地说道:“还真是多亏了你呢,来,我敬你一杯。”
  陈元凯自知理亏,干脆利落地接过酒杯,笑着饮下。
  刚才他差一点就说漏嘴、说出陆修然的事了……
  好险好险……
  只罚一杯酒而已,他心服口服。
  “小飞,你这么年轻帅气,你们学校里头是不是也好多女孩儿追你?”旁边高亮适时地开口,接过话茬,吸引
云飞的注意力。
  云飞笑笑,摇头:“也没有啦!我刚上大学,主要还是学习。”
  “没错,学习是最重要的,大学这四年对人生很重要,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多学点东西,总是没坏处的。”
  “对啊对啊,你听老高的没错,他当年就是个学霸,不,学神,真的是什么书都看,而且学得又快又好,我们
叫他聚会打球外出旅游,他能拒绝就拒绝,拒绝不了在路上也是各种充分利用时间学习,瞧瞧他现在的模样,是不
是显得比我和你晖哥还厉害?”
  云飞笑了笑,跟着点点头。
  这几个人都很厉害,他很佩服呢!
  那边陈元凯已经又倒了杯酒,云飞手边也有一瓶酒,实际上那瓶是易晖的,不过他很自觉地自己倒了小半杯,
毕竟假期跟同学们聚会的时候也喝点儿,这会儿一口不喝显得不礼貌。
  易晖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没说话。
  倒是陈元凯,忍不住开口道:“看样子,小飞也是有点酒量的呀!”
  “没有没有,就是喝一点点,来,陈总,我敬你,一直挺佩服你的。”
  陈元凯跟他碰了杯,满意地喝了一口,易尧也举着自己的果汁杯子跟着凑热闹:“干杯!”
  “干杯干杯。”云飞跟小家伙又碰了一下,这才喝了一口。
  喝完这一口,他又转向高亮:“高总,我也敬你一杯。”
  “不用这么客气,随意喝口就行。”高亮跟他碰了碰杯,笑道。
  “嗯,我知道。”这回不用等易尧开口,云飞直接跟他碰了一下,喝了一口。
  易尧美滋滋地捧着自己的小杯子喝果汁。
  “不敬你晖哥呀?”陈元凯笑眯眯地看着他。
  云飞看向易晖,易晖拿起杯子:“别喝这么急,先多吃两口菜。”
  云飞便夹了两块肉塞嘴里,然后举杯:“敬晖哥!”
  “叫他晖哥,叫我们俩老总?”陈元凯调侃道。
  云飞一愣,从善如流地改了口:“凯哥,亮哥。”
  “哎——不错,真不错,这样听起来舒服多了。”
  虽说易晖提前警告陈元凯不许灌云飞,但架不住云飞自己主动喝。
  而且这也算是一种社交礼仪,云飞在这方面表现得不错,给了自己面子,也给了自己朋友面子,不失礼貌又大
方得体。
  现在的小孩儿真的是……太厉害了……
  比他们那时候要成熟多了……
  易晖一边感慨一边忙着给云飞夹菜,同时也要看着自家儿子,饭桌上就他闲不住。
  好在,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吃得开心圆满的聚餐。
  时间尚早,陈元凯和高亮没急着走,分别选了客房午睡加醒酒。
  易尧也拽着云飞去陪他,俩人玩着玩着也倒床上睡了。
  易晖收拾完厨房的一堆东西,先来易尧的房间查看,见俩人都四仰八叉地睡着了,不由上前,准备给他们俩盖
好被子。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吧,云飞的脸上红扑扑的,睡得还挺沉。
  易晖看了一眼旁边几乎将头枕在云飞胸膛的易尧,把他往旁边挪了挪,再戳了戳云飞的脸蛋儿,转而笑着给他
掖好被子,云飞哼唧两声,还打起了小呼噜。
  易晖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低下头去,试图亲吻一下那微张的唇瓣,但临到触碰之前,他的动作又不由自主地顿
住,转而遗憾地叹了口气,重新站直身体,摇了摇头,轻轻退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易晖想点支烟,不过手入口袋率先摸到的是云飞送他的戒烟器,他将戒烟器在手里转了两
圈,放在了桌上,随后他拿起桌上的相框,往后一靠,盯着那张他和陆修然的合照发起了呆。
  修然……我想,我也是时候开始新的生活了……
  云飞睡觉一般都睡得很沉,但架不住被尿憋醒。同时,被尿憋醒的还有易尧——两小只都在午饭的时候喝太多
东西了。
  易尧是喝了几杯果汁,云飞则喝了不少酒,后来又喝了不少解酒的茶……
  易尧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云飞也刚好坐起身来。
  “小飞哥,我想尿尿……”易尧揉着眼睛道。
  “走,一起去,我也正好想尿尿。”云飞打着哈欠,把易尧抱起来,一同去了卫生间。
  开闸放水之后,易尧又迷迷糊糊趴在他肩头睡过去了。
  云飞打着哈欠,把小家伙送回房间,盖好被子,然后没了睡意。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重新回到卫生间,洗了把
脸,虽然清醒了不少,但脸还是红红的。
  不知道晖哥在做什么……
  云飞一边想着一边搜寻着易晖的身影。
  他来到易晖房间门口,发现门没关,开着几乎一半的缝隙,而易晖靠坐在椅子上,似乎也睡着了。
  云飞放轻脚步侧身进了门,走到椅子旁边,看见易晖果然闭着眼睛,呼吸沉稳,真的睡着了。
  “怎么睡在这儿?”云飞嘟囔了一声,虽然自己可以把他挪到床上,不过以他的猜测来看,肯定会在挪动易晖
的过程中把人给弄醒。于是云飞环顾四周,看见床边有条毛绒毯子,就过去抖开,把毯子搭在了易晖身上。
  视线扫过开着一条小缝的抽屉,云飞愣了一下——这个相框看起来很眼熟啊……
  他当然没有擅自打开抽屉看,回忆了一会儿想起来好像是易晖以前放在桌上的那张和同学的合照?
  唔……不过云飞平常也没什么机会来易晖房间,更没仔细看过照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又被睡着的易晖给吸引
了。
  不知是不是睡着的易晖看起来太安静,有一种别样的诱惑,云飞咽了咽口水,不知怎么就产生了一种吻上去的
冲动。
  大概是今天喝了酒的缘故?
  云飞不想细究,他年轻大胆,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易晖现在睡着了,机会难得,偷偷亲一口……也没什么
吧?
  如此想着,云飞就站在椅子旁,微微俯身,将自己的双唇覆在了易晖的唇上……
  易晖的眼睫轻轻动了动,在睁眼与不睁眼之间纠结了片刻,并飞快在脑中分析了一下睁眼和不睁眼的后果,可
是不知为什么,平常运转迅捷的大脑此刻当了机,无论怎么分析推算,都算不出,于是他只能凭借本能睁开了眼睛
……
  云飞还是第一次亲吻旁人,易晖唇上带着淡淡的酒味,自己也有些晕晕乎乎,就感觉这触觉十分柔软,但是下
一步怎么办,他有些踌躇,怕再加深会把易晖弄醒,可是就这么分开,又有些舍不得。
  在他进退不能的时候,易晖突然睁开了眼睛。
  云飞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抬头,差点跳起来,他后移两步,转身就要跑,结果他所站位置不太宽敞,侧腰撞
在桌沿,手肘碰掉了戒烟器,然后桌上的一个变形金刚的手办也在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下摔了个大马趴。
  易晖:“……”
  云飞:“……”
  这下好了,如果刚才易晖是迷迷糊糊睁眼的话,那现在被这些嘁哩喀喳的声音一吵,肯定是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了!
  云飞心跳加速,他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说,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易晖抓住了。
  诶?!
  易晖把他往自己这边拽了拽,然后扣住他的腰,拉到自己怀里,再一次吻了上去。
  云飞瞪大眼睛,因为太突然,他的手无处可放,只好按在易晖的大腿上,膝盖也撞在了椅子上,随后双腿被易
晖的小腿给圈住了……
  “跑什么……”易晖低声开口,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仿佛还带了几分戏谑,云飞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
题,刚刚易晖是有在说话吧?
  不,等等,易晖现在是在吻他吗?
  是吗?
  现在说自己是在梦游还来得及吗?
  易晖撬开他的牙齿,温柔却不失霸道地攻城略地,云飞腿有点发软,不过他坚强地撑住了自己。
  “本不想这么快的……怕吓着你……”易晖轻轻扫了一圈他的唇瓣,扣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声音愉悦,“不
过既然你也喜欢我,那就这样吧!”
  云飞:“???!!!”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我要奋!发!图!强!(你滚……我们都不信你了…

第36章 告白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是静止的,反正云飞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脑细胞全体罢工,他只能呆呆地任由自己随
着易晖的动作而沦陷。
  直到易晖一吻过后轻轻放过他,云飞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易晖在亲他?!易晖在亲他!!
  这是什么情况?!
  等等……刚刚易晖好像还说话来着……说了什么呢?
  云飞的脸颊通红,他努力回想着刚才易晖的话,却无论如何都拉不回罢工的脑细胞,反而不由自主地开始回味
方才的亲吻。
  正亲吻的时候并没什么感觉,因为他大脑是放空的状态,可是现在感官回炉,那种感觉逐渐侵占,从嘴唇到舌
头,再到大脑,再到心脏,再到全身……
  易晖看他傻呆呆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他方才只是松开了云飞柔软好吃的双唇,双腿却仍旧圈着对方,这会儿
见他没反应过来,也就继续保持这个姿势,认真告白:“小飞,我喜欢你,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云飞的眼睛瞪得铜铃一样大,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啊?”
  原来他不是暗恋,对方也喜欢他?!
  真的假的?!
  简直是做梦一样……
  说不上来是开心还是惊讶,云飞消化刚才易晖那句话的时候,易晖又开了口:“你很特别,阳光活泼,遇事积
极,很有活力,我喜欢这样的你,之前一直没有说,是怕把你带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但……今天你偷亲我的举
动,让我知道,你其实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对吧?”
  说到这里,易晖专注地看着云飞,见他下意识地点了头,忍不住笑了:“所以,我才趁这个机会跟你告白,你
的答案是?”
  “太突然了……你怎么也……”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暫無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