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草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6-22 03:18:48 收藏數:4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TAG:
  “怎么?你要给我介绍吗?”易晖玩笑道。
  云飞摆手:“我可没资源,我认识的都是年轻貌美的小丫头,谁乐意嫁给大叔还要当后妈呀!”
  “……”易晖被噎了一口,一时无言以对。
  他明明风华正茂,怎么就大叔了?
  不过这年头给孩子找后妈的确不好找,尤其他不是给儿子找后妈,而是给儿子找个后爸……
  “你还是让你的好朋友给你介绍吧,刚那个凯乐公司的老大不就是要给你介绍对象?”云飞嘟囔着,忽然想起
一人,便凑近了易晖问道,“对了,之前来过你家的那个大美人不就挺好的?我看她肯定也很喜欢你吧?”
  易晖愣了愣,这才想起来云飞说的是谁——温心妍——他的助理。
  “看得出来?”
  “当然啊。我那天不是一见她就把她当尧尧的妈妈了吗?”云飞回忆温心妍的长相气质,感叹道,“那个大美
人长得好,气质也很不错,又能在工作上帮你,算是一把手,最重要的是她还喜欢你,你……没想法吗?”
  “嘿,小小年纪想当媒婆了?”易晖弹了他脑门一下,伸直腿伸了个懒腰,“我儿子不喜欢她。所以我肯定不
能跟她在一起。”
  更何况,我喜欢男的……
  这话易晖没说出来,再等等吧,还不到时机。
  太早告诉这小子会不会吓着他?
  “啊?”云飞很快了然。
  可不是么,前面说那么多都没用,关键要小孩儿喜欢才行,否则都白搭。
  “那尧尧有说喜欢什么样的吗?你没问问?”
  “他懂什么,就知道玩了吃,吃了睡。”易晖说到儿子,眼底盈满笑意。
  “好吧,这个就只能顺其自然了。同情你啊晖哥。”云飞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如此说来,他就只能跟左右手为伴了……
  易晖白他一眼,小崽子还挺蔫坏的,这表情一看就知道在想啥。
  “你呢?交女朋友了没?”易晖问道。
  像云飞这样的大学生,会跳舞,会画画,阳光开朗还很帅气,估计倒追的女生也不少吧?
  “我?我还没交呢。顾不上。”云飞想起林悦,忍不住叹了口气。
  林悦算他的初恋么?
  算吧?最起码是让他第一次心动的人……
  不算吧?因为他俩根本就没在一起过呀!
  艾玛,略微有那么点惆怅啊……
  “哦?不能吧?”易晖察言观色,“肯定有喜欢的吧?”
  “有是有,不过已经是哥们的女朋友了。”云飞也没瞒着,垮下肩膀,“我就不凑热闹了。”
  “不想抢过来?”
  “算了,人要想当我女朋友,高中就是了,也不至于磨蹭到现在……”
  “那看来咱俩还挺同病相怜的啊!”
  “怎么着?要干一杯么?”云飞乐了。
  “那倒不用。行了,不早了,你去睡吧,我去冲个澡也睡了,坐好几个小时飞机又开一小时车,怪累的。”易
晖起身,朝楼上走去,“晚安。”
  “晚安。”
第13章 过往
  易晖上楼后并没有立刻去洗澡,他从抽屉里找出他和陆修然的合影,看着发了会儿呆。
  说是五年,其实都快六年了。
  他跟陆修然是在大一的时候看对眼的,就像所有的情侣一样,他们在一起开心过、吵闹过、也提过分手、想一
生一世……
  就这么度过了大学四年的时间。
  快毕业的时候,俩人面临出柜的问题再次发生争执。
  易晖是想等俩人工作稳定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后再跟家里摊牌,陆修然则认为早说晚说都一样,为此,俩人从
说不通到争执再到冷战。
  易晖那时候正在忙公司的事,他从大三就开始招募人手自主创业,忙得焦头烂额,不想再给自己平添压力,他
认为陆修然不理解他,所以冷战就这么一直持续。
  等他忙完注资,想跟陆修然和好的时候,发现陆修然跟个女生在一起了,顿时火冒三丈。
  那女生叫钟欣婷,管理系的,在大一的时候就追陆修然,追了四年都没死心,见缝插针,还真是有毅力啊!
  易晖跟陆修然大吵一架,跟陈元凯他们几个哥们喝了半宿的酒,等他想通愿意妥协,愿意在时机不恰当的时候
跟父母出柜挽回陆修然的时候,现实更给了他当头一棒。
  ——他醉醺醺站在陆修然租的小公寓门外砸门,开门的却是穿着浴袍性感妖娆的钟欣婷。
  易晖当时酒醒了一半,他推开钟欣婷,直闯进卧室,看见陆修然只穿着个内裤睡在床上……
  易晖气得踹翻了旁边的书桌,力道之大,足以把昏昏欲睡的人惊醒。
  陆修然睡眼朦胧:“阿晖?你来了……”
  易晖没说话,也不愿再去细想,转身夺门而出。
  算了,就这样吧……
  陆修然也喝了不少酒,头痛欲裂地坐起来,看见抱臂在一旁看热闹的钟欣婷,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这个女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赶紧拽了个牛仔裤套上,裸着上身追了出去:“阿晖——我没跟她上、床……你听我解释……”
  易晖出了小区,脑子里还浑浑噩噩的,漫无目的地在路上乱走。
  陆修然追上他,急切解释:“我没跟她上、床,阿晖,那女人故意设圈套的——”
  俩人在马路上纠缠不休,又都喝了酒,结果就出了事。
  一辆车撞过来。
  陆修然把易晖推到灌木丛里,自己却……
  那段时间,易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
  去医院、处理陆修然的后事、整理他们的东西,还要忙毕业典礼,更有公司的事铺天盖地而来,忙忙叨叨两个
月,还没等他缓过劲来,钟欣婷找到他,递给了他一张医院的化验单。
  钟欣婷怀孕了。
  “这孩子是留还是打掉,你说了算。”钟欣婷丢给他这样一句话。
  易晖懵了。
  钟欣婷都怀孕了那也就是说……她跟陆修然……
  易晖最终还是让钟欣婷把孩子生了下来。
  钟欣婷当然只负责生,不负责养,孩子出生后就把孩子丢给了易晖。然后出国再也没回来过。
  开始的时候,易晖曾经想过把孩子送到陆修然父母那里让他们养,也好有个慰藉,但又怕两老会更因这孩子想
起陆修然,所以就没送。等腾出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经舍不得把小孩儿送走了。
  于是就这么养了下来,除了最初两年比较累,后来渐渐习惯了反而觉得挺好的。
  他喜欢男人,不可能有后,最多找代孕。
  这个孩子是他的爱人的,虽然开始接受不了,但过了心理那一关也不觉得怎么样了。
  陆修然是爱他的,危机时刻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他,他替他养个儿子,也……不算什么。
  就当是自己的儿子了。
  这几年他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钟欣婷毫无音讯,易晖也不想听到她什么音讯。
  擅作主张让她在易尧心中‘去世’了。
  易晖这次没将照片扣到抽屉里,而是放到了书桌上,然后在昔日爱人温柔的注视下去浴室洗澡了。
  一夜无梦。
  许是太累了,易晖比易尧醒的晚,小家伙用小炮弹式叫人起床的方法扑到了他身上,伴随大叫:“爸爸,起床
啦!小飞哥都走了!”
  “嗯?”易晖打了个哈欠,抱着儿子坐起来,顺便拍拍小家伙的屁屁,“你越来越重了,老爸总有一天抱不动
你。”
  “那等我长大了抱你呀!”易尧咧着小嘴信誓旦旦地接话。
  易晖心中顿时一片柔软,搂过小家伙亲了两口:“走,洗漱去!待会儿送你去幼儿园。”
  “好!”
  云飞今天有课,他起床后笨拙地煎了鸡蛋、切了黄瓜片、烤了面包、热了牛奶,然后才走的。
  总是让易晖给他们做饭多不好意思,他有时间也得顺便回个礼不是?
  至于好吃不好吃的……就不归他管了。
  易晖看着稍微煎糊的鸡蛋,忍不住笑了笑。
  还成,自己这边这个有点糊,尧尧那个就好多了。
  云飞上思修课的时候抱着自己的速写本去的,一边听老师在讲台上慢悠悠念课文,一边飞快地在速写本上勾勒

  不多会儿,一个大白就成型了。
  今天一天,除了大白,他还分别画了《猫和老鼠》里的汤姆和杰瑞,《喜洋洋》《熊出没》《奥特曼》《海贼
王》等里头被小孩熟知的角色们。
  圣诞义卖的时候可以把这些画也当做宣传,有买拼拼豆豆的小孩就顺便送他们一张画。
  不得不说,云飞很有经济头脑。
  他在学校一边上课一边复习准备期末考试一边抽空画画,易晖他们在家也收到了当初云飞在淘宝上下单的拼拼
豆豆,父子俩拼了四个晚上,拼出了不少成品。
  周五下午下课后。
  云飞给叶玫打了个电话,确定她能带着街舞团去幼儿园义演:“师姐,周六早上八点,别忘了啊!”
  “放心吧,忘不了!”叶玫反问他,“今晚上学校有圣诞晚会,你来不来?”
  “我……不去了。”云飞正犹豫着呢,手机嘟一声,响了,他从耳边拿开看了一眼,是易晖,于是他结束跟叶
玫的通话,接通了易晖的来电。
  “下课了吧?上我这来玩?”易晖问他,“逼真版大白到了。”
  “……我明天去拿吧。”云飞今晚上还有个礼物没弄好,打算好好准备,其实很想去啊嗷嗷嗷……
  “行吧,定力真好。我以为你听到大白到了就得飞奔而来呢。”易晖也没勉强,笑呵呵问他,“明天你也来尧
尧的学校?”
  “是啊,我跟他说好了的。你们的拼豆豆拼的怎么样了?”
  “拼的手都酸了,拼了大概三十多个吧!”易晖笑着夸他,“你想的这主意还真是……锻炼人啊!”
  家长和孩子简直不能更互动了!
  “听说你还带后援团啊?”
  “算是吧,其实是幼儿园的老师请的,反正我师姐他们没什么事,明天正好也去幼儿园玩一下。就当回味童年
吧!”
  “行,我看行。那就明天见吧!”
  “好,拜……”
  “等下,尧尧跟你说话。”
  “小飞哥,明天你一定要来哦!”
  “放心,一定到,而且小飞哥还有礼物送你哦!”
  “什么礼物?”易尧很感兴趣地问。
  “明天才能告诉你。”
  “谢谢小飞哥~”
  周六。
  幼儿园。
  云飞没跟叶玫他们一起,他背着包,抱着一摞画纸,率先到达了幼儿园门口。
  义卖还没开始,易尧戴了个新帽子,手套也捂得挺严实,正在前两天下雪的残余雪地里跳房子。
  易晖也没进教室,在室外等着易尧。
  “尧尧!”云飞喊了一声。
  “小飞哥!”易尧闻声,猛地抬头,帽子上的小毛绒球跳了一下。裹得跟个球似的小炮弹飞了过来,“小飞哥
你送我什么礼物呀?!”
  “当当当当——”云飞把手上的画纸呈给他,“等会儿咱们摆摊义卖的时候,这些画可以送给买你拼好的豆豆
的小伙伴,你觉得怎么样?”
  易尧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云飞的话,他撅着嘴,不悦道:“那也不是送我的啊……”
  云飞乐了,把画纸塞给易尧:“帮我拿一下。”
  易尧接过来,气鼓鼓看着云飞,云飞把书包从肩膀上摘下来,拉开拉链。
  易尧瞬间又充满期待地眨巴了下大眼睛,不动声色地往他书包里瞄。
  “喏,变形金刚,这个是送你的,不是拿来义卖的,喜欢吗?”云飞掏出礼物,易尧瞬间眉开眼笑,“喜欢!
谢谢小飞哥!”
  易晖跟过来,瞅着云飞撇嘴:“没我的?”
  “有有有,稍等,别着急。”云飞在书包里摸索了一会儿才掏出个电子戒烟器递给易晖,“你的!”
  易晖:“……这是什么?”
  “电子戒烟器啊,想抽烟的时候就抽这个,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
  易晖看了两眼电子戒烟器,装到兜里,然后冲他一乐:“谢了!”
  云飞很有气势地摆摆手:“不客气!”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收藏个呀,嘿嘿
第14章 动心
  一进幼儿园教室,云飞就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天真稚嫩的声音此起彼伏,小豆丁们跟自己的家长正在忙忙叨叨地摆摊。
  活泼可爱叽咕打闹的小豆丁们一个比一个精神。
  孩子们的世界,果然十分纯粹。
  他跟着易晖易尧父子到了南边靠窗户的一个位置,那一小块划分出来的区域贴了个地标,上面写着‘31’,
他四下又看了看,发现其他的位置也都用数字标注了一下。
  小摊位划分的还挺多。
  易尧头次玩这种‘游戏’,十分兴奋,等他爸把装拼拼豆豆成品的包放到木质地板上后,他就跪在那里,开始
往外摆。
  易晖特意拿了两个礼物盒假装‘柜台’来摆放这些‘货物’。
  云飞进来没多久就感觉热得不行,于是把外套脱掉,围巾也拽了下来,瞬间清爽不少。
 他一低头,看到易尧帽子上的小毛绒球来回晃着,于是一伸手,把他帽子给摘了,露出几撮翘起来的毛。
  易尧专心致志地摆摊玩,察觉脑袋一冷,立马抬头看了一眼,见是云飞就弯了弯眼:“小飞哥,一起摆呀!”
  那边易晖也脱掉羽绒服,找了窗台那边一个空闲位置叠好放上去,然后接过云飞的衣服叠了叠摞上,最后问易
尧小朋友:“儿子,你不热啊?把你那羽绒服脱了。”
  易尧闻言站起身来,低头认真拉拉链,脱外套……
  云飞帮他把围巾摘下来,然后接过外套递给易晖。
  没有了外套的桎梏,易尧动作都连贯了不少,蹲在那里认认真真摆摊。
  “你要卖多少钱一个呀?尧尧?”云飞帮着他摆摊,顺便拽了个小板凳坐下,伸开两条大长腿,开启了逗萌宠
的节奏。
  “嗯……你觉得多少钱合适?”小家伙还会反问了。
  云飞笑笑:“我也不知道哇!不如问问老师?”
  “好呀!”易尧拿着两个成品跑向正在清理表演场地的老师,去问了。
  易晖放好尧尧的外套才走过来,在云飞身边蹲下:“尧尧呢?”
  “那儿呢,问老师定价多少去了。”云飞收回大长腿,一抬屁股,把自己的小凳推给易晖,“你坐吧。”
  易晖也没客气,坐在小板凳上,拿着云飞那一摞画纸开始欣赏。
  云飞望着他认真的侧脸,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他嘟囔道:“我随便画的,不怎么样,别看了,就糊弄小孩儿
的。”
  “谦虚了,我看着就挺好。”易晖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看来我得笼络住你这个人才才行,等你毕业就到
我公司来吧。”
  云飞抬手挠挠头,不好意思道:“你真觉得好?”
  “骗你干嘛?”易晖重新将视线转到画纸上,“有时间你给我画两张,我挂家里。”
  “……行。”
  易尧颠颠地跑回来,笑容满面:“老师说可以定价五块钱。”
  “那就定五块。”云飞四下观察过了,其他的小朋友们大多是带的旧的故事书或旧玩具,像他们这样亲手做的
很少,偶尔有做恐龙模型汽车模型也是纸糊的,有步骤和演示。当然,无论怎样,都算是让小朋友跟家里人互动了

  云飞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接通后指挥那头的人怎么走:“对对对,就是那个红绿灯,然后右拐,直走个三百米
就到了。”
  他又站起身来,跟易晖说了一声就往教室外走去。
  叶玫他们来了。
  “穿上外套再出去。”易晖叫住他。
  云飞不以为意:“没事,我不出去,就在门口那看两眼。”
  不多时,几个帅哥靓女浩浩荡荡地进了门:“没来晚吧?”
  “没,在这边呢。”云飞先把他们带到易晖易尧那边,打了个招呼,其实大家都见过了,还一起吃过半顿饭,
算是比较熟悉。
  沈嘉已经看见云飞他们了,过来打了声招呼,就跟叶玫聊上了。
  “你们要换衣服的话可以跟我到这边的更衣室。”
  “行,走,咱们先换衣服去!”
  云飞自然也要表演,拍了下易尧的脑袋:“你去不去?”
  “去!”易尧放下手里的东西,跟着云飞一起走。
  易晖被留下看摊位了。
  颇有点可怜的样子。
  叶玫、蒋文轩他们各自带着女生男生去了更衣室,换上亮片衫,易尧没有带舞服,但学校刚好有小孩的表演服
,他挑了个白色马甲穿上了,权当领舞了。
  “哎,云飞,你教他教得怎么样啊?”叶玫问,“咱们要用哪个舞曲配合?”
  “让他自由发挥呗!不用管他。”云飞如此不负责任地回答。
  叶玫:“……”
  时间已经八点十五了,司仪老师正在活跃气氛,叶玫告诉了放舞曲的人要放什么歌,这才归队,听完司仪报幕
,他们上台表演。
  云飞有段日子没跟着大家跳了,不过这丝毫没影响他的舞步和节奏感。
  易尧也跳得有模有样的。
  他在前面,说是让他自由发挥,其实更多考验了后面街舞团的功力。
  他们根据易尧的扭动自由发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跳得很是卖力。
  易晖坐在小板凳上,目光落在舞蹈队里云飞的身上。
  认识这么久以来,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他。
  帅气、阳光、笑容灿烂、年轻活力、积极向上……
  一瞬间,很多优秀的形容词从脑子里冒出来,易晖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也受到了舞步的感染,跳得砰砰响。
  啧……
  易晖勾了勾唇,摩挲着手里的画纸忍不住笑了。
  易晖你不是吧……
  这么嫩的小草……
  有心想收回视线,却一直舍不得,心里想着再看两眼再看两眼,反正他们表演也就开场的这一段时间,看完就
看不成了。
  当然也不能说看不成,只是这么活泼跳跃的舞蹈演员云飞就暂时看不到了。
  有些时候,某种感觉就像是埋在心里的一颗种子,没有发芽的时候以为不存在,但一旦它冒了头,就好像是迎
风就能生长一样,一不小心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云飞这小半年经常出没他家,对尧尧也是极其有耐心,性格阳光,脾气好,年轻有颜值,注重他的健康提出帮
他戒烟,更难得的是他除了跟尧尧有共同语言,跟自己也有很多共同语言——都是动漫爱好者,也能在游戏角色方
面给他很中肯的参考意见……
  只是可惜……对方不是同道中人。
  易晖遗憾地叹了口气,收回了视线。
  他这只老牛还是别祸害嫩草了。
  云飞他们跳完开场舞就散了,接下来有穿着制服的一年级生拉小提琴,是首圣诞快乐的歌,这一群小鲜肉们,
简直了。
  云飞拉着易尧蹦蹦跳跳过去,两张脸一起笑眯眯望着易晖:“我们跳得好吗?”
  易晖回过神来,赞叹道:“好。”
  得到夸奖的两个人击掌庆贺‘耶’了一声,然后动作一致地蹲坐在地板上,开始摆弄拼豆豆的成品。
  “你们不去换衣服?”易晖问。
  “哦,尧尧想再穿会儿,我陪他。待会儿一起去换。”云飞抬头回答。
  “哦。”
  叶玫他们换好衣服,也饶有兴致地在这个义卖会上逛起来,逛到易晖他们这边,都惊异于他们的构想,这个还
真是蛮新颖的,全场独一份。
  “还是要多谢你们来捧场啊,中午一起吃饭,我请客。”易晖起身,招呼他们。
  “这……”队员们面面相觑,最终都望向叶玫。
  叶玫笑着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晖哥!”
  接下来,就是买东西卖东西的阶段,易晖时而看摊位,时而带着易尧去买东西,云飞也逛了逛,淘到一个龙猫
的充电台灯,正好晚上看书用,于是就买了,买完后,对方小孩家长又摆了一个,云飞想了想,反正是义卖会,就
又买了一个,准备待会儿给易尧。
  叶玫他们十分新鲜地也帮着摆了会儿摊,卖了点东西,还现场舞动,带动别的家长小朋友往这边来买东西。
  不多时就把这边围了个水泄不通,礼物盒里摆着的成品嗖嗖嗖地减少。
  时间过得很快,还没怎么着就到十点半了,老师让幼儿园的小朋友和家长合影,叶玫他们没去凑热闹,就在这
边聊着天。
  云飞倒是被易晖给拽过去了:“一起照。”
  “好怀念我的幼儿园时光啊,哎哎哎,时光一去不复返。”云飞合影结束后就一直慨叹,易晖笑着安慰,“你
现在也还是小鲜肉呢,有我这块老腊肉在,你绝对新鲜。”
  “哈哈哈,这倒是。”云飞毫不客气地接受了某人的安慰。
  某人:“……”
  还真不谦虚!
  合影之后,再收拾收拾东西,义卖就结束了,易晖带着易尧去捐了款,云飞和叶玫他们也都贡献了,毕竟转一
圈,还是能淘到不少有纪念意义怀念童年的物件的。
  “走,吃大餐咯!”易晖给易尧穿上外套,招呼叶玫他们,顺便把云飞的外套递给他。
  两人手碰到一起,易晖挑了挑眉。
  云飞毫无反应,接过外套穿好,就去追易尧了。
  剩下个围巾还在易晖的另外一只手上。
  他拿着装东西的包跟上去,在其他人打车的时候,把包扔后座,然后走到云飞面前,亲自给他围上。
  云飞送给他一张傻呵呵的笑脸。
  易晖的心又忍不住蹦了一下。
  啧,他这只老牛突然就想吃口嫩草了怎么办啊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第15章 圣诞快乐
  易晖请他们吃饭的地方人挺多。
  云飞琢磨着是不是要等位,却见易晖轻车熟路地进去了,还招呼他跟上。
  云飞低声问道:“你提前订了位子?”
  “当然,请人吃饭总得有点诚意不是?”易晖稍微走慢两步,跟云飞并肩。
  易尧拿着幼儿园发的气球正在抛上抛下的玩儿。
  “易尧,进包厢再玩儿。”易晖声音严肃了一点嘱托小家伙。
  易尧噢了一声,乖乖捧着气球没再抛。
  包厢里是个大圆桌,有放包的柜子和挂衣服的挂钩,众人将外套和携带的包都放好,依次落座。
  易尧果断选择挨着他爸和他的小飞哥。
  叶玫他们都叽叽喳喳聊着天。
  易晖跟服务员说:“可以上菜了。”
  “好的先生。”
  “你连菜都点好了?”云飞觉得这人考虑还挺全面的。
  “嗯,等位人那么多,提前点了大家都方便。咱们能早点吃,他们也能少等会儿。”
  云飞给他竖了大拇指。
  服务员陆陆续续把菜都上了,一行人也不客气,都是年轻有活力的主儿,谢了下东道主就开吃了。
  期间大家也都能聊到一块儿,比如学校的食堂菜不好吃,图书馆A馆的管理员太凶了,报亭卖东西的女人特好
看。
  云飞这才知道,原来易晖也是他们学校毕业的。
  不过当时学校分东西南北四个校区,这会儿并到一块儿就剩东西两个校区了,扩大了好几倍。
  易尧吃饭还算乖,一圈吃完了之后跳下椅子想拿起球玩儿。
  回头看看他爸正在看他,就又把气球放回去了。
  易晖冲包的方向使了个眼色,易尧突然醒悟过来,又兴高采烈地蹦过去,拉开包的拉链,把他昨晚准备好的礼
物都拿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易晖给他批发回来的贺卡和铅笔。
  易晖教导他有来有往,明天大哥哥大姐姐们来帮忙撑场面还答应给幼儿园助演,怎么也得表示一下。铅笔是易
尧自己想出来的送人的礼物,他问过爸爸能不能送铅笔,爸爸说可以,他才数了好几个放书包里了。
  ——那群大学生都是艺术学院的,虽然不同专业,但肯定都会手绘,所以铅笔肯定用得着。
  这是易晖的想法。
  众人还在吃着饭,易尧挨个给大家发铅笔和贺卡,还加一句新年快乐。
  可不么,圣诞过完再有六天就元旦了。
  叶玫特喜欢这懂事的小孩儿,捏着他的笑脸道谢:“谢谢尧尧!我都没准备礼物怎么办呢?”
  “没关系的,姐姐你们跳舞跳得很好看,我们班的同学都夸你们呢!而且你们今天帮我卖了好多豆豆,我是班
里的第一名呢!”易尧小嘴还挺甜的,叨叨着把铅笔递给叶玫身边的蒋文轩。
  蒋文轩难得露出个笑容,他平常跟个面瘫似的,云飞在对面看见他的笑容都愣了愣,随即看向易尧,这小子可
以啊,能把面瘫都给治好了……
  等大家都吃完之后,易尧才拿着气球抛着玩了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而且外头还有等位的客人,易晖就叫来
服务员结账,其他人该穿衣服穿衣服,该拎包拎包。
  其他人安排下午的事,易尧拽着云飞不撒手:“小飞哥,我爸说下午去买圣诞树,你跟我们一起吧!”
  呃……这圣诞还没过完哪?节目挺丰富么!
  要只有易晖,他肯定不会弄这么麻烦,主要是易尧精力旺盛,加上之前他出差没好好陪儿子,趁着过节就想弥
补一下。
  小孩儿嘛,就喜欢这种东西,玩一天能兴奋半个月。
  “超市还卖这玩意儿呢?”云飞挺诧异的,因为易晖开着车带他们到了一家大超市。
  “嗯,二楼礼品区有个圣诞新年主题的促销展位,前两天就听到他们宣传了。”
  “牛……”云飞只憋出了这么一个字。
  搭扶梯上二楼后,很快就到了易晖说的那个展位。
  果然摆着好几棵圣诞树,有大中小三种型号。
  易尧围着一棵小树转了两圈,仰头看他爸:“爸爸,买这个?”
  易晖有点诧异:“不要大的?”
  “等我长大一点再要大的吧!”易尧一本正经地说道,“给爸爸省钱。”
  易晖乐了,过了一会他才说:“……其实你是够不着再高的了所以才想买小的吧?”
  易尧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云飞也乐了:“你别揭穿他呀,多不好意思。尧尧别理你爸,小的多精致呀!反正圣诞就一天,买大的不划算
。”
  “就是就是。”易尧有台阶下,十分开心地附和着。
  圣诞树买小的果然合适,毕竟超市的购物车也没多大,小圣诞树就占满了。
  云飞推着车,易尧坐在车板上冲着云飞,圣诞树的树梢朝前斜放着在易晖的对面,易晖走在那边挑选着别的东
西。
  “酸奶喝什么样的?”
  “袋装的那个!”
  “要草莓味儿的?”
  “行!”
  易晖跟易尧一问一答的,还挺溜。
  “小飞想吃什么喝什么?”
  “我都行。”
  “不能都行,选一个。”
  “……那就味全吧,这阵儿天天吃得都太多了,消化消化。”
  “成。晚上还有大餐呢。”易晖拿了好几瓶放进推车筐里。
  云飞嘟囔了一句:“我怎么感觉我也快成你儿子了?”
  易晖脚步一顿,扭头看了他一眼:“不行,你岁数太大了。我接不了口。”
  云飞:“……”
  您老耳朵真好使!
  云飞逛着超市的时候接到了老妈的电话:“嗨美女,找我什么事?”
  “元旦回来吗?你们应该会放假吧?”老妈问他,声音听着很雀跃,那一声美女她爱听。
  “嗯,回。”云飞正好看见超市的肉类区,“我想吃排骨。”
  “行,回来让你爸给你做。用不用去接你呀?”
  “不用,我自己回去。”
  “那行。自己注意点儿。”
  “嗯,我爸呢?”
  “他给养的小鱼儿换水呢。”
  “哦,那换吧,你们元旦也都休吧?”
  “废话。”
  “今儿圣诞节,我爸给你买礼物了没?”云飞乐呵呵问。
  “他敢不买!”老妈笑盈盈回答,声音带了自豪,“玫瑰花、项链、晚上烛光晚餐。”
  “哎呦呵!”云飞夸张地喊了一声,“幸好我圣诞没回去,不然岂不是个大灯泡?!”
  “去你的。”老妈笑骂一句,“钱够花吗?”
  “够,想给我的暂时留着,过年给我包压岁钱吧!”
  “怎么有小孩儿的声音?”
  “嗯?我跟朋友逛超市呢,过圣诞么这不是,他家小孩在说话。”
  “你还有那么大的朋友呢?”
  “当然,你儿子魅力无限,老少通吃。”
  “滚……”
  云飞又跟老妈贫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元旦回家啊?”易晖随便听了两耳朵,见他挂断电话就问了一句。
  “嗯。”云飞点点头,见易晖皱了皱眉,有些诧异,“有事?”
  “还想元旦带你们去泡温泉呢!”易晖笑笑,“我也就能在假期抽出点时间来玩几天。”
  “你跟尧尧去吧,我就不凑热闹了。好久没回家了,回去瞅瞅。”云飞嘿嘿一乐。
  他总觉得自己往易晖家出没太频繁了,虽然相处挺舒服,早就没了当初的什么老师学生的因素限制了,但这么
频繁,他都不好意思了。
  “行吧。”易晖一边放了包红肠一边问他,“你家在哪儿?”
  “不远,就在T市,坐高铁一小时就到了。”
  “那是不远。”易晖想了想,又问了他一句,“你回去几天?”
  学生的元旦休息日跟他这个上班族可不一样。
  “五天,正好那会儿没什么课,回来就该断断续续期末考试了,考完试就放寒假。”
  “我们也快放寒假了!”坐在小车上的易尧跟着插了一句,晃着小腿挺兴奋。
  “万恶的学生党们……”易晖咬牙切齿评价。
  “你就是老板,想放假还不容易?”
  “这倒是。”易晖托着下巴思索,“那就这么办吧,我休息,让别人干活。”
  “……”云飞默默吐槽了一句,万恶的资本家!
  回到家,云飞跟易尧忙着装饰圣诞树,挂小彩灯什么的,易晖则在厨房忙活。
  家里电话突然响了,易尧蹬蹬蹬跑过去,有模有样地接起来:“喂?”
  “爸爸,是奶奶的电话!”易尧听了两句后就眉开眼笑地冲厨房喊了一声,然后他抱着电话甜甜开口,“奶奶
,我好想你呀!”
  厨房开着抽油烟机,也关着门,易晖大概听不见,云飞就去厨房把易晖给换出来,自己看着找了个西葫芦开始
切。
  他手笨,又怕切着手,所以等易晖接完电话回来都没切完。
  “你这雕花呢?”易晖含笑‘恭维’。
  云飞不好意思地放下刀:“想帮忙来着,嘿嘿……伯父伯母是不是要过来过节?”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云飞洗了洗手,关掉水龙头,“那我先回……”
  “就知道你得说这句。”易晖熟练地拿了刀把剩下的西葫芦切完装在盘子里,“就算他们要来也没事儿,你回
去干嘛?尧尧肯定不让你走。”
  “我……”云飞顿了顿,一甩手,“算了,我帮忙吧,是不是还得多炒几个菜?”
  “嗯。帮我把蘑菇洗了掰成条。”易晖看了他一眼,笑着指挥,“再去冰箱冷冻层帮我把那个乌鸡拿出来。”
  “好嘞!”
  作者有话要说:  补字数了,嗷呜,喜欢就收藏一下吧么么哒
第16章 催婚什么的
  易尧的爷爷奶奶半小时后到的。
  门铃响的时候云飞正好帮忙把最后两盘菜端出来。
  易尧叫着我开我开冲到门边开了门。
  “爷爷!奶奶!”易尧声音很甜。
  爷爷跟奶奶都很高兴:“哎哟,我大孙子就是嘴甜。”
  爷爷把易尧抱起来,奶奶则把拎着的东西放地上。
  他们往里走的时候才看见摆菜的云飞,两人都愣了下,怎么还有个不认识的人?
  “伯父伯母好。我叫云飞,是……”
  “是我的街舞老师!”易尧笑着补充,“小飞哥可好了!今天跟我们一起过圣诞!”
  “哦哦,你好你好,怎么还忙活起来了?坐着就行。”易尧奶奶转身去了厨房,“我去看看。”
  “没事,我就帮忙端端菜,晖哥已经炒完了。”云飞拿手搓了搓裤腿,有点紧张。
  他也不知道为啥紧张了。
  易尧的爷爷奶奶五十左右,年纪适中,不算老,而且看着还挺显年轻的。
  易晖关了抽油烟机,从厨房拿了两瓶红酒出来。
  “爸,妈,来了。”
  “嗯,好久没见尧尧了,过来看看他。快放寒假了吧?到时候我们接他去我们那住阵子。”
  “行啊,正好我年底要去趟日本。”易晖让爸妈都坐下,扭头看了眼云飞,“小飞你也坐,别客气。”
  “嗯。”
  “去日本干什么?”易晖爸爸问了句。
  “那边动漫产业是国际顶端水平,过去取个经呗。”易晖笑着解释,“其实主要就是领着优秀员工出去玩一圈
,参加个国际动漫会议。”
  “爸爸我也想去。”易尧用勺子舀了个虾仁,一边往嘴里送一边发表自己的想法。
  “你去不了,我没空看着你。”易晖不客气地回了他一句。
  “哼~”易尧也没生气,就是嘟囔他爸,“老爸是个小气鬼!”
  “就是,你爸太小气了,尧尧还是跟爷爷奶奶去玩吧,咱们去森林公园滑雪好不好?”奶奶给大孙子夹了块排
骨,哄他。
  “好啊好啊,去滑雪!”
  安排好易尧寒假的去向之后,易晖松了口气。
  其实就算圣诞爸妈不过来他也得抽时间给他们打电话把尧尧接走。
  云飞默默吃着饭,偶尔说两句,比平时要稍微拘谨一点儿。
  他挺羡慕的,易晖能去日本参加那个什么国际动漫会,他也是动画专业的,对这个肯定感兴趣,要没易晖爸妈
在,他估计会多聊两句。
  易尧先吃完了饭,跑地垫那边玩车去了。
  易晖妈妈压着声音问了他一句:“易晖啊,你还没交女朋友啊?”
  云飞咬排骨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冲着明显愣了一下的易晖呲牙咧嘴地笑,幸灾乐祸。
  云飞知道这年头的剩男剩女们最难熬,他有个堂姐,今年三十了,头几年开始家里头就各种催各种问,弄得堂
姐都不爱回家了。
  易晖岁数跟堂姐差不多,又有个儿子,没老婆的话估计爸妈挺操心的。
  易晖没忽略云飞那笑容,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还是年纪小啊,没心没肺的……不过他表面却是云淡风轻:“没
,我现在有家有业有儿子,又不是非得交朋友。再说尧尧也不一定乐意呢。”
  “他那么小懂什么,乐不乐意的哄哄应该也没事,再说他或许也想要妈妈呢。”易晖妈妈看了眼趴地垫滚的易
尧,突然又叹了口气,这五年都这么过来的,说不定尧尧还真不乐意让他爸给他找个后妈……
  但是吧,要总这么着好像也不太合适……
  家里就他们俩,虽然她跟老伴儿偶尔能过来,但还是多一个人比较好。
  “就你那个秘书……姓温的那个,不是挺好的吗?”易晖妈妈继续再接再厉,“她前两天还给我们买了礼物送
过去,对你应该也挺上心的。你怎么就……”
  “她?她就是我助理,妈您可别多想。尧尧不喜欢她。”
  “怎么就不喜欢了?长得漂亮说话好听会办事儿,年纪也合适,又是温柔的性子……”
  “你问尧尧去,每次小温来我这儿送文件尧尧都冷着脸不理人。”易晖抿了口红酒,无奈地笑笑,“或许小孩
子比较敏感吧,没你想象的那么单纯。他没准感觉到小温目的不纯了,所以就讨厌……”
  “小孩子家的……哪儿有你说的那么玄乎!”易晖妈妈瞪了他一眼,“你就是在找借口!你说当年尧尧妈妈我
们都没见过呢,你们就有了孩子……”
  说到这里,易晖妈妈突然住了口,往云飞那边看了一眼,云飞端着碗往嘴里拨米饭,察觉到她的视线,赶紧把
剩下两口都扒嘴里去,放下碗,说了句我吃好了就去找易尧玩儿了。
  易晖放下酒杯,看着她:“妈,我自己心里有数。您别这么着急行吗?”
  “还不是担心你?”
  “大孙子都让您抱上了,其他的就让我缓缓吧!”
  “你……”
  “就是,他都这么大了,儿子也都五岁了,还能对自己的事没谱么,你就是爱瞎操心。咱们俩跟尧尧好好玩就
行了。”易晖爸爸劝了两句。
  易晖妈妈就没再说别的了:“行吧,不管你了,反正是你自己过日子,又不是我们跟你过。”
  说完她也去跟尧尧玩去了。
  云飞看易晖爸爸和易晖也吃完了,就起身去帮着收拾东西。
  “你玩你的呗!”
  “没事,我帮你收拾完了就回学校了。”
  “行。”易晖没多说什么,在厨房把剩下的菜分门别类放好。
  云飞则在洗碗池那里欢快地洗碗。
  “洗碗业务挺熟练么!”易晖夸赞道。
  云飞嘿嘿一乐:“被我妈训的。”
  “不错。”
  “那也不能跟你比。你这大厨才是真厉害。”云飞反过来夸他,“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事业有成还温柔体贴。

  “是么,有你说得这么好吗?”易晖笑笑,“恭维我是不是还想来蹭饭?”
  “没,你这么忙,我哪敢老来?”
  “就那个日本国籍动漫会,你有兴趣么?”
  “当然有啊!”云飞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又蔫了,“不过我没时间去,也没护照。”
  “这样啊……现在办估计也来不及了。那明年吧,有机会带你去一次。日本这次的参加不了可以去美国迪士尼
。”易晖关上冰箱门,转身看着他,“我还以为你没兴趣呢,刚才说到这个要搁平时你肯定早就聊个没完了……”
  “今儿有点紧张……伯父伯母来我没准备。”
  “准备什么,他们又不吃人。”
  “嗨,我也不知道紧张什么,就觉得在长辈面前不能像往常那么随意……”云飞也洗完碗了,拿纸巾擦干净手
,“那我先走了,之后我可能就没时间过来教尧尧跳舞了,我们元旦假回来后就期末考试,断断续续的连着考俩星
期。我得复习。”
  “嗯,本来也没打算让你再接着来了。”易晖跟他一起往外头走,“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你赶紧陪他们吧。”云飞出了厨房跟外头的爷仨打了招呼就往门边走。
  “小飞哥你就走了啊?”易尧颠颠地跑到他身边抱了他一下,“不住我家吗?”
  “嗯,不住了,我快考试了,得回去复习。有时间再找你吧,或者打电话。”云飞俯身也抱了一下他。
  易尧哦了一声,有点不高兴,不过还是懂事地点点头:“那有空咱们再联系吧!”
  “拜拜。”
  “拜拜。”
  云飞走后,易晖妈妈问易晖:“他还在这住过啊?”
  “嗯,就前几天我出差三天,就是让他帮忙照顾尧尧的。”易晖走到沙发边坐下。
  “你怎么不给我们打电话啊?我跟你爸谁过来一趟不行啊?就这么让个小孩儿照顾小小孩儿……你也够心大的
。”易晖妈妈皱了皱眉。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