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草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6-22 03:16:53 收藏數:2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你能怎么回去?还不就是打车?从这里到学校打车不便宜吧?”易晖笑道,“当老师的费用够你打车吗?”
  “当然够了!哪有那么夸张!”云飞笑说,“再说了,我就不能坐公交车吗?”
  多少年不坐公交车的易晖对此表示不能理解:“我家附近好像没有公交车站吧?”
  “大叔,你不知道现在是智能社会吗?下载个地图软件就能知道附近的所有东西,公交站也不例外!”云飞开
始嘲笑他这个‘大叔’了。
  易晖失笑,之前还不肯叫他叔叔而是叫大哥的人,现在自己改口了。他双腿换了个姿势,交叠着在茶几上,顺
势翘了翘白袜下的脚丫子:“可惜你没吃到我做的菜,没有口福啊!”
  “谁说我没吃到?我带了几块排骨路上边走边啃,一会儿就吃完了,早知道多拿几块。”云飞唏嘘道。
  易晖嘴角的笑容就一直没消失过,不得不说,跟这个年轻的大男孩聊天,会不由自主地开心。
  年轻,真有活力啊!
  “这算是吃不了兜着走吗?”
  “哈哈,我下次去还能有口福吗?”云飞在床铺上往后一仰躺下,脚丫子也不老实,伸到墙上蹭他新贴没多久
的壁纸——那是款游戏的人物壁纸,游戏名叫《六合八荒》,这款游戏还没开始公测,就已经吸引了不少玩家。
  “不好意思啊——没、了!”易晖故意逗他,云飞也配合地懊恼,俩人不知不觉多聊了一会儿,后来直到易尧
饿醒了叫爸爸易晖才挂断电话。
  “爸爸……”
  “来了来了!”易晖把手机扔到茶几上,忙起身跑到儿子房间。
  云飞直到最后也没问出口——易尧的妈妈呢?
  好像自他认识这对父子开始,就一直没见过易尧的妈妈,而且这俩人谈话的字里行间也不曾出现过妈妈这两个
字眼……
  不会是单亲吧?
  云飞默默地想着,对易尧的疼惜又多了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亲收藏一下嘛,嘿嘿
第7章 干脆住我们家吧!
  云飞对易尧‘单亲宝宝’的猜测再一次得到了验证。
  ——第一个周末正式去易家给易尧上课的时候,云飞发现他们家的照片只有易晖跟易尧,偶尔有一对夫妻抱着
易尧的照片,但那照片上的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易尧的爷爷奶奶。因为易晖跟照片上的两人很像。
  “大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跳舞呀?”易尧在他老爸给他买的跳舞毯上蹦了两下,迫不及待地问云飞。
  “随时都可以呀!”
  云飞没敢冒昧地问易尧有关他、妈妈的事,随便观察了两眼便开始跟小家伙压腿摆pose,准备舞起来。
  说是每天教三个小时,当然不能连着三个小时。毕竟易尧年纪还小,定性也不长。于是他将这三个小时分成了
六个小段,每半小时一段,每一小段中间还得休息会儿陪小家伙玩一下,中午呢,还得想办法吃个饭。
  云飞是不会做饭的,他在家有老妈给做,学校里当然吃食堂,偶尔跟同学聚餐呢就去饭店吃,没有开火的机会

  最拿手的也就是个西红柿炒鸡蛋,最多再煮点面条了。
  现在在易尧家他有心想试试却又觉得万一把人家厨房给烧了就完了。
  于是请教了易晖,中午给小孩叫外卖吃行不行,易晖笑了。
  “待会儿中午有阿姨过去做饭,你不用担心。”
  “啊?你还特意找了个阿姨来做饭?那多不好意思啊!”云飞挺不好意思的。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前中午我也是叫她给尧尧做饭的。”
  得知真相的云飞默默松了口气。
  不是给他开小灶就好。
  其实平常易尧去上幼儿园,中午是用不着在家里吃饭的。周末易晖在家,他会亲自下厨做饭,也用不着别人。
  只是偶尔周末有紧要事情需要处理的时候易晖才会请个阿姨来给易尧做饭。
  所以,除去最初两个周末的时候云飞只是匆匆看见易晖几面之后,接下来的舞蹈课,易晖都全程围观。
  而且,易晖成了他们的厨师。
  云飞终于得以好好品尝一下这位大老板的手艺。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云飞一连吃了三碗米饭,配菜也吃得很带劲。
  好在易晖知道小伙子的饭量不低,做的饭菜都不少,足够他吃。
  易尧拿着自己的小碗小勺子也跟比赛似的,嗷呜嗷呜一口口吃得那叫一个认真。吃几口还扭头看看云飞,云飞
深谙此道,故意露出自己一大碗的米饭让易尧看,易尧领先的话会很高兴,吃饭更认真。
  “以后常来吧,有你在,尧尧吃饭都不用我追着跑了。”易晖吃完得最快,这会儿掏出烟来想抽,云飞几不可
察地皱了皱眉,偏巧被易晖看见,他想了想,又把烟放回去了。
  云飞眉毛舒展开,点了点头:“行啊,没课的时候我都想来了,你做饭太好吃了!”
  易晖失笑,易尧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勺米饭,也跟着掺和:“大哥哥干脆住我们家吧!”
  云飞把他嘴角黏着的饭粒捏下来塞嘴里,笑道:“我来了住尧尧的房间吗?”
  “好呀好呀!”易尧点头,“我房间里还有一个大床!”
  “可是我还要上课呢!”云飞当然只是玩笑才说住过来,可是看易尧的样子应该是当真了,他不敢再逗他,认
真解释道,“我们学校不让学生在外面住,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啦!”
  “啊?这样啊……”易尧现在的年纪正是听老师话的年纪,幼儿园老师的话那就是圣旨,几乎比他爹的话还管
用,所以云飞这么一解释,他还真的听进去了,只是有点失望而没有闹脾气,“那好吧。”
  午饭后,易尧去午睡了,云飞坐在沙发上准备眯会儿,易晖也坐了过来:“没抽过烟?”
  云飞挑了挑眉,没想到易晖忽然问这个,他笑了笑:“没有。你也少抽点吧,首先对你身体不好,其次,对小
朋友也不好。他可是吸二手烟啊!”
  “按理说,男孩子都会对烟酒感兴趣的,你还真是个特例。”
  “谁说的?现在不吸烟的男的也不少,我爷,我爸,都不吸烟。”云飞解释道,“没有这个环境,所以还真对
这烟提不起兴趣来,闻不了那味儿。”
  “那看来你们宿舍没有抽烟的。”易晖当然也明白抽烟的坏处,不过呢,这么多人喜欢抽烟也不是白喜欢的,
确实能缓解压力,放松心情。
  云飞伸直自己的腿往沙发上一靠:“是啊!他们都不抽,我们最多就喝点酒。”
  “还是小孩儿啊!”易晖感慨着。
  “你怎么学会抽烟的?”云飞好奇道。
  “小孩儿瞎打听什么。”易晖起身往房间走去,“你眯会儿吧,待会尧尧醒了你可就睡不成了。沙发要是不舒
服就去客房。”
  云飞:“……”
  这话题转移得也太生硬了吧?!
  切!不爱说我还不想知道呢!
  云飞把腿也放沙发上去,抓过毯子盖好,没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没心没肺就是这么好啊!
  易晖冲好咖啡路过客厅看见云飞呼呼睡得正香,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他去儿子房间看了一眼,然后才回自己房间。
  下意识地掏出一根烟,但是没点上,易晖坐在书桌旁的转椅上,修长的手指转着那根烟,跟转笔似的,挺灵活
,挺熟练。
  怎么学会抽烟的么……
  那时候他压力那么大,爱□□业两头乱,还有个小奶娃要养……要是没有缓解压力的方式,说不定早就垮了。
  易晖将手中那根烟放在了桌上,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似的微笑。
  他将左侧最底层的抽屉打开,拿出了一个反扣着的相框。
  上面是个很阳光的大男孩与他的合照。
  那时候他们还那么年轻。
  没想到,一晃就这么多年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嘿嘿
第8章 三天
  一晃两个月就过去了,天气越发阴冷,冬天就这么悄悄地来了。
  “云飞,你这家教做得不错嘛!我看你好像都没缺席过!说,赚了多少钱了?”叶玫摸着下巴将云飞堵在社团
更衣室里。
  “想让我请客就直说。”云飞晃着钥匙笑道,“还多亏学姐大人你帮忙呢,否则我可找不到这么合适的工作。

  “切~”叶玫翻了个白眼,“那小孩儿也很有耐力嘛,他还没学腻?”
  “我是谁呀!我这当老师的这么厉害,他肯定爱学啊!”云飞得意洋洋地显摆道。
  “既然没学腻那你就接着教吧。”叶玫放下自己伸到对面衣柜上的脚,放云飞出更衣室。
  “学姐是有什么事吗?不吃饭去了?”云飞可不觉得叶玫是那种随意堵他又这么容易把他放走的人。肯定是有
事吧?
  “……哦,也没什么,最近社团里的人都出去当家教了,我这儿又有新的学生,想匀给你两个呢,不过看你这
么忙,我再问问别人吧!”
  “原来是这样。”云飞考虑了一会儿,认真道,“多谢学姐这么向着我,不过我这个还没教完呢,而且马上就
期末考试了,抽不出时间来再多教学生了。”
  “行,知道了,那你忙你的吧!”叶玫挥了挥手,走了。
  云飞耸了耸肩,背着书包往宿舍走去。
  路上手机响了,他打开,发现是微信里有条语音消息。
  这微信是易晖的微信,名字叫‘一辉’,云飞当时加他微信的时候还忍不住调侃他,估计很多人一听他本名的
时候都会想到圣斗士星矢里的一辉。他索性就取了这个名字。
  “小飞哥,你在干什么呀?我跟爸爸刚吃完晚饭了,明天你几点来呀?”是易尧小家伙的声音,想必是他拿了
爸爸的手机给他发语音呢。
  “我刚下课,还没吃饭呢,你们这么快就吃了呀,吃什么好吃的了?我明天一早就过去,想我了吧?”
  “嗯嗯,我爸爸明天出差,他要跟你说话。”
  云飞刚听完这句,电话就打过来了,他忙接起来:“晖哥。”
  “还没吃啊?那什么,我明天出差,要去三天,周一晚上回,你能不能帮我看尧尧三天啊?我看你之前留的课
程表了,你周一没课。顺便帮我接送他去幼儿园。”
  “好啊,没问题,你明天几点走?”
  “一大早六点的飞机,这次有点急,你要不晚上就过来住吧,我出差的三天你也住我家。”
  两个多月的相处,让易晖对云飞这个大男孩已经十分放心了。
  而且易尧也很喜欢他,易晖将易尧托付给他,首先就是经过了儿子的同意的。否则他肯定是要把父母叫过来照
顾儿子的。
  父母最近出去旅游了,而且也不在本市,他不想大老远折腾,更何况现在尧尧也大一点了,不用太小心翼翼。
  “可、可以吗?”云飞被给予这么重要的信任,心中还是很温暖很激动的。
  “当然可以,客房好几间呢,你自己选。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你就过来吧,我去学校接你,另外你也别吃晚饭
了,我给你做。”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路上随便吃点就可以,你不是明天出差吗?收拾行李吧,不用管我。”云
飞连忙拒绝。
  “尧尧也要去接你,你待会儿就在学校门口等着吧!”易晖没听云飞的,直接吩咐完就挂了电话。
  云飞:“……”
  好吧,晖哥做的饭……还是蛮让人期待的!
  在等待的途中,云飞给舍友打了个电话,连着三天不回宿舍肯定是要报备一声的,不然人家肯定担心。
  应该是早有预谋,易晖跟易尧到得还挺快,熟悉的车子停在门口,车门一开,易尧就探出头来,笑嘻嘻冲云飞
招手:“小飞哥,快来!”
  云飞跑过去上了车,顺手捏了一下尧尧的脸蛋儿:“你也跟来了呀!”
  “是啊!不然你不来怎么办!”易尧趴在云飞身上,十分兴奋,“小飞哥你要跟我玩三天了,好棒啊!”
  “跟平常周末差不多的,干嘛这么兴奋啊!”
  “不一样不一样,第三天你还要送我去幼儿园呢!”易尧脆生生道。
  “也是,我还没送过小孩儿去幼儿园呢,好玩不?”这话是对前面开车的易晖说的。
  易晖笑道:“现在当然好玩了,他刚去幼儿园的时候可费劲了,还没送出家门呢就开始哭,路上缓一会儿不哭
了吧,到了学校又开始掉金豆豆。连着好几天才缓过来。可是过了个周末又不爱去了。”
  易尧吐吐舌头:“老爸你别说我的黑历史嘛!”
  “哟,这小孩儿真时髦,连黑历史都知道啊?”云飞调侃道。
  易晖叹气:“他老拿我手机瞎玩。说到这个,这几天你可得注意点儿,别老让他玩手机爱派什么的。”
  “哦,我尽量。”云飞接收到易尧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忍笑道。
  “哪怕带他出去玩也行。你安排。”
  “你这么放心我啊?”云飞耸耸肩,“我自己都不放心我,带他出去玩能去哪儿啊,我们还是在乖乖在家跳舞
吧。”
  “随你安排吧,尧尧你也要听话,不然的话下次出差我就把你打包带着。”易晖白了儿子一眼。
  易尧乖乖点头:“我肯定听话,老爸你放心吧!”
  到家后,云飞刚换上拖鞋就被易尧拽着往客房的那几个房间跑:“小飞哥,你想住哪个房间呀?我可以跟你一
起睡吗?要不你干脆睡我房间吧!”
  “我睡哪里都行。”云飞对这个倒是不挑。
  易晖换上拖鞋,把云飞放在门口柜子上鼓鼓的书包拎起来掂了掂,扬声问道:“小飞,你书包里都什么呀?怎
么这么鼓?” “哦,我带了几件换洗衣服。”云飞从一间客房里探出头,从易晖手里接过自己的书包放到地板上
,然后又被易尧拽走了,俩人去小黑板那里画画了。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家里衣服蛮多的……易晖的话没说出口,而是转身去了厨房,算了,带洗漱用品换洗衣
服过来是最基本的礼仪,也没什么错就是了。他还是赶紧给做点吃的吧,都快七点了。
  “晖哥,你随便煮点面就行,别弄太复杂了。”云飞抽空跑到厨房门口嘱托道。
  “你以为我想弄复杂啊?剩的菜给你热热,再做个咖喱牛肉面,行吧?”
  “行行行,太行了!”云飞眉开眼笑,“谢了!”
  “先出去陪尧尧玩儿会吧,十分钟就可以吃了。”
  “嗯!”云飞乖乖领命。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请收藏
第9章 留宿
  易晖的厨艺一直都受云飞好评。这次也不例外。
  “太好次了——”云飞腮帮子鼓鼓,还有几根面条垂在下巴上,吃得那叫一个香。
  易尧很开心地在地毯上打着滚玩着小汽车,闻言高声赞赏:“我爸爸就是厉害!”
  “嗯嗯,没错,尧尧的爸爸就是厉害,太厉害了!”能赚钱养家,还貌美如花,又厨艺绝顶,更温柔体贴,简
直是二十四孝老爸兼老公。
  可惜了,尧尧的妈妈没有福气……
  云飞收回自己的思绪,把易晖给他做的咖喱牛肉面给吃掉,又吃了几块鳕鱼,这才端着盘子碗的去厨房洗了。
  一楼有三个客房,二楼也有好几个房间,云飞是头一次在这边留宿,吃完饭随意逛了逛,感觉还挺新鲜的。
  洗完澡之后,易尧拽着他直奔二楼自己的房间,果然除了易尧自己那张温馨的小床外,边上还有一张大床,跟
小床呈‘L’型对接。
  还好这房间够大,不然会显得很逼仄。
  参观完,云飞本打算去找个客房睡,结果被易尧按下,只得跟他一起在儿童房的大床睡了。
  易晖收拾好行李过来看过他们一眼,俩人都睡着了,他也就关上门回自己房间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也不过四点来钟,易晖就起床了。
  他去厨房快速做了早餐,然后洗漱完毕,就准备出发了。
  从家到机场最快也要四十分钟,得预留出取票安检和登机时间。
  云飞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从房间赤脚跑出来:“晖哥,你这就出发了?”
  “嗯,没事,你去睡吧。这三天就麻烦你照顾尧尧了。”
  “好。没问题,放心吧。随时打电话。”云飞决定明年去考个驾照,这样自己就能开车了,要是易晖再出差,
他还可以去送。
  易晖拉过行李箱,出发前嘱托云飞:“早饭已经弄好了,热了再吃。”
  云飞惊喜又佩服:“这么早出门还顾得上做早餐?晖哥你太贤惠了!”
  “贫嘴!”易晖拍了一下云飞的脑袋,顺便往里一推,“行了这才四点多,你就别出来了,外头还挺冷的呢,
回去接着睡吧!”
  “路上注意安全,拜拜!”云飞道了别,易晖从外头关上了门。
  云飞又打了个哈欠,绕到窗户那边看了两眼,见易晖进了车库,把行李箱扔进后备箱,上车启动离开,他才回
去滚进被窝,把睡得香甜的小易尧搂过来当抱枕,继续睡过去了。
  要是老妈当初给他生个小、弟就好了……多好玩……
  云飞跟易尧差不多同时醒的。
  易尧揉揉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云飞愣了一小会儿,然后才想起来,这个周末老爸不在家,云飞要陪他过三天

  老爸不在家……
  易尧在脑子里纠结着——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
  云飞捏了一下易尧的小脸:“醒了?”
  “嗯……爸爸已经出发了吗?”易尧打着哈欠,声音软软地问。
  “是啊,他一大早就出发了,不过他给我们做了早餐,我们去热一下?”
  “……嗯。”易尧从纠结中回过神来,“我要先去尿尿……”
  “好嘞!”云飞把他抱下床,拍拍他的脑袋,“去吧。”
  易尧上完厕所,自己乖乖洗脸刷牙。
  云飞也跟过来跟他一起洗漱。
  “待会儿可以给爸爸打电话吗?”易尧问。
  “当然可以啊!想他了?”云飞吐出漱口水,擦了擦嘴,然后抬手看了看表,九点了。易晖应该下飞机了。
  “嗯!”易尧点点头,期待地看着云飞。
  云飞拿出手机给易晖拨通递给易尧,他则去厨房热早餐了。
  “起来了?”
  “爸爸——”易尧兴奋地叫道。
  “宝贝儿啊,想爸爸没有?”
  “想~”易尧趴在沙发上,扭着小屁-股,“爸爸你到了吗?”
  “嗯,已经下飞机了,现在在出租车上。你有没有吃早餐?”
  “小飞哥在热早餐,我马上就可以吃了。”
  “那要乖乖的哦。”
  “我会的,爸爸。”
  “爱你宝贝儿。”
  “爱你爸爸!”易尧挂断电话,跑去厨房找云飞了。
  “小飞哥,我爸爸已经到了,现在在出租车上!”
  “是吗?我们的饭也热好了!”云飞从微波炉里拿出碟子,上面两份面包片夹鸡蛋和黄瓜片火腿片,牛奶已经
热好了。
  俩人坐在餐桌旁开吃。
  云飞觉得这早餐虽然简单,但是却十分好吃。用料也不难,以后自己可以试试。
  吃过饭,云飞陪着易尧画了会儿画。
  刚好他是动画专业,画画水平手绘功底不能说太厉害,但糊弄小朋友绝对可以了。
  一小时的画画过后,就到了舞动时间。
  一大一小把拖鞋一甩,在地垫上开始扭动。
  半小时后。
  云飞关掉音乐,拿了毛巾给易尧擦汗:“好了,歇会儿吧。想喝什么?”
  “蓝莓果汁。”
  “等等。”云飞去冰箱拿了蓝莓果汁出来,想想没直接递给易尧,而是放茶几边上,指了指墙上的钟表,“过
五分钟再喝。”
  易尧趴在茶几那伸手指戳了戳蓝莓瓶,气喘吁吁道:“为什么不能现在喝呀?”
  “刚活动完,缓一会儿再喝。而且这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太凉了,直接喝会肚子疼的。”云飞自己拿了一瓶
绿茶也放茶几上了,“我跟你一起等五分钟。”
  易尧嘿嘿乐了两声,没再说话。
  一大一小跟俩傻子似的直勾勾盯着表,五分钟一到,‘123木头人’的默认游戏就这么结束了。
  云飞先给小家伙拧开瓶盖,嘱托他慢点喝,然后才自己灌了口绿茶。
  “爽!”
  “……爽!”易尧跟着他说了一句。
  “学我说话!”
  “学我说话!”
  “嘿,你还学上瘾了是吧?”
  “嘿,你还学上瘾了是吧?”
  ……
  云飞最终捏了下易尧的鼻子,易尧转而捏他的脸,然后哈哈笑起来。
  得,俩人直接从俩傻子升级为俩疯子。
第10章 幼儿园
  周末两天很快就过去了。
  适应了云飞的照顾,易尧也没怎么闹。
  ——一天好几个电话的给老爸打着,想闹也闹不起来呀!
  更何况,云飞的照顾方式甚合他意。他只要乖乖听话好好玩就行了。
  周一去幼儿园稍微费了点事儿,主要是云飞不会开车,得带着易尧去坐班车,但是吧,班车离家不算近,而且
以前小家伙就没坐过班车,都是易晖直接开车送,所以就找了一会儿才找到地方。
  找到后又因为易尧不坐班车没有空余位置,云飞只好带他打车。
  结果周一各种高峰期,打车不好打,于是又去坐公交车。
  易尧好像是头一次坐公交车,十分新奇,被云飞抱上车之后东张西望,拿着云飞的卡还非要再刷一次。直到云
飞保证下车的时候让他刷他才消停下来。
  有个离他们近的女生在两层人的阻隔下听到了易尧小朋友的声音,就喊了一声:“哎,让那小孩儿坐这儿吧!

  云飞道了谢,抱着易尧挤进去,让易尧坐下了,他一个劲地道谢:“谢谢美女谢谢美女~”
  易尧坐好了,抬头也冲那女生咧嘴笑:“谢谢姐姐~”
  “哎哟,不客气,这小孩真可爱!”女生被叫姐姐最开心了,尤其是被这么小的小孩叫声姐姐,那可真是能美
到天上去了。
  云飞心下暗笑,小嘴还挺甜么!
  “这是去幼儿园么?”
  “嗯!”
  那女生跟易尧聊起来了:“你书包上这是什么呀?”
  “小黄人呀!动画片里的,他们都不会说话,只会叫唤……”易尧兴致勃勃地跟人解释着。
  云飞乐了,小黄人啊……没想到易尧也看了。
  他是动画专业的,经常会找动画片啊动画电影的看看,没想到易尧也……哎,不对,易尧他爹就是动画公司的
老总,他肯定也受熏陶啊!
  云飞琢磨过来后,突然又琢磨到别的方向去了——看来以后要看动画电影直接找晖哥就行啊!他门路广,认识
的这总那总的人也多,带他走后门看个电影肯定不为过吧?
  这边云飞自己越想越乐,那边易尧跟美女姐姐聊天聊得挺嗨。
  到站后,易尧被云飞抱起来,他叫道:“我来刷卡我来刷卡!”
  “行行行,让你刷,别急。”云飞抱着他往刷卡机那边凑了凑。
  ‘嘀’一声响后,易尧满足地露出小白牙,笑了。
  “小飞哥,我放学的时候咱们再坐公交车好不好?”易尧显然是意犹未尽。
  “行,你不怕挤就行。”云飞说完后反应过来,这小子上车就有人让座,的确不用怕挤。
  好在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很早,能错开下班人士的高峰期,应该……不会太挤吧?
  幼儿园门口站着个脸上有小雀斑,笑得很阳光的男老师和一个梳马尾辫有点黑却笑容很甜的女老师,见到易尧
后女老师蹲下来打招呼:“尧尧来啦?今天是……你哥哥送你来?”
  女老师虽然这么问了,但是内心OS却是:易尧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哥哥吧?
  “这个也是我的老师,教我街舞的,我爸爸出差了,所以小飞哥来送我。”易尧口齿清晰地跟老师解释。
  “哎?会跳街舞的老师?”雀斑男老师扬了扬眉,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云飞,“你好,我是幼儿园的音乐老师—
—杨宇,这位是尧尧他们班主任沈嘉老师。”
  “你好,你好。”云飞跟杨宇和沈嘉都握了握手,突然有种各国领导人会面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而且,对方突然这么热情,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是这样的,这不还有一个星期就圣诞节了吗?我们幼儿园圣诞正好有个义卖活动,你会跳街舞,能不能在我
们幼儿园跳个活动开场的热身舞蹈?”杨宇问他,“你有其他会跳街舞的伙伴吗?可以邀请他们一起来,费用问题
也好商量……”
  “啊?这个啊?”云飞没怎么注意日期,“星期几是圣诞啊?我还是学生,最好是在周末,不然可能没时间…
…”
  “就在这周的周六,上午八点到十一点半,先是开场舞,然后是小朋友的表演,唱唱歌跳跳舞,最主要是义卖
活动,我们组织义卖到时候要捐给山区的小朋友……”沈嘉跟他解释了一会儿,后来看看表,先让易尧去教室了,
她则邀请云飞跟她去办公室聊,“具体情况咱们慢慢说吧。”
  “好。”云飞轻轻拍了一下易尧的后背,“去吧。放学我再来接你。”
  “……那小飞哥再见!”易尧到底懂事点儿了,乖乖去了教室。
  这边沈嘉和杨宇带着云飞进了办公室里头,聊那个义卖活动的事。
  “圣诞义卖的活动挺有意义的,小孩儿们也能根据这个义卖会学习买卖一些东西,还能献爱心,更能动手做一
些有趣的东西互相交流。”沈嘉给云飞介绍完了之后总结了一下,然后嘱托他,“如果家长忙的话可以只拿一些旧
玩具旧的故事书什么的来参加义卖,不过个人建议最好还是跟小朋友一起动手做一些手工品,简单也没关系,主要
是家长和孩子之间的互动、陪伴。”
  “我知道了。我会转告给尧尧的父亲的。”云飞郑重点头。
  接下来沈嘉就开场街舞的事又跟云飞聊了几句:“我们请了少年宫的一年级学生来这小提琴演奏,如果你们街
舞团来这儿热闹一下就更好了,能来吗?”
  “我要问问我们的社长。”云飞也不含糊,掏出手机给自家老大打了个电话。
  叶玫正在洗漱,接到他电话,吐了口牙膏沫,含糊问道:“什么事呀?小飞飞?”
  “师姐,有个幼儿园圣诞义卖的活动,在XX路这边,周六上午八点,能来不?”
  旁边沈嘉提醒他:“费用是五百……”
  云飞补了一句:“老师说费用五百。”
  “行啊,没问题!”叶玫倒不是什么势力的人,她就想多给社员们些表演的机会,既然是去幼儿园的义卖,费
用什么的肯定其次,到时候顺水推舟捐了款也就是了。
  等来年招新的时候,这么好的觉悟肯定能招来不少新成员……
  如果云飞知道老大心里想什么,肯定会满头黑线的……
 云飞下午等着易尧放学的时候给易晖打了个电话。
  “晖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晚上,怎么?”易晖此刻正在酒店收拾行李,两个新盒子塞进了拉杆箱里也没觉得挤。其实他本来拿拉
杆箱就不是装换洗衣服而是装礼物和玩具的。
  “尧尧闹了?”
  “没,我就问问你晚上几点到家呀?”云飞冲狂奔出来的小易尧招了招手,“我们用不用给你接风洗尘?准备
点大餐什么的?”
  “行啊,你会?”易晖笑呵呵地说,“我晚上大概八点到家。给你们带了礼物。”
  “哇,谢谢啊!”云飞蹲下,搂住扑过来的易尧,“尧尧放学了,让他跟你说话。”
  易尧马上就知道云飞在给谁打电话,他还没接手机就冲那头喊:“爸爸——”
  “哎,听见了听见了,这大嗓门。”易晖脸上笑容更胜,“尧尧有没有乖乖的?”
  “当然啦!不信你问小飞哥。”易尧靠着云飞的背,叽叽喳喳地跟易晖聊天,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聊圣诞
义卖活动的事。
  他人小说不清,易晖只能听个大概,后来还是云飞给他解释了一番才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个活动,没问题,我回去就跟他一起准备。”易晖抬手看看表差不多,等下洗漱一番就该出发去
机场了,于是嘱托道,“晚上见,还要麻烦你一晚上。”
  “客气客气,那晚上见咯!”云飞递手机到易尧嘴边,“跟爸爸说再见。”
  “爸爸拜拜,我晚上等你哦!”易尧倒没再不舍,反正晚上爸爸就回来了。他这会儿正处于兴奋状态。
  云飞带易尧回家,先去了趟超市买食材,本来想对着菜谱做几个菜,不过自己太笨了,尝试了两个就放弃了,
直接叫了外卖,偶尔吃一顿外卖应该没事。
  等待送餐的过程里,云飞打开了电脑,跟易尧一起研究做点什么手工,好在周末的圣诞义卖会上摆摊卖东西。
  淘宝上小朋友的手工东西挺多的,最近流行那个拼拼豆豆。拼成各种喜欢的卡通人物,还挺好看的。
  于是云飞就下单买了一千颗豆豆寄到易尧家里来。
  下完单俩人一人喝了一杯牛奶,坐着看电视。
  半小时后,送餐的把菜都送来了。
  易尧其实有点饿了,盯着饭盒看,云飞问他:“要不你先吃?”
  给他拿了块红豆烧:“吃一块垫垫,你爸爸快回来了。”
  “不,我等爸爸回来一起吃饭。”
  “行,也差不多了。现在都七点半了。”云飞给他拿了块红豆烧,“那吃块红豆烧垫垫吧。”
  “嗯。”易尧拿过来,咬了一口,然后一边嚼一边看表。
  七点四十。
  七点四十五。
  七点五十。
  外头好像有车子在响。
  “我爸回来了——”易尧嗷一嗓子推开门,跑过院子,直冲大门口跑去。
  云飞抓了个毯子紧跟着他一块出来,不忘嘱托:“你跑慢点儿,这黑灯瞎火的……还这么冷……”
  “爸爸——”易尧发现果然是老爸的车,顿时叫起来,原地蹦了两下,就要往前冲,云飞一把把他抱起来用毯
子裹好,顺势往边上退了退,可别碰着了。
  易晖将车开进院子,顾不上开到车库了,下车锁上大门,然后快走两步,易尧也探着小身子往他怀里钻,清脆
爽亮地喊:“爸爸爸爸——”
  “想死我了!”易晖往易尧脑门脸蛋上也亲了两口,抱着他转了两圈,“想爸爸不?”
  “想!”易尧蹭着易晖的脖子不撒手了。
  易晖笑得挺开心的,冲云飞扬扬下巴:“后座有给你们带的礼物,你帮拿一下吧,这小子一时半会儿不下来。

  “嗯。”云飞打开车门,后座堆着行李和另外的礼物盒,他都抱了下来。
  易晖伸手要帮他拿行李箱,云飞说:“不用,赶紧回屋,冻死了。”
  易晖瞅瞅他就穿着毛衣跑出来,再看看怀里裹得严实的小家伙,顿时明了,这是儿子着急接自己,没穿外套跑
出来,云飞也就跟着跑出来了。于是赶紧回房间。
  一进门,顿时暖和许多。
  云飞把行李箱和礼物盒都推到了地垫一旁。
  易尧跟爸爸腻歪够了,从易晖身上出溜下来,奔到行李箱和礼物盒边往地垫上一跪,伸手就要拆:“爸爸是什
么礼物啊?”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易晖脱掉羽绒服围巾,换了鞋跟过来。
  云飞帮着易尧打开礼物盒,发现里头是很多手办,有钢铁侠机器猫大白……
  “一模一样呀!”易尧打开另一个礼物盒,还是这些东西,顿时惊奇地冒了句成语出来。
  “是啊,给你小飞哥一份儿。”易晖下意识地想点颗烟抽,手刚摸到就又缩回来了,于是转身去厨房,准备拿
瓶水喝。
  “让你破费多不好意思。”云飞口中这么说,眼睛却粘在那些手办上了,半天移不开。
  “客气什么,我还没多谢你这几天照顾尧尧这个调皮鬼呢!”易晖灌了两口水,看着冰箱里一堆食材,又看到
餐桌上有好多盖着盖的盘子碗,有些好奇,这是自己动手做饭了吗?
  易尧反驳了一句:“尧尧没调皮,尧尧可乖了!”
  “是,你可乖了。”易晖掀开盖子一看,顿时乐了,得,高估云飞了,这是叫外卖送来的。他也饿了,用筷子
夹了个虾仁塞嘴里,“洗手吃饭了,我饿了,你们不饿啊?”
  “饿!”易尧抱着钢铁侠变形金刚爱不释手,喊了一嗓子也不见动,云飞只好先放下手办去洗手,一边洗一边
叫他,“看谁洗手洗得又快又干净。”
  易尧这才放下礼物,跑到洗手池那里挤云飞:“我我我!我洗得又快又干净!”
  “谢谢晖哥。”坐在桌边准备吃饭的时候,云飞又道了谢。
  “喜欢吗?”
  “喜欢!”云飞由衷点头,脸上带着点激动的红,他动画专业的,业余也喜欢动画,这些手办简直戳中他的心

  “喜欢就行。”易晖给易尧夹了他喜欢吃的菜放到小碗里,结果易尧不自己坐着,非要做到易晖腿上去,易晖
只好把他抱过来。
  “爸爸,我晚上要跟你一起睡,好吗?”易尧舀了一口饭,努力吃掉一根豆角,跟他爸讨价还价。
  “再吃口菜花。”
  “好。”易尧吃完后眼巴巴瞅着他爹。
  “行,晚上跟老爸一起睡吧!”
  “耶!”
  “云飞啊,今儿晚上也别回去了,天气预报好像说有雪。”
  “……行吧。”云飞点点头,跟易晖说了说易尧这几天的生活日常,又重点说了说今天幼儿园老师跟他讲的那
个圣诞义卖活动。
  “这样啊……”易晖琢磨怎么弄义卖的东西有点头疼,易尧想起豆豆来,兴奋道,“爸爸,我们拼豆豆,卖豆
豆!”
  “嗯?”易晖没反应过来,云飞解释道,“是最近流行的拼拼豆豆,可以拼出好多动画人物……”
  “真不愧是搞动画学动画的,什么都能跟动画沾边啊!”易晖大概明白过来了,笑呵呵总结。
  云飞也笑,可不是么,他扭头看了看易晖给他带回来的手办礼物,合不拢嘴了。
  明儿回宿舍可以跟别人得瑟了哈哈哈……
第12章 小鲜肉
  吃过饭后,云飞主动收拾了桌子和外卖的塑料碗什么的,暂时丢到门外,准备明天走的时候顺路丢外面垃圾桶
去。
  易尧窝在易晖怀里,黏黏糊糊的,不肯挪窝。
  可见是真想他爸了。
  云飞在边上感觉自己有点多余,就找了件睡衣去浴室洗澡去了。
  等他洗好澡出来,连体父子组合已经解散,易晖靠坐在沙发上,双脚翘在茶几上,手指间夹着颗烟吞云吐雾。
  易尧没在。
  “尧尧睡了?”云飞擦着头发问道。
  “嗯,我把他抱楼上去了。”易晖见他出来,又吸了一口烟,才按灭在烟灰缸里。
  云飞在离他远一点的地方坐下,没说话,只是专注擦头发。他这时候才看到易晖在打电话。
  “跟谁说话呢?听声音是个小鲜肉啊!”电话那头是易晖的好友陈元凯,调侃道,“怎么?老男人终于受不住
寂寞,不想独守空房找了个小鲜肉开荤?”
  “滚,是个小鲜肉不错,不过跟你想的不一样,人是尧尧的街舞老师。”易晖瞄了一眼云飞,反驳陈元凯。
  “街舞老师?街舞老师这大晚上的在你家作甚?别告诉我尧尧这么晚了还上晚课!”陈元凯明显不信。
  “爱信不信。”易晖顾忌到云飞还在,没心思跟陈元凯多聊,只是嘱托他,“马上圣诞新年了,找个时间一起
吃饭?”
  “行啊,到时候叫上亮子、天宇他们,带上尧尧,吃完饭咱们去K歌。好久没听我大侄子唱儿歌了,怪想的。
”陈元凯笑道。
  “想听他唱儿歌还不简单?明天就让他隔着手机给你唱两首,不过你得记着发红包给我,一首歌一百块钱。”
  “财迷!”陈元凯送他俩字。
  “你这个当叔叔的总得给你大侄子点过节费吧?要你两百算少的了,更何况我儿子还得给你唱歌听呢,劳动所
得有何不可?”易晖的目光飘向一旁的云飞,刚洗完澡的年轻人身上带着沐浴露的味道,牛奶味,嗯,他应该是用
的尧尧的沐浴露。蛮好闻的。
  “有你这个当爹的在,过节费什么的完全用不着我出啊!”
  “那能一样么?”易晖直截了当问,“少废话了,你就说给不给吧?”
  “给给给,当然得给,两百太少了,怎么着这过节费加过年红包不得上千啊,等着我这就找个大红包给你包起
来。”
  “什么叫给我包起来?那是给你大侄子的压岁钱!”易晖不满强调。
  “行我说不过你……”陈元凯无奈地笑笑,忽然回过味来,“哎不是,你这转移话题呀!小鲜肉的事还没给我
解释完呢!这都几年了?尧尧都五岁了,你也该找个伴儿了。”
  这话说得易晖一阵沉默,随后他笑了笑:“是该找个伴儿,这不正找着呢吗?只不过工作忙,我又习惯了照顾
儿子,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行,找着呢就行,回头我也帮你物色物色。”陈元凯松了口气,这回虽然没提陆修然,但字里行间还是隐藏
着陆修然的影子,易晖没生气也没反感,说明他差不多快放下了。
  陆修然是易晖大学时候的爱人,不过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头几年根本不能在易晖跟前提他,这两年才稍微好点
儿。
  “那就谢了。”易晖又跟陈元凯聊了几句,然后挂掉电话。
  云飞头发擦得差不多了,此刻已经坐到地垫上去了,正兴致勃勃地摆弄着一个‘大白’的手办。
  “喜欢大白?”易晖走过来,也坐在地垫边沿,伸手拿起个哆啦a梦的手办来回抛着玩,“尧尧也最喜欢大白
。我本来考虑带两个充气的跟电影里几乎一模一样的那种大白,不过坐飞机带不回来,就改成快递递回来了,估摸
着圣诞节之前能到,就当是圣诞礼物了。谢谢你帮我照顾尧尧。”
  “晖哥你再客气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云飞盘腿坐好,鼻尖微微皱了皱,虽然易晖早就结束了抽烟,但这会
儿坐过来,还是有那么一丝烟味儿钻入了鼻孔。
  易晖笑了笑:“今儿太累了,没控制住,就抽了两口。”
  这是在给他解释为啥抽烟么?
  云飞挑了挑眉:“那你要戒烟么?”
  “……戒。你那天说得也有道理,总不能让尧尧跟着我吸二手烟。”易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你监督我呗?
或者帮我想个法子?”
  “我?”云飞一愣,随后点头,“好。”
  他正愁怎么回礼呢,易晖一出手就这么大手笔,手办好几套,都是正版限量版,上千估计都不止。
  他琢磨着明天回学校先上网查查怎么帮人戒烟……
  “刚……谁的电话呀?”云飞有点好奇。
  听起来应该跟易晖很熟,他大概听了几句,对方是在催他找对象吧?
  “朋友,我大学同学,陈元凯。”易晖倒也没藏着掖着,“凯乐公司老大就是他。”
  “哇……是他啊!”凯乐公司是个挺有名的影视公司,云飞恭维道,“晖哥你的朋友也都这么厉害呀!真佩服
!”
  “改天介绍你认识。”易晖拍拍云飞的脑袋,“你还小,等你到我们这岁数,肯定比我们还厉害,现在都是长
江后浪推前浪,一不小心就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说的没错!”云飞一点不谦虚,坦然接受这个说法。
  不过被易晖这么一打岔,他又不知道怎么继续询问了。
  其实……他还是对易尧妈妈的事很好奇……
  “想问什么就问!”易晖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鼓励道。
  云飞挠挠脸蛋,小声问道:“尧尧的妈妈……”
  “……她不在了。”易晖耸耸肩,随口回道。
  果然……
  云飞确定之后,又问道:“那尧尧知道吗?”
  “知道,我早就跟他说过。”易晖大方开口,“这在我们家不算违禁话题。”
  “哦……”云飞恍然大悟。
  怪不得,尧尧也没在他面前说过找妈妈什么的话……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