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草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6-22 03:16:23 收藏數:1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云飞已经吃完第三个冰激凌了,前面排队玩过山车的人也已经往前挪了三个U型通道的距离。
  而江城还没来。
  云飞本来不想给他打电话催他,但是……
  “哥!给你!”云飞正在四下张望,纠结着要不要给江城打个电话的时候,一个小不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
,正好站在他腿边,带着个鸭舌帽,还戴了个墨镜,几乎快把那张小脸给全遮住了。他穿着个黑色的亮片小马甲,
马甲里头是个白色的休闲装,嘻哈牛仔裤,看起来十分新潮。典型一潮童。
  此刻,这个小潮童正踮着脚将手里一个冰激凌塞到他手里。
  云飞脑子里在想江城的事,见到冰激凌就下意识地接过来了。等接到手才反应过来,他根本不认识这孩子啊!
  小潮童很是自然地站在了凌云飞的前面,他另外一只手里也有一个冰激凌,一边舔一边回头对凌云飞说:“哥
,爸爸说他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所以在休息区等我们,让你负责带我坐过山车。冰激凌是奖励。”说完小家伙又
舔了一口自己手里的冰激凌。
  此话一出,排在云飞后面的人将不爽收了起来。
  还以为遇到熊孩子了,原来是两兄弟不是插队啊!
  云飞:“……”
  贤弟你哪位啊……
  小潮童瞥了一眼云飞手里的冰激凌,老神在在道:“哥,你再不吃冰激凌要化了!下次不吃就不要吵着让爸爸
去买嘛!”
  云飞:“……”
  他本来下意识地要舔两口,听到后面那句话又满头黑线了。
  这熊孩子想插队的意图如此明显,他看不出来才怪呢。
  不过看在这孩子插队插得如此聪明机智,云飞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一边吃第四个冰激凌,一边扭头找这孩子
的爸爸。
  他倒要看看,这熊孩子的爸爸能有多老,可以有他这么大的儿子!
  云飞今年十九岁,刚上大学,虽然是花一样的年纪吧,可如果想当他这么大儿子的爹,最年轻也得四十出头吧

  根据小潮童经常看过去的方向,以及偷偷比V手势的对象,云飞很快锁定目标。
  然而放眼望去,就只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风衣男,靠在不远处的栏杆那里,一手抄着兜,一手正在用打火机点
烟。
  察觉到自己的视线,风衣男冲他笑了笑,点点头,随后侧头优雅地吐出一个烟圈。
  完全就是放养的姿态嘛!
  等等,这男人再老也超不过三十,甚至可能还不到三十!
  果然,年轻的爸爸不会照顾孩子,让这么小的小孩自己来坐过山车,还跟陌生人搭话,简直……太不负责任了

  易晖发现儿子后面的少年瞪了自己一眼,还以为他会戳穿他们的小把戏随后把儿子赶出来,没想到他瞪完自己
后就扭过头去跟易尧说说笑笑了。没多会儿两人还手拉手好朋友一样上了过山车。
  易晖再怎么放养孩子也是担心的,他掐灭手里的烟,往云飞他们这边走了走,发现云飞正在耐心仔细地给易尧
检查安全措施是否全部到位,还跟他讲解玩过山车时候的注意事项,易尧摘下的帽子墨镜被服务人员收起来了,他
们两个人手拉手对视一眼,眼底都是雀跃的笑意。
  随后,过山车出发了!
  易晖的视线追随着过山车饶了一大圈,虽然离得远,但仍能听到自家儿子和那个少年高分贝的叫声,不是害怕
的大叫,而是兴奋的大叫。
  看来这次是玩儿嗨了!
  云飞跟易尧从过山车上下来的时候仍然笑得合不拢嘴。
  云飞的笑容消失在与易晖面对面的时候,少年人本来笑容灿烂,突然一下变得严肃庄重,让易晖的表情也都僵
了一下。
  云飞很不客气地说道:“这种方法虽然好用,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要是哪天你儿子遇到个人贩子,
你哭都没地方哭!”
  易晖闻言又忍不住想乐,这家伙小大人一般教训他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嘛!
  不过易尧这小子那么鬼机灵,人贩子遇到他都会哭才对吧?
  云飞见易晖表情不以为意,又认真提高声音:“严肃点儿!这不是闹着玩的!你反正都抽出时间陪小尧尧来玩
了,就一起玩个痛快啊!难得今天天气这么好……”
  云飞的话显然还没说完,然而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于是他用很严肃的眼神盯着易晖,易晖乖乖牵起儿子的手,
云飞才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赏。退开两步,去接电话了。
  这家伙表情真丰富!
  易晖心中暗想。
  其实事情到这个地步就已经算是完美落幕了,易晖可以带着自家儿子去玩别的项目,他们终究只是陌路人而已

  “不能来?!不能来你不会早说啊!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云飞有点生气。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又说了什么,云飞懒得争执,语气明显敷衍了:“行,知道了,你忙你的吧。”
  电话是江城打来的,云飞挂掉电话后叹了口气,情绪比刚才低了不止一半。
  真烦人啊……
  虽然一个人也能玩起来,但总没有两个人玩得快乐。
  “大哥哥,跟我们一起玩吧!我还想跟你玩儿。”易尧过去扯了扯云飞的手,露出一口小白牙。
  云飞对小朋友的笑容根本没有抵抗力,就这么一个甜甜的邀请,瞬间又让他满血复活,他把手机塞包里,然后
反握住易尧的手:“好!我们一起玩!”
  作者有话要说:  手痒开了新坑,嘿嘿,求支持呀,星际那个我也会写的,么哒!
第2章 一起玩
  云飞本来就是半大孩子,加上易尧这个小朋友,俩人加起来心理年龄也超不过十五岁,玩起来简直了!
  “下一个玩什么?”
  “激流勇进!”
  “激流勇进!”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易晖打了个响指,率先领路:“走!”
  “耶!”两个小朋友欢呼。
  这次易晖也没能逃脱,被云飞按住,易尧则踮脚举着雨衣用一双大眼睛期待地看着老爸。
  易晖被两人感染,将风衣一甩,换上雨衣,跟俩小朋友上了‘贼船’。
  易晖虽然面带笑容,不过全程都是身体紧绷的,云飞发现后忍不住偷偷乐。
  原来是害怕才不陪儿子玩啊……
  当从最高点冲下来的时候,易尧高分贝的声音响彻耳畔,易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过……挺开心的。
  接下来的项目易晖都被拽着一起玩了,真的玩起来后,好像……也没那么可怕啊……
  在此期间,云飞又喝了两瓶冰饮料,两个冰激凌,在离开游乐园云飞提议去吃火锅的时候,被易晖批评了。
  “你一天到晚都吃冰,现在又要去吃火锅?不怕肠胃紊乱啊!”易晖在这一点上还是很严厉的,易尧小朋友就
只在坐过山车的时候被允许吃了一个冰激凌,后来全程都是被易晖灌从家里带来的温水。哪怕他看到云飞吃的时候
十分羡慕,但他还是很听爸爸话的,没有吵闹着要吃。
  云飞擦擦满头大汗,不以为意:“这样才过瘾啊!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我随便吃点盖饭再回学校好了。你们
随意哈!”
  说完,云飞俯身,揉揉易尧的小脑袋,笑道:“小尧尧,哥哥走啦,今天跟你玩得很开心!”
  易尧虽然有点不舍,但还是乖乖跟他挥小手:“大哥哥拜拜,谢谢你陪我玩!”
  “我也谢谢你陪我,嘿嘿……走啦!”云飞潇洒转身走了。
  易尧看着云飞越走越远,拽了拽易晖的手,仰着小脸低声道:“爸爸……我们请大哥哥吃火锅吧……”
  易晖倒不是怕花钱,也不是不请客,他是真的觉得,吃完那么多冰的,再吃火锅……
  啧,算了,年轻人肯定不怕……
  “喂,走了,去吃火锅!”易晖拉着儿子快走几步,冲云飞喊道。
  易尧松开老爸的手,冲到云飞身边:“大哥哥!跟我们一起吃火锅吧!”
  云飞挠头:“啊?还请我啊?这多不好意思啊!”
  易尧拽着他的手不放:“走吧大哥哥!”
  云飞只好冲易晖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跟着易尧往外走。
  易晖是开车来的,易尧轻车熟路地带着云飞到了自家车前。
  云飞目光亮了亮,捷豹?
  嗯……网上流行一种说法,文化产业的老板好像就挺喜欢买这款车的……
  这位是个搞文化艺术的?
  易晖已经解了锁,易尧拉开后车门,爬了上去,然后冲发呆的云飞招手:“大哥哥,快上来呀!”
  云飞心中只是简短地做了个分析,很快上了车,跟易尧一起坐在后座聊天。
  易晖将车开出去一段路,找了一家看起来不算人多的火锅店停车,带着俩孩子进去。
  易尧喜欢吃肉,不喜欢吃菜,易晖想方设法才骗他吃了两口蔬菜,最后无奈地自己啃蔬菜吃。
  云飞属于来者不拒型的,肉的也吃,蔬菜也吃,而且饭量不小,易尧面对着云飞,见他吃饭那么香,自己也多
吃了不少。
  “吃点肉,别老吃菜。不然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吃了。”云飞招呼易晖,然后用漏勺给易晖捞了一大勺子肉丢到
碗里,“多吃点儿,要了这么多东西,吃不完浪费。”
  易晖:“……”
  好吧,吃就吃。
  易尧叼着云飞塞给他尝试的一叶小油菜,跟小老鼠似的一点点往嘴里嚼。
  “真乖!”云飞夸他,易尧本来是想找机会吐出来的,听到夸奖闭着眼睛把小油菜咽下去了。
  很难吃啊……
  吃饱喝足后,三人坐了一会儿才动身离开。
  云飞本来想自己打车回学校,易晖问明他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之后坚持送他回去。
  “这多不好意思啊,你都请我吃饭了,还送我回学校……”云飞嘿嘿笑着,笑容纯真。
  “反正顺路。”易晖简单解释道。
  “那谢谢了。”云飞也不是那么墨迹的人,既然他说送,那就送吧。
  “就是大学城那条路吧?再往南?”易晖问。
  “嗯,对对对,就是前面那里往南……”云飞看着窗外的路指挥道。
  正说着,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靠了过来,原来疯玩一天的小家伙累得睡着了,倒在他身上。
  云飞搂着他,压低了声音:“他睡着了……”
  “没事,今天玩太累了,正好省了哄他睡觉的麻烦。”易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等会儿你下车的时候让他躺
后座睡就行了。”
  “好。”云飞不再说话,自己往边上挪了挪,然后把易尧的小腿放上后座,让他脑袋枕在自己腿上,提前完成
了让小家伙躺后座睡的任务。
  “学什么专业的?”易晖等红灯的时候,好奇问了一句。
  云飞一呲牙:“你猜?”
  猜你个头啊你猜!
  易晖默默翻了个白眼。
  云飞哈哈笑道:“我学画画的,现在的专业是动漫动画专业。”
  “不错啊……”易晖赞叹了一声,“挺有钱途。”
  要说起来,易晖所从事的行业就是这有钱途的游戏动画公司,他是老板,当初上大学的时候就看准了国内这一
片市场,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没毕业的时候,就跟几个哥们合伙先从工作室开始,慢慢的发展成现在正规的公司,
从大三到现在,也快十年了。
  现在的公司流行先做动画,然后改编游戏,包括网游手游,最后再往周边发展一下,挺赚钱。
  有没有钱途的云飞不知道,他就是爱好。
  云飞小时候其实也是一熊孩子,小时候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姥姥家在农村,他的童年比一般的同龄人还算是丰
富多彩有滋有味,上树掏鸟、下水捞鱼,一刻不得闲。
  所以才这么淘气,说他是熊孩子一点都不过分。
  而唯一能让他静下来的,就是画画。
  小的时候拿着铅笔随便乱画,画青蛙,画小蝌蚪,画知了;大一点用毛笔,跟着姥爷一起,姥爷练书法,他就
画‘泼墨山水画’,反正能闲下来就行,到后来被爸妈接走后有很多新彩笔,他就更喜欢画画了,画姥姥姥爷,画
爸爸妈妈,画家里的小狗……爸妈也随他爱好让他学。
  后来他就专门学了美术,兴趣爱好导致他的成绩还不错。
  这不,今年就考到了附近省市还算牛叉的美院,继续深造。
  云飞所在的C省动画产业发展的还不错,公司也不少,不过云飞才大一,倒是没急着考虑以后工作的事,嗯,
先玩够了再说。
  毕竟刚从高考压力中解脱出来的孩子肯定更偏爱玩耍放松。
  “到了。今天谢谢你了!”易晖将车停在云飞学校门口,扭头道谢。
  云飞小心翼翼将还睡得很香的易尧小朋友放平在后座,拿了个毛绒玩具垫在脑后,这才下了车:“我也谢谢你
了,拜拜!待会儿开慢点儿啊……”
  “嗯。”易晖驱车离开,云飞背着书包往学校里走去。
  走了没多久,云飞开始快走,到最后跑起来了。
  男生宿舍3楼306的门被突然撞开,云飞连书包都来不及甩到床上就奔进了卫生间……
  半小时后,云飞半死不活地趴在床上,可怜兮兮地喝着室友给他递过来的水,吃了室友帮他买回来的药,有气
无力地想:某人真是个乌鸦嘴。 他万年强大的肠胃在今天造了反。
  哎,刚才跑厕所跑得快虚脱了……今天的确不该吃那么多凉的……
  周末才过了一天,看来第二天只能窝宿舍休息了。
  “云飞你行不行啊?要不去医院吧?”
  “没事没事,这会儿已经好多了,我再喝点水,睡一觉,明天就又活蹦乱跳了。”云飞道谢之后,果断躺倒睡
觉,连澡都没洗。
  在云飞睡着之后没多久,江城来了他宿舍。
  “他今天吃坏东西了,拉肚子拉了半天,刚睡着,你有事的话明天再找他吧……”云飞舍友知道江城是云飞的
好朋友,当然他不知道这俩人今天约了去玩却没玩成的事,只当江城过来随便闲聊的。
  江城点点头,看了睡着的云飞一眼,又走了。
  第二天云飞就又生龙活虎了。
  他在学校社团报了个学街舞的,正好是周日学习,于是他起床洗漱完毕后,下楼给昨天照顾他的舍友们买了早
餐,吃完后去街舞团了。
  后来找他的江城再一次扑了空。
  江城只好给他打电话,云飞正跳得带劲,汗流浃背的,手机扔储物柜里震动了几下自然是没人听见的,江城郁
闷的挂了电话,去图书馆自习去了。
  “等你们都学好了之后,咱们可以开设一个少儿街舞班,就当是大学的锻炼,既能自己跳舞,还能教小朋友,
更能赚钱,你们觉得怎么样?”社长是个活泼女汉子,短发,左耳上三颗银闪闪的耳钉,喜欢穿一身牛仔,扮酷扮
得丝毫不比男生逊色。
  云飞率先点赞:“好啊!社长大人好厉害,到时候老师算我一个啊!”
  他有好多绘画所需的东西要买,能自己赚点外快当然最好啦!
  作者有话要说:  捂脸,这个月要把更新拾起来,先更了这个,明天去复习《第一海盗王》那个……复习完
了再更,咳咳
第3章 再遇
  虽然错过了好几次,但,云飞终究还是发现了江城的未接来电。
  想想从自己回来到现在,也是时候跟江城聊聊了。
  江城是云飞的高中同学,两人一起考上现在这个大学的,只不过没有分到同一个班级。江城学的专业是舞台设
计,而他则是动画设计。
  要说起来呢,两人关系还可以,云飞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跟谁都能玩在一起。
  江城性格偏冷漠一些,有时候也不太会说话。
  这不,本来这个周末云飞想着才来大学不久,还没在这个城市好好玩过,拉着江城先去游乐场玩一圈然后吃一
圈好吃的,接着买张地图研究其他旅游景点怎么玩,好为以后的周末啊假期啊找点事做。
  都计划好了,结果江城这家伙却爽约了。
  其实江城也不是故意爽约的,他之前就因为周末有事,看云飞太热情相邀才想着玩半天也行,就答应了。结果
后来这事耽搁不得,他就想着如果能快速解决再赶去游乐场找云飞应该也还行,没想到最后还是晚了……
  “到底什么事啊?”云飞一边擦汗一边问道,“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江城叹了口气,最终如实回道:“是……林悦来了,我去接她,然后又帮她安排住处……后来在酒店附近随便
转了转……”
  云飞一瞬间沉默下去。
  林悦也是他们的高中同学,只不过没在一个班,而是在他们隔壁班。
  云飞高中的时候挺喜欢林悦的,而且身为云飞的好朋友,江城也知道这件事,因为云飞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
会藏着掖着,好像除了老师之外,高中的要好的学生都知道三班的云飞喜欢二班的林悦。
  高中嘛,情窦初开的时候,所谓的感情纯情又美好,带一点酸带一点涩,还有模模糊糊的甜。
  林悦一直没有表态,对云飞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林悦的好朋友叶楠说,高中是学习的时候,谈恋爱什么的
,高中毕业以后再说。
  云飞想想也是,就没再纠结这事,每天给林悦带早餐的习惯也没更改,只不过不是他送过去了,而是交给了江
城。
  高中毕业填完志愿后,云飞去二班门口等林悦,想跟她表白,话还没说出口,林悦先递给他一个小信封,嘱托
他回家再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云飞开始还挺高兴,以为林悦给他的是封情书,结果到家兴高采烈地拆开,看完后又垂头丧气地丢到一边了。
  信上说她对自己只是同学之情,高考前没说明白是怕耽误自己考试发挥什么的,总之言辞恳切,却字字诛心。
  当然可能这形容有点夸张,不过对于初恋还没开始就结束的云飞来说,这相当于不小的打击。
  怎么就看不上自己呢?他到底差哪儿了?
  百思不得其解,云飞也不想了,暑假自己窝在家里看了两个多月的动画片,顺便自己画了几个小短篇的漫画故
事自娱自乐,甚至把自己当原型画进去了。
  不得不说,他真的很有阿Q精神。
  索性很快时间就迈过了暑假,走到了上大学。
  大学的新鲜事不少,云飞‘失恋’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了。
  现如今,听到江城再提到林悦,云飞心中稍微咯噔了那么一下,往事过电一样从他脑子里过了一遍,云飞感觉
自己好像忽然就开窍了……
  林悦跟江城……?
  “云飞,你听我解释……我……”江城感觉到电话那头的沉默,心中仿佛压了一块石头,他沉默一会儿连忙开
口解释。
  “嗨,有什么可解释的,你这些天一直躲着我就是因为这个呀,哈哈,你也太逗了,都八百辈子之前的事了,
我早就不喜欢她了。现在想想啊,那时候就是跟风,跟风你懂吗?就是觉得十七八的时候谈一场所谓的早恋会很拉
风,能吸引全校人的目光!大学里的漂亮妹子那么多,我都看花眼了,谁还记得高中的啊!”云飞打断江城的解释
,无所谓地说了一大段,“你们俩要是互相有意我祝福你们,真的,别为这个跟我生分啊,我跟你说我最近看上我
们街舞团的社长了,那身材,火辣到爆,而且野性十足,啧啧……比林悦可好多了。”
  江城一肚子的解释到如今被云飞轻飘飘地挡回来,说不出是该释然还是郁闷,又随口聊了几句之后两人才互相
挂断电话。
  云飞将手机收起来,从储物柜里拽出自己的包,一扭头,看见自家社长正帅气十足地双手环胸,靠着储物柜的
架子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云飞手里的包一下没拿稳,快速地呈自由落体运动,还好他反应神经敏锐,手忙脚乱地接住包,有点不好意思
地冲社长——叶玫——笑了笑。
  叶玫自认胸平屁股小,喜欢中性打扮,从来不知道自己在这位学弟的眼中竟然是这么的‘魅力’惊人。
  云飞讪笑着关上储物柜的门,有点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慢慢走向叶玫:“那什么……女侠,我请你吃饭啊…
…”
  叶玫看他脸有点红,索性不逗他了,爽快地踹了云飞小腿一脚,霸气十足道:“下次拉老娘当挡箭牌就直说老
娘是男人婆,懂了没?”
  这样才更有杀伤力嘛!
  宁愿喜欢一个男人婆可不是比喜欢一个淑女还要来得震撼嘛!
  云飞也明白叶玫的意思,挠头一笑,点头应允:“谨遵女侠吩咐!”
  “行了,吃饭就不必了,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下周末咱们去市中心的‘high舞’参加比赛,赢了就可以
在那里开设街舞培训班了。反正是教小朋友,全凭喜好。你如果想赚外快,就准备充分点儿,到时候姐姐我力挺你
!”
  “好啊!多谢女侠!我一定好好准备!”云飞乐颠颠地应道,随后推着叶玫一起往外走,“吃饭还是要吃的,
女侠姐姐,千万别拒绝我哦!”
  叶玫笑骂一声,倒是也没再推拒,这臭小子,还是挺会做人的,不枉自己这么看重他。
  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周末,街舞社团的几个人包了两辆车,直奔市中心参加比赛。
  云飞在台上跳正high的时候,突然看到人群里一个小不点正冲他使劲挥舞着小胳膊——易尧!
  易尧跨坐在他老爸易晖的脖子上,海拔视线都比较不错,看到熟悉的大哥哥当然要好好打招呼了。
  云飞看到这对熟悉的父子,步调差点走乱,随后他冲易尧微微一笑,迈着帅气的步伐往他那边走了几步,顺势
来了个飞吻,把小家伙逗得咯咯直笑。
  估计是跑来玩儿了吧,这小家伙一直都是精力旺盛的……云飞暗自想着,不受影响地完成了他们的街舞表演。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请收藏哦,嘿嘿
第4章 小老师和小学生
  比赛毫无悬念地得了第一名。
  云飞他们互相击掌庆祝,最后决定去饭店大吃一顿。
  哦,忘了说了,比赛第一名有奖金,一万元,分到每人手里也有一千了。
  当然,大家都默契地没有要,而是将这钱当做了社团基金,以后社长大人帮忙联系兴趣班还要打点呢,再说就
算他们名气在那儿用不着打点,给社团添点新乐器或者给大家伙买点社团衣服也不错。
  市中心好吃的饭店不少,一群年轻人呼啦啦挑了一个干净的有那么点情调的地方进去了。
  十个人当然要包厢,这地方的门牌号是词牌名,蛮有意思的。他们这里是‘清平乐’,对门是‘采桑子’,路
过的地方有看见‘蝶恋花’‘沁园春’什么的,都挺好记的。
  云飞是点菜废材,往往别人点什么吃什么,要是让他来点菜他拿着菜单看好久也最多点几个耳熟能详的菜——
比如西红柿炒鸡蛋,比如地三鲜,再比如辣子鸡……
  反正像人家拿着菜单指点江山般一通念的本事,他是学不会了。
  好在叶玫跟她的性格一样,做事雷厉风行,拿着菜单也不用问大家,随便翻翻就报了一堆菜名,负责记录的服
务生都有点跟不上了,好在记忆力不错,随便记俩字也能记好。
  “喝酒吗?同学们?”叶玫笑嘻嘻地扫了一圈小伙伴,贼兮兮地问道。
  “喝!”小伙子们当然不怕,吼了一嗓子,小姑娘们也没含糊,“喝就喝,反正下午没事,明天也有一天休息
。”
  “好,那就来两箱啤酒。”叶玫对服务生道,然后扭头冲小伙伴们补充,“不够再说。”
  “够了够了,虽然咱们周末没什么事,但难保没有培训班找,误了事就不好了,大家意思意思就行。”伙伴中
有个冷静型帅哥——蒋文轩,他是副社长,负责在社长和小伙伴们跑偏了的时候把大家拉回来。
  “也好。先这样吧!上菜!”叶玫将菜单递给服务生,乐呵呵地看着自家队员们,“这次大家表现都不错,再
接再厉哦!”
  他们说话声音不小,反正是在包厢里,嬉笑怒骂全凭本色,一群人吃吃喝喝的,热闹非凡。
  易晖带着儿子刚好也在这家饭店,而且就在他们对门的包厢里。
  虽说一对父子用这么大个包间有点奢侈了,但没办法,易尧这小子太闹腾,在外头吵吵闹闹的影响人家别的客
人就不好了,所以易晖索性要了个大包间,随便易尧怎么闹腾,都没事。
  易尧正是吃饭不好好吃,看见什么都新鲜,又仿佛患了多动症似的年纪,吃一口饭玩一会儿勺子碟子,要么就
跳下椅子,这儿溜达一圈,那儿看一眼,听见外头热闹欢快的笑声他又坐不住了,出溜下椅子往门口跑去,差点撞
上一个服务生,易晖声音严厉下来:“易尧!你到底还吃不吃了?不吃我们就走!”
  易尧背对着易晖撅了撅小嘴,爸爸太讨厌了,每次都用严厉这一招来对付他,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老爸严厉起
来的话,如果还不听话,那就只能吃一顿‘竹笋炒肉’了。
  他刚要乖乖回去,耳朵嗖一下竖起来了,好像……有个熟悉的声音。
  是大哥哥!
  易尧又往外探了探小脑袋,果然是大哥哥的声音!
  他出了自己这边的包间,跑到对面那里,从半面帘子下钻进去看了一眼,正好与云飞大眼瞪小眼。
  “哟,这谁家的小孩儿啊,真可爱,来,过来吃块肉。”
  可爱的小孩突然腾空而起,小家伙四肢挥舞挣扎着喊道:“是大哥哥!”
  这回掀开帘子的是易晖了,他一手揽着自家儿子,一手掀着帘子,看了看里面的年轻人们,最后目光落在云飞
脸上:“今天的表演很不错。”
  云飞脸红扑扑的,他们每人分到两瓶啤酒,他不是很能喝,但也不至于两瓶啤酒就醉,反正处于小晕乎的状态
,情绪反而更高昂。
  “是你们啊!”云飞站起来,绕过伙伴们过来捏了捏易尧的小脸,“你们吃饭没有?跟我们一起吃吧!”
  说着他看了一眼叶玫,叶玫笑着点头,其他小伙伴们当然没有意见:“你朋友啊小飞,一起吧一起吧!”
  易晖礼貌婉拒:“不用了,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易尧却张牙舞爪地伸长胳膊抓住云飞的衣服:“我还没吃饱!”
  易晖:“……”
  这臭小子!看来真是欠揍!
  “谁叫你刚才只顾东张西望……”易晖白了儿子一眼,小家伙扁扁嘴,委屈道,“爸爸你点的菜不好吃……”
  “……”
  云飞知道熊孩子怎么对付,把人拎过来就近往椅子上一放:“在我们这吃吧,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们这的
菜好吃。”说完他扭头冲易晖道,“人多热闹,小孩子都喜欢热闹,就让他在这吃几口对付对付吧,你也把你那边
的菜端过来,我帮你。”
  云飞也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过去把易晖点的菜端过来,还有两碗汤,嗯,看起来倒是挺养生的,不过小孩子不
喜欢,也难怪……
  易晖看了看云飞他们这边的饭菜,虽然花里胡哨了一点,但好在种类多,易尧想吃就吃吧。
  主要是他们刚才就两个人,总不能点一大桌子菜吃不完浪费吧?
  其实无所谓好吃难吃,清淡养生或重口也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人多热闹,易尧面前还摆了他老爸给他点的菜还有汤,他这次乖乖吃饭了,吃得还不少。  “听你们
说,好像是要教小孩子学习街舞?”易晖瞄了一眼自家小崽子,又看了一眼张罗着给易尧夹菜的云飞,心中一个念
头冒了出来。
  易尧这臭小子成天精力旺盛,不如就让他学学街舞,把他那些旺盛的精力都跳出来,也省得成天到晚地给自己
捣乱。
  “是啊,这位大哥有兴趣?”叶玫不愧为社长,一看有机会就要抓住。
  易晖微微一笑,瞄了一眼云飞,顺势低头问儿子:“儿子,你想学街舞吗?就是今天爸爸带你看的大哥哥大姐
姐他们在台上的表演。”
  “好哇!我要大哥哥教我!”易尧嘴角还沾着一粒饭粒,闻言放下勺子,一把搂住了云飞,笑得见牙不见眼。
  很好,一拍即合!
  易晖也笑得很开心,终于能有人治得了这臭小子了!
第5章 群魔乱舞
  云飞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社团里第一位出去‘卖舞’的人……哦……不,应该说是第一位当老师的人。
  既然是类似家教性质的,那么云飞每周的周末都要去易尧家里教他跳舞。
  为了先认认路,吃完饭后,易晖将儿子的这位小老师带回了家。
  一路上易尧都很兴奋,他这个年纪当然不会去考虑老爸给他请个家教会花多少钱,也不会考虑云飞每周两天都
去他家教他跳舞是件什么样的事,脑子里就想着可以经常跟大哥哥玩了,所以小家伙在后座一直不老实,一会儿跪
着一会斜坐着滚到云飞怀里,口中还喋喋不休,说着他这个年纪所认为的好玩的好奇的事——大多还是幼儿园里发
生的或者听到的。
  若论起来,云飞也是个精力旺盛的主儿,碰到易尧之后,俩人一拍即合,一高一低的分贝在易晖耳朵边叨叨了
一路,才终于到家。
  易晖家很大,是个两层小别墅,院子里有个很大的游泳池,里面还有海龟游泳圈,虽说是现在这个季节不太适
合下水玩了,但中午的时候游上两圈也不错。
  很显然——这游泳池肯定也是给好动且活泼的易尧小朋友准备的。
  云飞有些羡慕地看着游泳池,心中暗想着什么时候他也去学会游泳,到时候就可以玩了。
  “热吧?先进屋喝点水。”易晖停好车,过来领着泳池边的俩人进屋。
  屋子里陈设还算干净整洁,沙发偏灰色系,有种低调的沉稳感。餐桌靠墙边,就摆着两把椅子,再往里有两个
摇椅,一大一小,小的那个上面堆了几件小孩的衣服。还有一块地方是专门给易尧腾出来的,地垫上凌乱散落着几
个玩具,小汽车积木图画本等。
  易晖去厨房冰箱拿饮料:“你喜欢喝什么?”
  易尧甩掉自己的小鞋子,蹦到地垫上,一边拿玩具一边率先喊道:“爸爸,我要喝果汁!”
  云飞也赶忙回了一句:“我喝什么都行。不挑。”
  易晖便拿着两瓶果汁出来了,云飞上前迎了两步接过来:“谢谢。”
  “不用客气,以后一段时间你将会在这里度过,年轻人随意点儿。”易晖调侃道,他将另一瓶瓶盖拧开又拧回
去,递给了自家儿子,“随便坐。”
  “易尧,你要招呼你的老师知道吗?”易晖嘱托道。
  易尧正拿着个小汽车在地垫上比划,闻言动作僵了一下,他歪头看着云飞,又想起自己幼儿园的老师,忽然嘿
嘿笑起来。
  “笑什么?”云飞不坐沙发了,一屁股坐在地垫边上,捏了捏易尧的鼻子。
  “我有好几个老师了,大哥哥你是最好看的!而且还是最小的!”易尧清晰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小嘴还挺甜的!”云飞夸赞道。
  易晖见这二位聊天聊得很好,才悄悄退回厨房准备自己的饮品——他喜欢喝咖啡,还得是现磨的,所以工序有
些复杂。
  等易晖端着自己的咖啡出来时,云飞已经跟易尧玩成一团了。
  到底还是大男孩,对小男孩的玩具了如指掌,还有好多小男孩不知道的玩法,再加上像易尧这么大年纪的小孩
对比自己大的男人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崇拜,所以两人玩得很好。
  “周末两天里,每天教三个小时,每个小时一百块的费用,你觉得怎么样?”因为这事属于临时决定的,而两
人也算是‘旧识’,所以关于费用的事,当时在饭店都没提起来,兴冲冲就拍板定了。
  不过易晖肯定不是占人便宜的主儿,尤其对方还是个积极努力向上的大好青年。现在他决定跟云飞说一下自己
的雇佣金。
  云飞也不知道这应该是个什么价位,既然易晖这么说了,甭管是比市价高还是低,他都爽快应了,反正他的初
衷是为了玩,也为了打发时间:“好哇,那就谢谢晖哥了!”
  易晖瞅了眼自己儿子,笑道:“你是不是该叫我叔叔啊?”
  云飞:“……”
  才不要!明明也没多大好吧!
  “怎么?不想叫?”
  “你多大啊?我干嘛叫你叔叔?你最多也就比我大几岁而已。”云飞才不上当。
  “你几岁?”
  “我二十!”云飞贼兮兮道。
  易晖云淡风轻:“哦,那我三十五。”
  “胡说!”云飞不信,“身份证拿来我看看。”
  “你看我像多大的?”
  “你啊?最多三十,有可能二十六七。”云飞一边猜测一边低了头问易尧,“尧尧,你爸爸多大你知道吗?”
  “二十八。”易尧笑嘻嘻举着小汽车回答,“我五岁!”
  “哦,原来你爸爸二十八岁了呀!”云飞抬头瞟了一眼易晖,“连十岁差都不到,就别想自称大叔了!”
  易晖:“随便你吧!对了,来我这边的车不太方便,到时候我去接你吧!”
  “不用不用不用,我骑车来就行。”云飞连连摆手,“我们学校太大了,大家都有自行车,我到时候自己骑车
过来就好了。”
  “你能找到这边吗?”
  “能,能,我进小区的时候看过小区名字了,到时候用手机导航就可以,放心放心,我们经常这样跑市区去玩
的。”男孩一般都很爱玩,而且方向感普遍比女生强。
  “哦,那行,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就不勉强你了,你怎么自在怎么来。对了,给你一份我这里的钥匙。”易
晖去鞋柜边把钥匙褪下来一把递给云飞。
  云飞十分不好意思:“这不好吧?”
  “没关系,我信得过你。你有空常来玩,尧尧很喜欢你。”易晖坚持。
  云飞只好接过来:“那好吧,多谢晖哥的信任,我一定好好教尧尧。”
  “晚上在这儿吃吧,吃完饭我再送你回学校。正好尝尝我的手艺。”易晖将咖啡杯放在桌上,准备去做晚饭。
  其实现在还早,不过才四点半多点,不过他看尧尧跟云飞玩得这么好,决定多让这两个小家伙多多培养培养感
情。
  “啊?”云飞其实看不出来易晖是这么热情好客的人,不过既然人家都邀请了,他只好盛情难却了。
  “好,我真有口福,能尝到晖哥亲手做的饭。”云飞笑呵呵夸了两句。
  易晖嘱托儿子:“宝贝儿,你好好跟你的老师玩儿,爸爸去做饭了。”
  “好!爸爸我要吃排骨!”
  “没问题!等着!”易晖亲了儿子一口,转身去了厨房。
  之后的一个小时里,易晖在厨房挥洒自如,云飞带着自己的小徒弟在客厅里群魔乱舞,好不欢乐。
  ——毕竟一开始嘛,小孩子最主要是新鲜,云飞就主管节奏,至于其他的姿势对不对就无所谓了,先舞起来才
是王道!
  俩人正舞着,门铃突然响了。
  “有人在按门铃,我们去看看谁来了?”云飞笑问。
  “好!”
  音乐还在欢快地流淌,云飞跟易尧两人都停下了乱舞,一起跑向门边。
  开了门后,云飞看见一位漂亮的女士,穿着轻熟女风的包臀连衣裙,大波浪卷的头发,红唇十分诱人。
  他心中暗叹了一声漂亮,爽快地开口:“嫂子好!我叫云飞,是教尧尧学街舞的小老师,打扰你跟晖哥了真不
好意思。”
  这一连串话出口后,外面的美女愣了一会儿,随后抿唇笑了。
  这小帅哥嘴还挺甜的嘛。
  易尧则乖乖打了声招呼:“温阿姨好~”
  “尧尧好,你爸爸呢?”
  易尧扭身往客厅走:“我爸爸在做饭呢!”
  语气明显不如之前欢快了,整个人的小脸都仿佛蒙了一层霜。
  云飞有点摸不准情况,不过他从小家伙刚才那声招呼里就听出来了——这位原来不是易晖的太太、尧尧的妈妈

  “咳,那什么,不好意思啊美女姐姐,我不知道……你快进来吧,晖哥在做饭,您有什么事啊?”云飞往屋里
让温女士。
  易晖刚好炒完最后一道菜,他闻声出来,看到来人稍微愣了一下:“小温,什么事?”
  “易总,有些文件需要您签署一下。”云飞这才看见,美女手里还拿着公文夹电脑包等‘办公用品’。
  他猜测——原来这位美女姐姐是晖哥的助理啊!真是养眼!
  只能叹一声:某人艳福不浅啊!
  如果云飞知道自己将来有一天会彻底推翻今天这句话,他肯定不会这么夸赞。
  “跟我来书房吧。”易晖带着美女去了书房。
  云飞八卦地问易尧:“那个美女姐姐是你爸爸的助理吗?”
  “嗯。”易尧闷闷不乐地摆弄着地垫上的玩具,撅着小嘴,一看就是‘我不高兴了快来哄我’的表情。
  “怎么了这是?”云飞跪坐在一边,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饿了吗?那我去厨房看看你爸爸有没有做好你
想吃的排骨好不好?”
  “不是!”易尧摇摇头,“我不喜欢她!”
  “不喜欢她?刚刚那个美女姐姐吗?”云飞好奇,“为什么啊?”
  “反正就是不喜欢!”易尧伸脚踹了一脚眼前的玩具,一脸嫌弃。
  ……
  云飞表示无奈啊,暗自猜测或许是因为对方是助理,所以经常在易尧跟爸爸玩的时候把爸爸叫走去工作的原因
才不喜欢?
第6章 不会是单亲吧?
  无论易尧不喜欢温美人的原因是什么,云飞现在是不得而知了,他去厨房给易尧盛了碗排骨出来,嘱托他晾凉
了再吃,然后就准备撤了。
  ——谁知道易晖跟温美人要聊多久?
  虽然人家客套他让他吃了饭再走,还管送回学校,可云飞却不好意思真的在对方有事要忙的时候棒槌一样等着

  “云飞哥哥,你吃了饭再走嘛,我爸爸都做好了!”易尧更不高兴了,抱着云飞的大腿不让他走。
  在他的心中,云飞这时候走肯定是因为那个温阿姨,哼!讨厌死了!
  “尧尧乖啦,我下周再来,你爸爸现在有事在忙,你好好吃饭。”云飞揉着小家伙的脑袋哄道,“要不这样好
了,我带几块排骨路上吃,好不好?我给你爸爸写个纸条,反正再过五天我就能来教你跳舞了。”
  好说歹说,终于让小家伙松了手。
  云飞写了纸条,在易尧的注视下盛了几块排骨在保鲜袋子里,离开了易家。
  这会儿外头已经黑了。
  初秋的天,早晚还是很凉快的,小风一吹,云飞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扫了一眼路边停着的红色小车,暗自猜测——这可能就是那个温美人的车吧?看来易晖大哥的公司经营不错
,助理都开这么好的车。
  不过别人的公司经营怎么样跟他没关系就是了。目前最重要的是赶快回学校。
  云飞掏出手机的地图软件填上学校地址,然后搜索出几个回学校的方案,看了看,坐87路车是最近的,就是
现在得多走会儿才能到公交站。
  没关系,正好趁走路的时候把排骨啃了。
  云飞拢了拢外套,挡住瑟瑟寒风,顺便把保鲜袋打开,叼了一块排骨,囫囵个就含嘴里了,一瞬间香汁四溢,
顺着咽喉食道流入胃里,果然是美味啊!
  真看不出来,那家伙做饭竟然是真的好吃,很好吃!
  云飞有点后悔没吃饭就跑出来了……
  同样遗憾的还有易晖。
  他跟温心妍谈完工作的事出来,发现儿子竟然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刚给儿子找来的那个小老师不在。
  桌上压着一张纸条,不用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易晖苦笑一声,这孩子,跑得倒挺快。
  “易总你不用出来了,快抱尧尧回房间睡吧。”温心妍看着易尧用的小桌子上冷掉的排骨,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那好吧,辛苦你了小温。”易晖心目中,儿子是第一位的,工作是第二位的,其他才能开始慢慢往他心上排

  不过说实话,有了儿子和工作占据心头之后,其他的,其实也就没什么机会再入他的眼他的心了……
  温心妍对他的心思,易晖其实是知道的。只不过,终究只能装傻罢了。
  因为一来儿子对这个上赶着做他后妈的人不喜欢,二来么,他也不喜欢。因为他喜欢男人。
  温心妍慢慢关上房门,精致的脸上露出些许失望。
  易总哪儿都好,就是太迟钝了。
  不,不,男人哪儿有迟钝的?只不过装作迟钝而已。
  为什么自己就是不得小易尧的喜欢呢?
  温心妍百思不得其解。
  易晖把儿子抱回房间安顿好之后,自己才出来吃饭。
  看着几样拿手好菜摆在桌上,易晖无奈地摇摇头,难得露一手,结果客人早跑了。算了,自己吃吧!
  云飞接到易晖电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宿舍。
  “不是说好了吗?吃过饭我送你回去,你怎么先走了?”易晖靠坐在沙发上,双脚伸到茶几上放松。
  “我见你那么忙,忙完不知道几点,万一太晚了放尧尧一个人在家他肯定害怕。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儿,知道怎
么回学校。”云飞手上拿着压感笔正在手绘板上涂鸦,接到电话后就停了下来,闲不住的手开始转笔玩儿。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暫無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