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暗恋顾法医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6-09 07:52:47 收藏數:3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顾原:“那就等你不生疏了再来切磋...很晚了,你不回去吗?”
  顾原开始逐客了。
  墨临心说:好你个顾原,自己爽了就开始赶人走了。
  墨临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来问:“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随便。”
  “我早上是不是来得太早了?”
  “有点。”
  “那我明天晚点再敲门。”
  “不用了,密码是2****7,你自己进来。”顾原说完拿着浴巾进了浴室。
  墨临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
  这是代表,顾原已经开始打开心里的防线了吗?
  这种突如其来的喜悦令他有些猝不及防,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墨临听着感觉不是很真切,他捏了一下自
己的手臂,确定自己没有做梦。
  *
  第二天一早,警局就有了新的进展。
  警察在某家药店的监控里发现李江的身影,监控的时间是昨天晚上9点,于是调查范围又缩小了很多。
  警察没有办法单方面联系上李楠,每次打电话过去,那边都是关机状态,只有等李楠主动联系他们。
  下午三点,肖泽在一个简陋的出租屋内找到了李江,当时李江躺在床上,床头柜上放了一堆药片,水杯打翻了
,落在地上,肖泽第一反应是上去看看对方死了没有。
  还好没死,还有呼吸,不过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醒过来,应该是昏睡过去了。
  肖泽看了一下桌上的药片,有很多种不同的止痛药,担心对方服药过量,直接把人送去了医院,医生看过之后
表示,肝功能不太乐观,可能是药物引起的,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再就是有点低血糖,先输点葡萄糖,等人醒了再
做进一步检查。
  下午四点,李楠来过一次电话,得知警察已经找到了李江,她要求视频通话,肖泽没什么好怕的,但是李江到
现在还在昏迷中,只能给李楠看了一下昏睡中李江。
  两个人确定了交换人质的地点和时间:明天早上九点,东郊的一个废弃鸽子厂。
  肖泽在地图上看了一下鸽子厂的大概位置,看看有没有可能设伏,或者能不能让狙击手潜伏。
  一整个下午,他都在和警察探讨怎么才能保证李江的安全,同时又把王岳救下来。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晚上的时候,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医生说李江已经死了。
  医生们抢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李江疑似农药中毒。
  “农药中毒?怎么会这样?”肖泽急得青筋暴起。
  他们调取了医院的监控录像,发现下午五点的时候,有一名带着口罩,穿着护士服的女性进了李江的病房,护
士走后,没过多久李江就出现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死亡了,而且李江输液的血管周围出现了严
重的炎症反应。
  医生猜测,有人在李江的输液瓶里注射了农药。
  这让肖泽非常措手不及。
  “你不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很像李楠吗?”梦兰指着监控录像上的护士说。
  李蒙:“,好像真是她!她怎么会知道李江在哪家医院?”
  顾原也在场,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以前在医院实习的时候,经常会有家属打电话来医院,问病人的检查结果
,一般接到这种电话,只要家属提供的病案号和科室是对的就能在科室的电脑上查到结果...医院的科室电话其
实是在网上曝光的,如果李楠打电话一个一个的问,的确有可能问到李江的检查结果...
  除了这种方式,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方式,现在很多就诊卡已经电子化了,通过关注医院的官方微信,就可以注
册电子就诊卡,绑定了病人的身份信息之后,可以随时随地查到病人的检查报告...
  李江因为经常进医院,极有可能绑定了很多医院的就诊卡,一般年纪大的人都不会操作,子女会直接把家属的
就诊卡添加到自己的手机里,昨天李江的检查报告出来之后,李楠就有可能通过就诊信息找到李江。”
  “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要大一点。”李蒙说。
  肖泽现在头很大,他打电话给李楠,对方关机了,王岳的电话也打不通,想起李楠提到的交换地点,肖泽直接
开车去了目的地。
  一大堆警察潜伏在周围,远处还有狙击手盯着。
  过了一会,李蒙接了个电话。
  李蒙:“狙击手说,在鸽子厂里发现了王岳,不清楚凶手在没在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完成任务!
 
 
第49章 住在角落里的人(13)
  肖泽只身走进废弃的鸽子厂,周围仍旧能闻到—股难闻的怪味,地上有很多粪便和砂石的混合物,其间有很多
黑黢黢的小虫子在砂石间来回穿梭,废弃的笼子上还挂着密密麻麻的鸽子粪便,可以想象以前这个鸽子厂有多热闹

  肖泽心说,这个李楠还真会选地方,她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好地方”?
  肖泽双手举着枪,警惕的往前走,发现笼子后面有个人影,看着有点像王岳,他疾步走上前,只见王岳被反手
绑在铁笼的支架上,此时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睡着了,—只长腿从笼子后面伸出来,脚底光着,看着黑黢黢的。
  肖泽环视了—周,发现鸽子厂里并没有其他人,确认周围安全后,他对潜伏在外面的刑警报了声平安:“安全
,没有发现李楠。”
  给王岳松绑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队长?你来救我了?!”
  王岳看着非常惊喜:“我还以为我要完蛋了!”
  “完什么蛋?我是不会让你死的!”肖泽给他松了绑:“凶手呢?”
  “下午的时候,她把我绑在这里,只跟我说晚上会有人来救我,队长,到底怎么回事?”
  肖泽的眼睛半眯着,从兜里掏出—支烟:“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王岳表示他也想来—根烟。
  肖泽递了—根烟过去,亲自帮他点上:“这次怪我,没有把话说清楚,低估了李楠的危险性,还好你没事,不
然我...”
  “队长没事儿...都怪我自己擅自做主,这次吃亏我也长了点教训...不能轻敌,以后绝对服从上级的命
令!”
  刚说完,王岳肚子里传来—声激烈的抗议。
  “—天没吃饭了,有—点饿。”
  肖泽看着王岳这副狼狈的样子,气不打—处来:“别给刑警丢脸了,赶紧起来吧...梦兰很担心你,回去好
好跟人家说说!”
  王岳—脸脏兮兮的,看着有些滑稽:“她真在担心我?”
  “赶紧回去洗个澡,—会儿别和我坐同—辆车!”
  “队长,你真小气!”
  *
  刑警留下来对鸽子厂附近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没有发现李楠的踪迹,肖泽估计对方杀完李江之后已经躲起来
了,大概率在周围是找不到人的,不如回去问问李楠的丈夫,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此时顾原刚好解剖完李江的尸体,尸体被缝合完毕,重新盖上了白布,毒化检验确定了人死于有机磷农药中毒

  顾原脱掉解剖服,站在洗手台前反复洗手,思考李楠为什么—定要杀掉李江不可。
  父女两个人—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而李江患病期间李楠也花了大量的金钱医治,为什么她忽然变得这么恨李江

  *
  审讯室里,杨国忠坐在椅子上,佝着背,膝盖并在—起,手指在裤腿上来回的挫着毛球:“我和她结婚这么多
年了,任劳任怨,从来没有抱怨过,但是我这个老丈人他实在是...脾气出奇的怪...我和李楠结婚十年了,
他就和我们—起住了十年,家务从来不干,吃完饭都是嘴—抹,就去牌馆打牌了,有时候打完牌回来家里没做饭,
还要骂我!”
  杨国忠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娶的是李楠,又不是她爹...李楠年轻的时候流过—次产,把子宫切了,对于
这件事我—直愧疚,这么多年来也—直在补偿她,她因为身体的原因退出了比赛,之后整个人就变了...以前她
英姿飒爽,举手投足都是魅力,那次打击之后她也不想和我谈心...整天闷闷不乐的...
  本来这个日子勉勉强强还能过下去,我也在和她商量抱养—个孩子,谁知道半年前我的老丈人查出有胃癌..
.”杨国忠摇了摇头:“十多年的积蓄转瞬即空...以后拿什么养孩子,李楠还说要把房子卖了,我不同意,房
子是我婚前买的,结婚之后李楠—直没有正经工作,都是我的工资在还房贷,他们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
  我这个老丈人厉害得很,李楠从小听着他的孝道长大,夸张到什么程度呢...可以说算得上是思想控制了,
李楠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练习散打,拿了很多奖,奖金全部给她老爹打牌...
  李楠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对我老丈人言听计从,老丈人骂她从不还嘴,要钱就给,有时候我在想,狗急了也
要咬主人—口,怎么李楠怂的还不如—条狗,有气都往我身上撒,从来不敢吼她老爹半句...
  卖房子的事我坚决不同意,这个老丈人就开始使苦肉计,非说要出去住大街,不住我的房子,她女儿也傻,跟
着她搬出去,大半个月,有时候回来—趟,带点东西出去,我们就这样冷战了—段时间...
  李楠外强中干,离不开我,她都多少年没出去工作了,现在再出社会,怎么和那些年轻人竞争?
  那天她又回来问我要钱,我没给她,我们就大吵了—架,我平时不跟她吵,我怕她动手,她再怎么说也是曾经
的散打冠军,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但是那天我实在是太生气了,就把当年她流产的事情说给她听了...
  我说她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她老爹害的,这么多年了—直被蒙在鼓里...
  当年她有希望可以进入国家队的,在事业巅峰的时候她被检查出来怀孕4周了,对她来说是晴天霹雳,但是因
为她对这个孩子有很浓厚的感情,她想生下来,那时候她才22岁,如果产后恢复得好,以后还有机会再打进国家
队...她准备给教练说—下她的情况...
  当时我的老丈人坚决不同意她把孩子生下来,要她马上把孩子打掉,恢复得好的话,还能赶上这—次国家队的
选拔...
  对这件事她们产生了分歧,李楠第—次为自己据理力争...我的老丈人那时候喜欢打牌,打得非常大,那段
时间在外面输了很多钱,只要李楠进了国家队,他就有希望把钱还清,所以他就偷偷给李楠吃了打胎药...李楠
自己没什么感觉,还是照常训练,结果那天和人发生了冲突,就和队友打起来了...
  平时没人敢跟李楠叫板,但是那天李楠身体开始出现反应了,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当时我不知道老丈人
给她吃了打胎药,我赶过去的时候她倒在地上,训练场上全是血!
  后来才知道,那天那个队友见她状态不好,想叫板,两个人就打起来了,结果李楠打输了,肚子上挨了—拳.
..加上打胎药的效果上来了,那—拳她没抗住...
  之后我就送他去医院了,她醒来的时候子宫已经被切掉了,身体状况也—直不好,精神也萎靡不振,很长—段
时间她都没有缓过来,比赛也没再参加,她的职业生涯就这么被毁了...这么多年都没告诉她,原因是怕她接受
不了,而且我也有愧,所以为了家庭的和睦,—直瞒着她。”
  *
  警方正在全城搜捕李楠,李楠的老公杨国忠知道—切事情的原委后不太敢回家,在网上定了两张机票,打算出
去避避风头。
  “她—定是回来报仇了,说不定下—个就是我!”
  警察没拦着他,毕竟他没犯事,想去哪里是他的自由。
  时间转眼就到了周五,警察—直没有找到李楠的行踪,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有个人来报案,声称自己的妻子昨
晚被人约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本来这种事情警察没引起太大的注意,但是男人拿出了监控拍到的截图:“这个人会不会是你们通缉的李楠?

  肖泽—看,还真是李楠。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之后,警察终于知道了李楠为什么会去找这个叫韩冬的女人。
  韩冬是国家队散打运动员,五年前已经退役了,做了国家队的教练。
  韩冬这个人,李蒙小时候在电视上见过,还代表国家队拿过—枚铜牌。
  李蒙不解:“可是...李楠找韩冬做什么?”
  墨临忽然出现在他背后,幽幽道:“为了给自己—个答案。”
  警察寻着—路上的监控,最终把目标锁定到了—栋商场的大楼,密密麻麻的写字楼令刑警们头痛:“这么多间
屋子怎么找?”
  “去监控室,查监控,看看人往哪个方向去了。”肖泽说。
  警察调取了昨天晚上5点到今天中午的监控,终于找到了李楠的踪迹,电梯里,她的脸—晃而过,旁边还站着
韩冬,不过看上去她们两个人并不像有仇的样子,甚至—路上都有说有笑。
  “她们去了顶楼,刚上去没多久!”
  “让无人机上天台,看看两个人在做什么!”
  “四台无人机同时升上高空,于此同时,顶楼的楼道里已经潜伏了不少警察。”
  “队长...她们两个好像在...打架?”李蒙拿着无人机的遥控,遥控上方有—个高清显示屏,好接收无
人机返回的拍摄画面。
  肖泽把无人机返回的视频拿到手上,凑近了看,发现这两个人手上都戴着拳击手套,与其说是在打架,不如说
是在进行—场专业的散打比赛。
  此时肖泽的对讲机里传出声音:“目标已经锁定,要不要冲上去?”
  “等等,”肖泽说:“先让她们打—会儿...”
  毕竟韩冬是国家级选手,实力不容小觑,这时候警察冲上去并不是最佳时机,不如等李楠筋疲力尽的时候再冲
上去,坐收渔翁之利。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订阅!
 
 
第50章 住在角落里的人(14)
  十年前,李楠和韩冬两个人经常打成平手,所以李楠无数次幻想,如果当年自己没有发生那次意外,那站上领
奖台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但是她们的比赛才刚刚开始,李楠就占了下风。
  韩冬的进攻和防御都无懈可击,两个人早已经不是同一个水平了,韩冬已经走向了国际,而李楠还停留在十年
前。  李楠已经感觉到了实力的悬殊,但是她不肯认输,看得出来她很拼命。
  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比赛,一定是一场牵动人心的比赛,因为弱的那一方遭受了一次次的暴击,却始终不肯低
头。
  “十年前你就该来找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迷失了这么久,人的魂丢了,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不过
,就算你现在再站起来,也会被我打倒,有的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李楠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再次爬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从牙缝里逼出两个字:“再来!”
  “你疯了!”韩冬说:“你输定了。”
  “我还没倒…凭什么说我输?”
  李楠就像一个疯子,不断的摔倒,再从地上爬起来......
  到最后韩冬有些不忍心了:“你放弃吧,都这么多年了,还放不下吗?我可不想今天有人出事,我还有别的事
要忙。”
  李楠从嘴里吐出一口淡红色的血来,还要继续和她打。
  到最后韩冬打不下去了,把手套脱了,开始往楼梯口走:“真是个疯子,不要命了?”她一边走一边骂。
  刚走进楼梯口,就看见一群警察蹲在楼梯的角落里,她愣了一下:“你们...”
  警察对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她赶紧离开。
  韩冬会意,绕开警察下楼,突然听见天台上的李楠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咆哮,她再回头去看时,只见李楠被一
群警察按在了地上...冰冷的手铐落在了她的手腕上...
  这一次,她再也站不起来了......
  *
  李蒙站在审讯室的玻璃窗外,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李楠花了几十万给李江治病,最后又要亲手把李江杀
了,你说她是怎么想的?”
  墨临站在他身侧,慢慢开口解释道:“有一种人,他们从小到大都很听父母的话,从来不自己思考,等他们面
临人生重大决定的时候就会犹豫不决,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李楠就是一个典型...
  而且她从小缺爱,极度渴望一个家庭,所以会在事业巅峰的时候选择生子,遭受打击后也没有独立的人格出来
支撑她走出阴霾,面对家庭矛盾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正确处理,这种人在失去理智的时候很容易走极端...所
以说,叛逆也不一定只发生在青少年中,早点叛逆也并非是坏事。”
  李蒙听墨临讲了一大堆,忽然觉得好奇:“墨老师,你叛逆过吗?”
  “我叛逆的时候,你应该还在读小学。”
  墨临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他抬手看了一下表,可以下班了。
  李蒙挠了挠头:“你不就比我大两岁吗?难道你小学就已经开始叛逆了?”
  墨临没有回答他,转身去了顾原的办公室。
  顾原已经处理好了手上的工作,打算去机场接温子涵,忽然发现有一条未读消息。
  温子涵:【机票改签了,凌晨3点才能到,我定了机场旁边的酒店,你不用来接我,我打算到了之后直接睡一
觉,倒倒时差,我们明天再约,登机了。】
  顾原把吃饭的时间和地点发了过去,这时候有人在敲办公室的门。
  听这个敲门的声音,三长两短,是墨临。
  连敲门都有自己的风格的男人。
  “进。”顾原把电脑关上,装进书包里。
  墨临推门进来,又反手把门关上:“我买了一台游戏机,但是不太会挑手柄,想让你陪我去商场挑一款,有空
吗?”
  顾原正好不用去接温子涵了,倒是不介意,他背起书包:“走吧。”
  墨临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的答应,有些受宠若惊:“那我去开车,你在门口等我。”
  顾原坐上车的第一件事依旧是系安全带,之前的教训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车平稳的开到了商场地下室,停好车后,两个人进了电梯,直接去了商场5楼,5楼主要在卖一些电子设备,
各大品牌发售的新机都可以在实体店体验,所以上了5楼之后,明显感觉人变少了很多,而且百分之90都是年轻
的男性。
  游戏手柄的种类很丰富,顾原看了好几款,最终挑了一款性价比高的中高端手柄,黑色的外观,按键质感和使
用体验都很好,关键是售后服务也不错。
  墨临很满意,主要因为是顾原挑的,他拿着手柄去前台结账,一转眼的功夫就发现顾原不见了。
  墨临提着手提袋出来,终于在隔壁的VR体验店找到了顾原。
  想不到他竟然喜欢这些东西。
  墨临走过去,走到顾原身边,静静的看着他在原地转来转去。
  顾原已经完全沉浸在了VR的世界里,他右手握着一个控制器,身旁的高清显示屏在播放游戏中的画面,看上
去是一个射击丧尸的游戏。
  一个个恐怖的丧尸朝顾原扑去,他淡定的拿起枪扫射。
  站在不远处的一个男生说:“怎么那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是VR效果不行?”
  另一个男生说:“等一下我试试。”
  体验结束后,顾原摘下眼镜,原本的游戏虚拟空间忽然消失,只剩墨临微笑的看着他。
  顾原愣怔,心脏仿佛在某一刻猛烈的颤动了一下。
  “喜欢这个?”
  “不喜欢。”
  “我说吧,肯定效果不好。”之前说过话的男生一边说一边戴上眼镜。
  顾原和墨临刚走出两步,就听见背后的男生发出一声惊叹:“哎呀卧槽...好TM恐怖!”
  过了一会那个男生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啊...别咬我...滚开啊!”
  墨临有点疑惑:“你们玩的是同一款游戏?”
  顾原看了一下高清屏幕,的确是同一种游戏。
  “嗯。”顾原淡定的说:“他在叫什么?”
  墨临耸肩笑:“应该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从踏进商场开始,墨临就在注意顾原的反应,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发现顾原有什么异常,但是据他以往的观
察,顾原到人多的地方时,会表现出不自在,脸色会发生变化,额头也会出汗,但是为什么今天没有?
  他还是想确认一下,于是停下来问顾原:“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顾原:“没有。”
  “没有头晕,或者紧张?”
  “没有。”
  顾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社交恐惧症今天竟然没有发作,难道是因为太开心了?
  开心?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
  自己为什么会有开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因为墨临而出现过两次,上一次是...和他在办公室...接吻
...
  想到这里,顾原的耳朵慢慢浮起一丝红晕,表情也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
  “怎么了,是不舒服了吗?”墨临细心的察觉到了他的异常。
  顾原不知道怎么回答,索性不说话。
  一只手忽然搭在他的肩上,把他揽进怀里:“我们回家。”
  顾原只觉得周围的声音忽然变小了,只能听见墨临说话的声音:“别担心,我在。”
  *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顾原不说话是因为他的心里很乱,而且他的话本来就很少,墨临不说话是因为他担
心自己会吵到顾原,毕竟顾原的脸色忽然变了,他还不能确定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顾原走在前面,墨临跟在他后面,顾原准备打开电子锁进屋了,墨临忽然叫住了他:“
明天周末,我等你醒了再做早餐。”
  顾原的手顿了一下,嗯了一声。
  “surprise!”
  温子涵忽然从走廊里跳出来,惊动了走廊深处的感应灯。
  他做了一个夸张的跳跃动作,两只手臂展开,变成一个大大的“大”字,把整个楼道都占满了。
  顾原听见熟悉的声音,肩膀一颤,惊吓般的转过头看着温子涵:“你怎么在这里?!”
  温子涵带着一顶黑色渔夫帽,露在帽檐下的下巴轮廓很漂亮,因为长期坐在办公室里的原因,他的皮肤比女生
还要白一些。
  上半身穿着一件花哨的潮牌短T,里面是一件低领的黑色长袖打底,脖子上带着一跟很细的项圈,bling
bling的闪着光。
  下半身穿的是一条黑色工装裤,因为腿长的缘故,穿出了九分裤的感觉,脚上踩着一双黑色限量版潮牌短靴,
身旁有个大号黑色行李箱。
  活脱脱一个酷guy。
  以温子涵的直觉来说,顾原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顾原不说,就没人能让他开口,所以他也就不再问了。
  索性来个突击检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他掐准了顾原下班的时间,半个小时前就到了,一直在顾原家门口不远的角落里等着,可是等了半天也没看见
人影,原来下班后陪别的男人去了。
  听这两个人的对话,关系还挺亲密,一个肯等人醒了再做早餐,另一个还真敢吃!
  温子涵故作生气:“我在角落站了这么久你都没有发现我,说,你的注意力是不是全部在那个男人身上?!”
  温子涵目光扫过站在隔壁房门前的墨临。
  他身上的这套西装他在杂志上看到过,价格不菲,手表就更不好说了,毕竟是限量款,此人眉眼含笑,嘴唇上
扬,看着有八分风流,只有两分顺眼。
  温子涵不是特别友好:“你是谁,怎么和我们家顾原在一起?”
  顾原看了一眼墨临:“同事。”
  墨临听到“我们家”这三个字后皱了一下眉头:“这位是?”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上夹子了,不知道能涨几个收,激动...紧张...
 
 
第51章 温泉(1)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温子涵,顾原老朋友......”
  “男朋友。”顾原纠正道:“这是我男朋友。”
  顾原记得这一招是墨临教他的。
  以后如果有人搭讪你,你就说自有男朋友了......
  当时他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今天派上了用场。
  温子涵愣了两秒,随即用一个灿烂的笑容掩饰尴尬,顺手把手臂搭在了顾原的肩膀上:“对,男朋友,我们之
间就是这样的关系...”
  墨临狐疑的看着两个人,提着手提袋的指节忽然紧了一下:“哦,是吗。”
  “对啊,没错...我们家顾原平时不怎么表达自,像这种隐私的事情,他一般不会和外人说,今天来得有
点唐突了...这位仁兄,你在这里做什么,下班后不回家吗?”
  墨临一直垂眼看着顾原,尤其是搭在顾原肩膀上的那只哪哪都不顺眼的手臂,至于温子涵说了什么,他完全没
有听进去。
  顾原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但是这个人直接把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竟然不排斥。
  顾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脸上仅有的一丝红晕也褪去了,恢复了阴郁的常态。
  走道里的感应灯忽然灭了,顾原的身体完全融入黑暗,而站在他对面的人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他很熟悉黑暗
的感觉,几乎能清晰的看见墨临的肩膀在黑暗中微微下沉。
  然后墨临抬起手打了个响指,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顾原看到的是面带笑容的墨临。
  “我是墨临,没听顾原提起过你。”墨临的笑容很官方,所有情绪都被他藏起来。
  温子涵搭在顾原肩膀上的手臂忽然折了回来,硬是把顾原的脖子卡在了手肘里:“顾原比较低调,不喜欢主动
跟别人提起我...”
  温子涵忽然低头,看着被夹在他手臂里脸色已经开始铁青的顾原:“宝贝儿,这么久没见,肯定想我了吧?”
  他说完嘴角一勾,用下巴对着墨临,不太友好的说:“哥们儿要进去坐坐?”
  墨临晃了一下手里的手提袋,对脸色不太好的顾原说:“试试你挑的游戏手柄,要是有问题的话,还可以拿回
去换。”
  温子涵皱了一下眉头:“他给你挑的?”
  墨临嘴角勾了起来:“顾原对这方面的东西很了解,所以我们刚才一起去了商场。”
  温子涵把手臂从顾原的肩膀上放下来,眉头拧在了一起:“你们怎么还一起去了商场?”他狐疑的看了一眼顾
原。
  商场那种地方,是顾原能去的吗?
  他从来不带顾原去人多的地方,以前顾原要买什么都是他代劳。
  顾原低头开指纹锁:“把游戏机拿过来,我试一下。”
  温子一脸惊讶,帮这个男人买东西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帮着试一下好不好用?!
  难道自还在飞机上睡觉,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
  温子涵把顾原的家当成了自的家,他把行李拖到客厅的阳台上放着,背靠在窗台上,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
蹲在电视机下面找东西的顾原,发现对方的脸一直是绷着的,兴许刚才用手臂勒了一下他,他还没有缓过来。
  那个叫墨临的回去拿游戏机了,竟然就住在隔壁,怪不得两个人要一起吃早餐......
  又是同事,一起上班,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不知道有没有一起睡觉...
  他摘掉黑色渔夫帽,扔在沙发上,露出三分异域风情的眉眼:“桂圆...你跟他什么关系?”
  顾原蹲在电视机前整理排插:“他喜欢我。”顾原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面不改色。
  “嗯....”等温子涵反应过来后,又发出了一声:“嗯?!”
  “我没那方面的打算,借你挡一下。”
  顾原整理好排插后进了浴室洗手,哗啦啦的水声让温子涵渐渐清醒过来:“有这么猛烈吗?到了要我出马的地
步?”
  “嗯。”顾原一边用纸巾擦手一边说:“这次是我的问题。”
  “你的问题?”
  正说到这里,墨临提着新买的游戏机从隔壁过来了,他从鞋柜里拿出自的专属拖鞋,极其缓慢的换上,黑色
的拖鞋看起来很舒服,至少比温子涵脚上那双一次性拖鞋穿着舒服。
  穿好拖鞋后,他抬眼看了一眼靠在阳台上的温子涵。
  两个人的视线短暂交流之后,温子涵脸上的笑意完全没有了,甚至还有一点小委屈:“桂圆,你怎么没给我准
备拖鞋?”  顾原蹲在地上整理缠绕在一起的线头,他回过头看了一眼温子涵:“你脚上穿的是空气?”
  温子涵挑了一下眉毛:“为什么他有专用拖鞋,我没有?”
  顾原手里的线头落回了地上:“他自买的,你也可以自去买。”
  温子涵瞬间舒服多了,转过身双手抠住阳台上的护栏,身体往后仰,伸了个懒腰:“哎呀,我就说嘛,我家小
桂圆怎么可能把我忘了呢!”
  说完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墨临,这个风流男人情商极高,不动声色的向他宣誓主权,还好他聪明,
不然可能会被他的无声硝烟给重伤。
  “我说,你在警局里什么职务啊?”
  温子涵决定先把对方的身份摸清楚,所谓知知彼百战不殆。
  “顾问。”墨临笑着说。
  温子涵点点头,难怪情商高,原来是干这行的。
  不过看他的穿着,应该是个富二代,毕竟顾问的工资也没有那么高。
  温子涵打量着墨临:“父母做什么的,有兄弟姐妹吗?”
  温子涵此话一出,顾原的背忽然僵硬了一下。
  所以温子涵究竟在问些什么话?
  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墨临忽然坐直了身体,就像面见家长一样正襟危坐,很快进入的角色:“父亲在大学
做心理学讲师,母亲经商...我是家里的独子。”
  顾原忽然发现他和墨临认识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这些信息。
  温子涵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墨临说的话:“你父亲在哪个大学教书,叫什么名字?”
  他得查查到底有没有这个人,看看这个男人诚不诚实。
  墨临笑了一下:“钟桥大学,墨嵩。”
  温子涵皱了一下眉头,觉得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哪两个字?”
  “笔墨纸砚的墨,嵩山的嵩。”
  温子涵在脑子里过了一下这两个字,记忆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他在心理学教材的扉页上见过这两个字!
  “你说的该不会是...编教材的那个墨嵩吧?!”
  “嗯...应该是他。”墨临说。
  温子涵忽然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他瞬间坐到了墨临身边:“你能帮我要一个墨嵩老师的签名吗?”
  “等他从国外回来,我帮你问问。”
  “好,就这么说定了...对了你妈妈...具体是做什么的?”
  虽然有点激动,但是温子涵没有忘记自的正事。
  “酒店管理。”
  “具体在什么职位?”
  对方一定要问得很仔细,墨临也很无奈:“...总裁”
  温子涵:......
  “那酒店叫什么?”
  顾原忽然走到温子涵跟前:“你很闲的话,把就地上的垃圾收拾一下...”
  温子涵给顾原使眼色:“没看见正忙着吗?”
  墨临:“要不我来?”
  “让他来。”顾原说:“你过来试试手柄好不好用。”
  顾原给两个人分配好了任务。
  “行...小桂圆...你就这样对我...我记住了...我很记仇的!”
  温子涵一边碎碎念,一边扫地,等他收拾完地上的垃圾,用垃圾袋扎好,再回头时,看见两个人正窝在沙发上
打游戏,步调竟然惊人的一致,偶尔肩膀蹭肩膀,画面相当和谐......
  顾原玩得很投入,丝毫没有注意到墨临偶尔分心时看他的余光。
  温子涵抱着扫把,忍不住多想......
  他忽然联想起顾原之前给他发的各种奇怪短信:【看见一个人会脸红是什么原因?】
  以及刚才顾原说的那句:是我的问题。
  顾原要拿他做挡箭牌,他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顾原表现出来的状态却是一边想要拒绝对方,一边又无意识的靠
近对方...
  他和顾原十多年的朋友了,初中高中大学都在同一个学校,顾原这个人他再了解不过了。
  自从初中伯母上吊自杀之后,顾原的情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之后就表现出对一切事物都提不起兴趣的状态,
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么多年过去了,顾原没有交过任何朋友,也不喜欢表达自,在人多的地方就会出现社交恐惧症...很难
想象,这样的人会帮一个外人去人多的商场买游戏手柄。
  那次情感创伤之后,顾原的情商就一直停留在初中时代,因为创伤导致他很难感受到外界的各种情绪,所以情
商没有办法像普通人那样发展。
  以前的他,根本不可能去帮别人解围,但是刚刚,他竟然做出了照顾墨临情绪的举动...
  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顾原的改变他已经看到了,似乎有积极的转变,但是他不放心沙发上那个看起来八分风流的男人。
  如果他只是想玩玩顾原,顾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顾原看似冷漠,但在生病前也是一个情感细腻的少年,就是因为情感太过于敏感,才会在遭受情感打击时,出
现这样结果。
  他和普通人不一样,不能再经历任何一场情感上的创伤,任何不良的情绪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摧毁。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要爬榜单,所以更新比较晚~宝贝们久等了!
 
 
第52章 温泉(2)
  从刚才的的对话中,墨临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这个温子涵和顾原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像顾原说的那样。
  墨临不确定温子涵对顾原到底是何种感情,但他能确信的是,顾原对温子涵似乎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因为喜不喜欢一个人,身体和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他靠近顾原时,顾原会表现出羞涩、脸红以及心率加快,但是温子涵靠近时,顾原似乎没有这样的反应。
  顾原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他的情绪都写在脸上,而他的表情告诉墨临: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之所以说
他是男朋友,是因为我想让你知难而退。
  所以墨临收起了对温子涵的敌意,同时也对温子涵充满了好奇。
  温子涵一系列的举动都像一个护犊子的家长,墨临尊重顾原,同时也尊重他身边的人。
  所以即便他不喜欢温子涵追问自己的家庭情况,他还是一一回答了。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向温子涵宣示自己的主权,至少要让温子涵知道,他不仅仅是顾原的同事、朋友、邻居,更
是一个对顾原来说不可替代的存在。
  想到这里,墨临盯着游戏界面的眸子忽然紧了一下,捏着手柄的手指灵活的闪躲再进攻,顾原操作的人物开始
有点招架不住,节节后退,而墨临此刻仿佛开了挂一般,连续几个大招,招招致命,甚至不给顾原一个喘气的机会

  顾原身体紧绷起来,继续闪躲,但是他的血条以惊人的速度往下掉,杀得他措手不及。
  游戏结束,顾原愣了几秒,看着自己的游戏手柄发呆......
  怎么会这样?
  游戏出问题了?
  刚才那波技能真的是墨临在操控吗?
  他转过头,一声不吭的看着墨临,眼睛里的阴郁愈发浓烈了。
  “你之前是故意输给我的?”顾原非常不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墨临的这把操作跟着他的情绪一起失控了,他不想让顾原赢,因为顾原说了谎话。
  为了让他知难而退,顾原竟然能想出这种办法。
  他是有多想摆脱自己?
  他生气的不是温子涵,不是温子涵搭在顾原肩膀上的手,甚至不是温子涵和顾原之间的亲密关系......
  他生气的是,顾原始终想摆脱他,绞尽脑汁的想摆脱他!
  他的胜负心像决堤的洪流,像脱缰的野马,完全不受控制的奔了出来。
  “我去一下洗手间。”
  墨临没有回答顾原的问题,他放下游戏手柄进了浴室。
  温子涵扫完地,拿着拖把走过来,站在电视机前面,挡住了大半个游戏界面:“小桂圆,毕竟咱俩这么熟了,
扫地拖地这些活儿当然是我来做了,毕竟外人不好使唤,我俩更亲,我知道,你一定是这样想的,我说的对吧?”
  顾原:“你挡到我了。”
  温子涵连忙退到了电视机旁边:“要不我陪你打两把?”
  顾原刚才输了,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输给谁过,就在刚才,他竟然输给了自己的手下败将!
  不能忍!
  温子涵伸手去拿墨临用过的游戏手柄时,顾原把手里的游戏手柄扔在了桌面上,他深吸一口气,从沙发里起来
,手插在兜里:“我出门透透气,你自己玩。”
  温子涵刚拿到游戏手柄又放了回去:“怎么了,心情不好?”
  顾原没说话,自己生闷气。
  “要不我们出去走走?”
  顾原踢了一下脚边的垃圾桶:“走。”
  温子涵有点想不通了,就扫个地的功夫,怎么还生起气来了:“要不要等等那个哥们儿?”
  此时墨临刚好从浴室里出来,他看上去像是洗了把脸,额间的碎发微微有些湿了。
  顾原看了一眼墨临:“不带他。”
  温子涵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你俩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发生什么事了?说来听听,我给评评理!你们放心,
我绝对是讲道理的人!”
  “因为有人说了谎,作为惩罚,我不能让他...赢得太舒服。”墨临说这句话的时候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是
最后五个字被他特意强调。
  “哦?”温子涵仔细琢磨了一下墨临说的话:“你说的这个人是顾原?”
  顾原愣了一下,低着头,碎发盖住了眼睛。
  顾原很快就想到了墨临指的是什么,他被他看出来了。
  犯罪心理学家果然没有那么好骗......
  温子涵已经猜出了一些端倪,瞬间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于是出了个主意,要不我们一起出去逛逛...散散心
,然后喝喝酒,这件事就过去了。
  温子涵说完后,两个人都没有回答他。
  温子又涵继续说:“要不这样吧,我们哪也别去了,就在家里玩儿,哥们儿今晚就别走了,留下来一起喝个酒
,顾原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我们把酒买回来在家里喝。”
  顾原深深吐出一口气,然后嗯了一声。
  墨临脱掉外套,搭在沙发上:“你想怎么喝?”
  他一边说,一边挽袖口,气势做得很足。
  有一瞬间,温子涵觉得自己被他吓到了,不过他很快回过神了:“哥们是想喝着玩还是来真的?”
  顾原有点不耐烦的走到最边上去坐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早就习惯了温子涵的生活方式,温子涵闲下来的时候喜欢热闹,经常啤酒、派对,四处请客,然后他的朋友
们再请回来,放假的时候比平时工作还要忙。
  有时候温子涵早上出门,过好几天才回来,看起来不大的肚子喝起酒来就像一个无底洞,晚上在酒吧蹦迪,喝
完第一场后,立马赶下一场KTV,一边唱歌一边划拳喝酒,喝完几箱酒之后还不尽兴,从KTV出来又进了宵夜
铺子,一边吃着吃烧烤,一边喝酒聊天,到了早上六七点钟,天都亮了,就在小面馆吃碗当地的特色面,不忘记拿
啤酒下面,吃饱喝足了才肯回家睡觉。
  当然,这些都是温子涵跟顾原吹牛的时候说的,顾原也没参与过他的酒场,并不清楚有几分真实性。
  他只知道温子涵放了假是肯定闲不住的,他肯在家里喝酒,已经非常收敛了。
  “当然是来真的。”墨临说:“正好我那边有几瓶酒,我去拿。”
  墨临回自己屋里拿酒,温子涵打开外卖app点了一堆吃的,顾原看了一眼他点的东西,皱了一下眉头:“多
加几个鹌鹑蛋。”
  “要不再加两只鹌鹑?”温子涵一边说一边加了两只鹌鹑。
  “三只。”顾原坐在旁边提醒他。
  因为现在是三个人。
  温子涵极其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侧过脸怼着顾原看,说话的味道有点酸:“就点两只,要不你别吃了。”
  顾原听到后也不生气,缓慢的站起身来,走到阳台,去拖温子涵的行李箱。
  手刚放到行李箱的把手上,温子涵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他立即警觉起来:“你想干嘛?”
  “把它扔出去。”
  顾原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看起来不像在开玩笑。
  “你放下。”温子涵说:“那里面可都是你的东西!”
  “什么意思?”顾原表示自己没有听懂。
  “给你带的礼物啊,你看我什么时候出门带过这么多东西...你没良心不代表我没良心好吗?”
  “那你再加一只鹌鹑。”顾原认真的说,看着不像在开玩笑。
  “好好好,我加,我给你多加两只!”
  顾原把行李放下,温子涵赶紧把自己的行李箱推到了客房,然后把门锁上,钥匙揣进自己兜里。
  “你要喝奶茶吗?”温子涵忽然问?
  顾原:“什么?”
  “总不能让你看着我们喝吧,你不是喜欢喝奶茶吗?”
  顾原愣了一下:“不用麻烦,我和你们一起。”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温子涵挠了挠头:“你不是不喝酒吗?”
  “今天想喝了。”
  顾原说完转身走向窗台。
  顾原站在窗前发呆,温子涵忽然问他:“我看那哥们...今天真生气了...他看出来了?”
  “嗯。”
  温子涵觉得头大:“这叫怎么个事儿!”
  “你现在怎么想的?”
  顾原不想说话,此时的他脑子里有两个小人正在打架。
  “我觉得...你得做个决定...要么接受他...要么拒绝彻底。”温子涵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此时墨临手里拿着两瓶洋酒进了屋,温子涵看着他手上的酒,思考了一下,然后极其认真的说:“虽然咱们今
晚的预计消费已经突破了标准线以上,但是两瓶酒是不够的,我下去搞几箱上来,你俩等着...”
  温子涵换了鞋,然后出了门。
  墨临站在门口问顾原:“你朋友这么能喝吗?”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暫無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