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攻他重生了27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5-17 19:55:12 收藏數:1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秦璐璐跳出来,说:“叔叔,这都是误会,全都是误会。”
秦向前?说:“什么误会,钟越都跟我说了,怎么,我儿子找了个男朋友,你这么关心他以后没儿子,要
给他搞个儿子啊?我看他做得也没错,他做的很对,你这么博爱,想必也一定愿意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这话说得秦璐璐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秦向前?到底还是家族里能量最大的人,她工作平常也都是因为背靠这个叔叔,才能在职场上有许多优待
,在商场上别人更是愿意给她几分薄面,因?为她已经算得上和秦向前?关系不错了。
秦璐璐哭得不能自已,秦德江骂她,“哭什么,就算你要给他生,也没做错,秦向前?有病啊,让儿子找
个男朋友,传出去丢不丢人啊?”
秦德江嘴里这么说,还真的在群里打字,不过还是有几分委婉地说:“璐璐也是为钟越着想啊,她一个女
孩子能有这份心,不是很难得吗?不过向前?啊,你也真的能让秦钟越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啊?”
秦向前?说:“国庆订婚宴,你们爱来不来,不来也别给我瞎闹,坏了我兴致。”
这话一出,本来还在偷偷窥屏的其他人全都冒泡了。
“订婚?钟越和那个男的?不是吧叔叔,你糊涂了??”
“向前?,你胡闹呢!怎么能让钟越和一个男人结婚,这传出去我们秦氏股票都要跌停啊!”
“秦向前?你疯了吗?讨一个男人当儿媳妇,这不是给别人当笑话吗?你不要脸我们家还要脸呢!”
………
全都是反对,秦向前?虽然早有预见,却还是有些纳闷。
这些人一人一嘴秦氏,但秦氏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不求祝福几句,至少别给他扫兴吧?
秦向前?深吸一口气,气极反笑,说:“我儿子喜欢,我就喜欢,对了,我给了那孩子5%的秦氏股份,
两亿现金,还有20%的房产做聘礼,等他们能结婚,感情好个十?年,我就把名下股份财产全都传给我儿媳妇。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疯了,连秦远见都被人拉到了群里,用语音对他破口大骂,“秦向前?,你有病啊!
我们秦家的东西,凭什么让一个外人拿!你赶紧把那个男狐狸精赶走!不然你别给我回家!我不认你!!!”
秦向前?打字:“什么叫秦家的东西,我要申明,这些都是我秦向前?个人的资产。秦氏给我的时候就一
个小破公司,大头你可是给了大哥二哥他们,现在我把我的公司做到这么大,在你嘴里又变成了秦家的东西?爸,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分过家的,哈,分过家后我一步步走到现在,整个秦氏都是我的东西,跟你们这些人不沾边,
明白吗?”
秦德江气道?:“秦向前?,你说这话就亏心了,我分得多,但是当初爸叫我帮衬你,我也帮衬了,你现
在怎么能颠倒黑白?说这个秦氏都是你的??”
秦向前?说:“你那是帮衬吗?你那是帮倒忙,要不是你,我当初能损失五千万的订单?要不是你添乱,
我会比现在早几年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要不是你添乱,我能忙到昼夜不分害钟凝跟我离婚?我都还没跟你算这笔账
,还提拔你,结果?你还是一个德性,怎么,我还没死呢,一个个都想着我的东西!我给你们脸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炸了,一个个跳出来指责秦向前?,秦向前?一概不看,手?指上下翻飞,飞快打字
:“你们要搞清楚,是我惦记着血缘亲情,才给你们点事儿做,抬举咱们整个秦家进这个豪门圈子,要是我不惦记
了,我不想了,你们一分都别想捞到,还补偿,你看你们配吗?真的就给你们一点脸色就觉得秦氏是你们的了?你
们继续说啊,说得越多,我越高兴。我可都记着呢,有些岗位终于可以踢掉人了,我手?里有的是人顶上去,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儿子订婚你们爱来不来,最好别来,看了就烦。”
说完这些话,也算是撕破脸皮了。
秦向前?想了想,把跳得最厉害的几个人点出来,让他们滚蛋,剩下的他记不住哪些职位,等他捋出来一
个个踢。
秦德江也赫然在列,秦远见还在发语音训斥他,但比不过其他人刷屏的速度,很快将他给刷上去了。
秦向前?一直憋在自己胸口的闷气瞬间抒发了出来。
感觉好爽啊。
果?然不做人更舒服一点。
秦向前?心情又好了起来,扭头笑眯眯地给宋茴发信息,“亲家母,我想好了,要是他们俩能在一起十年
,我就把我名下资产全都给星星。”
宋茴:“……”
秦钟越那张嘴到底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缺陷啊???
作者有话要说:宋茴:黑人问号.jpg
秦向前也?是说做就做,还真的把闹得厉害的人全都给踢了。
这下那些兄弟全都傻眼了,找秦远见已经不管用了,秦远见给秦向前打电话秦向前就压根不接了。
让人推着轮椅去秦氏总部去找秦向前,结果被拒之?门外,秦远见也?要脸,不好在门口闹,只好灰溜溜
地回去。
只有吃到苦头了,这些人才明白秦向前在秦氏拥有多么大的话语权。
秦氏也?的的确确是他个人的资产,他这些兄弟就没一个拥有秦氏股份的,被踢走也会有大把的人顶上来
,也?并非不可或缺。
秦德江是第一个服软的,他一向能屈能伸,拉着秦璐璐秦文轩过来给秦向前道歉。
秦向前稳稳地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怎么没想想后果?”
秦德江陪着笑脸,说:“璐璐也?知道错了,向前你?……”
秦向前说:“行了啊,自己也?有手有脚,还想着我能把饭喂到你们嘴里?这样也就算了,还仗着亲缘来
害我儿子,你?女儿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对我儿子是多么大的伤害?都这么大的人了,什么事情能做什么
事情不能做还不知道吗?秦德江,你?别再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了,之?前就是太纵容你?们,才让你们大着胆子
在我头上拉屎。”
秦德江黑了脸色,“秦向前,你?这也?太无情了,我们到底是一家人。”
秦向前说:“别,我可不想和你?做一家人,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之?前就是想着到底是一家人,才放
你们在我面前添堵,妈的,真的烦,我欠你?们什么了?你?再?扯有的没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秦德江彻底脸黑了,秦向前说:“还不走?脸皮别那么厚行不行?”
秦德江没有再?说什么,拉着秦璐璐和秦文轩离开了。
秦向前摊在椅子里,舒了一口气,爽。
后面还有一些兄弟锲而不舍地来找他,全被秦向前吩咐直接赶走。
虽然有风言风语,搞得股市下跌了一点点,但问题也?不大,秦向前很有钱,有最好的公关,分分钟将负
面新闻给压了下去。
时间很快就到了国庆。依秦钟越和谢重星他们俩的年纪,就算可以结婚,也?是没法领结婚证的。
但他们谈恋爱也的确吃亏,订个婚稳稳谢重星的心也?很重要,所以秦向前还是认真操办了。
这些事情由秦向前全权负责,秦钟越和谢重星到时候只要过去现场就行了。
秦钟越得知了秦向前和家里亲戚撕破脸的事情,还跟谢重星唏嘘,“我爸早该和他们撕破脸了,秦氏是我
爸的东西,他们凭什么靠我们家吃饭还指责我爸。”
谢重星也?有些感慨,说:“你?和你?爸真的很像。”
秦钟越诧异,“那我为什么不是商业鬼才?”
谢重星:“……你为什么不是,你?心里没数吗?”
秦钟越羞涩地说:“哦,我想起来了,我是投资天才!”
谢重星:“……”
就多让他装一会儿逼吧。
谢重星微微笑了起来,说:“所以你也?很棒,我为你感到骄傲。”
秦钟越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在谢重星耳边悄悄地说:“等我投资的那些地真正升值了,我出手后全都上交
给你?,你?每天看心情给我零花钱都可以。”
谢重星看了看他,眨了眨眼睛,咳嗽了一声,说:“来接吻吧。”
大概恋爱就是这样,除了腻在一起,谢重星觉得好像做别的事情都没什么劲。
其实就算像秦钟越说的那样明年就能结婚,他们也是接不了的,因为他们都还没到结婚法定的年纪。
但订婚也?就相当于昭告天下,他们是被双方父母所承认的情侣。
谢重星联系了王俞学,和她说起了这件事,王俞学显得有些吃惊,不过又好像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高中那会儿,秦钟越就和谢重星形影不离了。
王俞学说:“是国庆吗?那我会过来的。”
她听了他在学校的表现,很为他开心,“你?现在这样也算苦尽甘来了,以后工作是要留在京都吗?”
谢重星应了一声,想到了秦钟越,很确定地说:“会留在京都。”
又和王俞学聊了一会儿,才挂断电话。
再?去看秦钟越,他也?在呼朋引伴,不过都是南阳高中那会儿玩的不错的人。
发小也叫了几个,黎均啊花荣那些人,其他人基本就忽视过去了,秦钟越回忆了上辈子的经历,又拉黑了
几个发小,因为这些人还指不定和江城那样心里看不起谢重星呢。
他不允许别人看不起谢重星,前辈子是他没心没肺不知道,这辈子知道了就得好好维护他,给他做脸。
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谢重星是他尊敬的男朋友,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欺负看不起的存在。
很快,国庆就到了,秦向前在京都最大的国际酒店举办订婚仪式。
谢重星和秦钟越今天心情都很好,谢重星感念秦向前的温柔体贴,在这一天终于能将那声“爸”喊出了口

秦向前一听,几乎热泪盈眶,对宋茴说:“你?说我们俩怎么就不能换个儿子?真羡慕你?啊,亲家母。

宋茴:“……”
宋茴现在看秦钟越的眼神,真的就满是探究,这已经完全地燃起了她的好奇心。
这孩子那张嘴到底有什么杀伤力,能让秦向前和重星变成这样??
宋茴的眼神太有存在感了,秦钟越本来还高高兴兴地盯着谢重星那戴着细边眼镜显得有几分成熟锐利的脸
看得入迷,被宋茴这么一盯,他略微分了一点眼神给宋茴,小声问:“妈,怎么了?”
宋茴挠心抓肺想领教秦钟越那张嘴的威力,但又不知道怎么下手,只好矜持不失尴尬地微笑。
秦钟越有意耍宝,问宋茴:“妈我今天帅吗?”
宋茴说:“帅…你今天很帅!”
秦钟越嘿嘿嘿地笑,语气羞涩地说:“这都是爱情的滋润。”
宋茴笑了起来,对秦钟越说:“你?要对星星好一点,不要惹他生气。”
秦钟越挺了挺胸,一脸骄傲地说:“妈,我对星星一直很好,这个你可以放心!”
说罢,他语气瞬间深沉,宛如念台词:“如果他想要,我这条命我都可以给他!”
宋茴:“……那倒不至于。”
秦钟越转眼间就乐呵呵地笑了起来,说:“妈,不瞒你?说,我还告诉我自己,要是我敢再惹星星生气,
我就跪榴莲!”
宋茴:“这也?太……不用吧?”
他那张嘴怎么样宋茴还没领教到,但也?的确看到了他变脸的本事,就跟演戏一样。
反而有点被逗到,重星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应该会很开心才对。
宋茴保留意见,打算日后再仔细观察观察。
谢重星在高中那会儿也的确内敛,没那么外?放,所以关系还不错的人挺少,金蕊金葵姐妹、钟一鸣、赵
赵这些人,是他通知的,他们也全都来了。
而秦钟越通知的不少是跟他一块儿打篮球的男生。
谢重星时隔一年多再?看见这些老同学,都感觉有些陌生了。
金葵一见到他眼里就闪过一丝惊艳,迎上来说:“学长,你?现在变化好大啊!变得很……”她想了一下
措辞,谨慎地继续道:“变得好酷。”
其实就是冷酷,谢重星戴上眼镜整个人都会变得很生人勿近,气质也就更冷漠了。
就像他对秦钟越说的那样,他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变得更有气场和威慑力。
本来订婚这种日子是不需要这种装扮的,但……他紧张。
谢重星轻轻咳嗽了一声,对她笑了笑,说:“进来坐吧。”
金葵还是和高中那样叽叽喳喳,对谢重星说:“学长,你?身边要是有优质男孩子,你?帮我给我姐姐介
绍一下,她自从和谢子安分手后还是单身呢!”
金蕊红着脸扯了一下金葵,“你?说什么呢!”
金葵说:“还有钟越学长,他给的那个陪聊的联系方式,让我姐姐现在都还在跟那个陪聊聊天呢,很好的
帮助她增长了自信……”
谢重星听到这里,看了金蕊一眼,问:“你?现在还在跟那个陪聊聊天?”
金蕊红着脸没有说话,谢重星看她这个模样哪里还不明白,他想了想,开口说:“他是秦钟越发小,今天
会过来。”
金蕊点了点头,她也知道他会来,所以她才有动力千里迢迢赶过来的。
谢重星认真地说:“不过你?要保护好自己,遇到机会可以鼓起勇气去抓住,但如果有一点点让你?感到
不适,也?要当机立断放弃。”
金蕊感激地对他点点头,“谢谢你?。”
谢重星说:“不用谢,我希望你?们都能开心。”
将金蕊姐妹安排入座后,谢重星又看见了钟一鸣,他还是很俊秀文静的模样,看见谢重星看他,对他笑,
“谢重星,订婚快乐。”
谢重星微微一笑,“谢谢。”秦钟越看见这一幕,几步蹿了过来,哥俩好地搂住钟一鸣,咳嗽了一声,说
:“好兄弟,你?来了!”
钟一鸣:“……”
秦钟越附在他耳边问他:“好兄弟,你?今天不会想来抢婚吧?”
钟一鸣:“……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秦钟越语气深沉地说:“我感觉到你眼神里有杀气。”
钟一鸣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钟越说:“你?笑什么?”
钟一鸣止住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一年过去了,你?为何还是这么傻。”
秦钟越提高音量:“你?居然说我傻!你?才傻!”
钟一鸣仔细看了看他,摇头,“你?没变,你?是真的傻。”
说着,又笑了起来,他也?是真的能理解谢重星那样冷静聪明的人,为什么会喜欢秦钟越了。
秦钟越值得人喜欢。
钟一鸣认真地说:“祝福你,秦钟越,希望你?和谢重星能百年好合。”
秦钟越听他这么一说,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松开了钟一鸣,也?对他一脸爽朗的笑,“你?也?是,我也
?祝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钟一鸣:“……”
作者有话要说:钟一鸣:我谢谢您嘞
秦钟越说完这句话看见钟一鸣表情不对,才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说:“哦,我忘记了,你?是gay,你?
不能生。”
钟一鸣坚强地说:“没事。”
秦钟越又问:“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钟一鸣回答:“还没有。”
秦钟越还想说什么,谢重星几步上前,捂住了他的嘴,语气严肃地道:“行了,你?给?我少说几句。”
秦钟越乖巧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说话了,谢重星这才放开他的嘴。
谢重星对钟一鸣说:“里面坐吧。”
将钟一鸣带进去坐下,谢重星走到秦钟越身边,“你?给?我小心说话,别炫耀。”
秦钟越委屈地说:“我也没有炫耀啊。”
谢重星有那么点沧桑地说:“那是因为我及时捂住了你?的嘴。”
秦钟越:“……”
这时候有人喊了秦钟越一声,秦钟越回头一看,是施言煜,他立即扬起笑脸,喊:“大师!”
施言煜大步走过来,轻轻咳嗽了一声,说:“祝你?订婚快乐。”
秦钟越上下看了看他,只见施言煜穿了一身银色西装,头发也抹了清爽质地的发蜡,身材挺拔,脸庞俊美
,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贵公子,“……我怀疑你?想抢我风头。”
施言煜:“?我没有。”
秦钟越说:“你?有,现在所有人都在看你?了。”
施言煜听了,朝门内看过去,的确不少人在看他,施言煜难得踌躇了一下,说:“那我戴个口罩?”
秦钟越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一把搂住他的肩膀,说:“没事啦,我又不是小气的人,毕竟我现在是有老
婆的人!”
施言煜:“……我长得帅跟你?有老婆有什么关系?”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忍不住闭上了嘴,他已经有预感秦钟越会说什么了。
果然,他听见秦钟越理所当然地说:“因为你没有老婆啊,所以我容许你?今天比我帅哈哈哈哈!”
施言煜在心里抽自己嘴,他就不应该问。
将施言煜带到座位上坐下,黎均后脚就进来了。
秦钟越迎上去,看了看他身后,问:“你?女朋友呢?”
黎均有点沉默,说:“分手了。”秦钟越:“……你出轨了啊?”
黎均回答:“没有,她偷偷破解了我手机文件锁密码,看了里面的视频,所以跟我分手了。”
秦钟越听了这话,觉得?黎均十分活该,但这话也不好说出口,只好拍拍黎均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你?那什么拍视频的陋习都改掉吧,不然真的没有清白姑娘会要你?的。”
黎均苦笑,“算了,不说这个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祝福你。”
秦钟越说:“我分点喜气给?你?,希望你?能再接再励,能有一段幸福的恋爱与婚姻。”
他想了想上辈子的黎均,那可是一直玩到了快三十,他语气很肯定地说:“你?现在就已经进步很多了,
我看你?有这个改好的心,二十五岁之?前应该是可以娶上老婆的。”
又挺了挺胸,一脸骄傲地说:“虽然还是比不过我就是了。”
他可是比前辈子早四年娶上老婆嘿嘿嘿。
黎均:“……”
谢重星跟在秦钟越身边,就见他来一个嘴一个,也是叹为观止。
他那张嘴怎么就那么能说呢?
而且说了这么多人,中心思想皆是———我有老婆你?没有。
谢重星忍不住想笑,看来秦钟越比他想象中更开心。
谢重星见到了王俞学,唇角立即扯起一个笑容,迎上去喊:“老师,你?来了。”
王俞学见到他,眼睛也是一亮,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变了很多啊,长高了,还长结实了。

谢重星语气温柔地说:“老师也是,老师更漂亮了。”
王俞学笑了起来,有些话都不必说出口,她看着谢重星过得?好她就心满意足了。
谢重星带她入了座。
耳边都是老同学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秦钟越,你?这订婚宴搞得?好气派啊,这红酒,91年的罗曼
尼康帝!草!好几万一瓶啊!这一桌还整个六瓶??”
“我没见过世面,我想问,那这一桌得?多少钱啊??”
“俗了,真俗了,这样的大喜日子,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那个越哥,这酒真要几万吗?”
“越哥你还缺小弟吗?你?看我怎么样?也不要什么五险一金,就每个月给?我一瓶红酒尝尝就行哈哈哈
。”
……
这一桌吵吵闹闹的,让其他人侧目。
毕竟是秦向?前儿子订婚,即使对象是一个男人,但凭借秦向前在商场的霸主地位,还是有不少商界大佬
过来临礼的,看见这一幕都忍不住皱眉。
越发觉得?秦向前搞这一出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这些人心思诡谲,心里不尽然都是祝福,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不假,秦向前现在真的是容光焕发,脸上一点都看不见为难,笑呵呵地站到了
台上,接过了主持人的话筒,“那个,我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儿子和我儿媳妇的订婚宴。”
他看了看底下的人,笑着说:“大家肯定疑惑,我儿媳妇怎么是个男孩,可能也会因为这个心里有一些不
好的揣测和非议。但是我在这儿,我要说明,我儿子和儿媳妇互相喜欢,而互相喜欢这就够了,我这个做家长的,
尊重?孩子的决定。大家都知道咱们这里没法结婚,两孩子也没到法定结婚年龄,那我为什么这么着急给孩子办这
个订婚宴呢?一是想告诉大家,我和我儿子一样,很喜欢我儿媳妇,我拿他当自己孩子。”
他顿了顿,说:“二是我不想他受委屈,不想他在外头被人骂男狐狸精。他为人清正诚实可靠,即使是我
,也会为他钻石一般的品格所打动。我相信我儿子交给他是最好的选择。等我退休后,秦氏集团我会交给我儿媳妇
打理,我信任他,就像相信太阳会在东边升起一般。”
他这话一说完,秦钟越就激动地鼓掌,“好!说得好!”他一边鼓掌,一边看周围,“给?我爸一点掌声
啊!”
周围这才响起热烈的掌声,尤其秦钟越,他鼓掌鼓得?格外激烈,谢重星站在一旁,本来还感动得双眼湿
润,被秦钟越这么一打岔,白皙漂亮的脸颊都染上了淡淡的薄红,忍不住想伸手捂脸。
秦向前看了一下秦钟越,差点翻个白眼,就算秦钟越之?前表现得?很好,很像那么一回事又怎样,一到
人前就又犯起傻来。
秦向前等掌声结束,把跟在后面煽情的话给?顺利忘掉了,他捏着话筒,想了想,情绪酝酿不起来,只好
一本正经地说:“我赠予了我儿媳妇秦氏集团5%的股份,他毕业后会正式入职秦氏,我期待与他一起携手,共创
美好未来。”
这话一出,除了还在象牙塔里不太明白秦氏5%股份重?量的年轻人,其他商场大佬都是一震,看向?谢
重星的眼神瞬间变成了正视。
秦向前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人都是这样的,他们地位太高了,自然会看不起出身底层的谢重星。
但有了他的态度和5%股份的加持,谢重星瞬间就不是那个能让人随便拿捏轻视的人了。
秦向前觉得?自己给?谢重星做脸做得?很成功,只有他和秦钟越将谢重星抬得高了,别人才不敢小看谢
重星。
订婚宴在谢重?星和秦钟越当着众人的面交换了订婚戒指走入了尾声。
谢重星觉得?今天无疑是他最幸福的一天。
订婚宴结束后,谢重星安排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同学入住酒店,看见金葵姐妹只剩下金葵一人的时候,问了
一嘴。
金葵说:“我姐啊,在那儿,和那个陪聊说话呢。”
谢重星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见金蕊旁边站着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关键是那人还染了一头骚气的粉色
头发。
谢重星扯了扯秦钟越,问:“那就是花荣?”
秦钟越一看,“草”了一声,说:“花荣这狗东西怎么舍得?花钱染头发了,还染得?这么骚里骚气的?
还有来了不跟我打声照顾,亏我还给?他介绍了那么多生意。”
谢重星问:“这个花荣是处男吗?”
秦钟越不太确定地说:“应该是吧,我没见他有女朋友,不过他很抠门的,不交女朋友只是因为舍不得?
给?女朋友花钱。”
旁边的金葵:“……”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怎么能听到这么限制级的话题?
谢重星又问:“他人怎么样?”
秦钟越沉吟片刻,说:“非常抠门。”
谢重星看向?金葵,“你?听到了吧?”
金葵恍惚点头,“听到了。”
谢重星说:“多看着点你姐。”
金葵点头,感动地道:“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谢重星和秦钟越离开,坐车到了秦向前为他们购置的婚房。秦钟越坐到床上,揉碎了床上的玫瑰花,咳嗽
了一声,矜持地道:“订婚夜,新婚夜,哈哈哈,一字之?差!”
秦钟越说着,有那么点娇羞地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先玩一个小游戏。”
谢重星有不好的预感,他当机立断地说:“不玩,别搞太花的,直接上床做吧。”
秦钟越有些失望,“哦。”
这次没有一起洗澡,而是一前一后地洗好了澡。
其实已经做了那么多次,谢重星再面对这种事情,也能很淡定了,但今天日子特殊,搞得?他也有些激动

明明只是订婚而已。
谢重星看向?秦钟越,问:“你?今天开心吗?”
秦钟越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开心啊!哈哈哈哈。”
说完,继续道:“你?说怎么就这么奇怪呢,只有我一个人有老婆!嘿嘿嘿。”
谢重星说:“我也开?心,也是很巧,两次都是国庆的好日子。”
秦钟越疑惑地看他,“嗯?”
谢重星冲他一笑,甜蜜地问:“你?上一次不也是国庆结的婚吗?”
秦钟越:“……”
秦钟越:“???”
草,他软了!
作者有话要说:星星:你只关心你软了
秦钟越僵了好一会儿,谢重星凑过来,笑吟吟地问:“怎么不说话了?”
现在谢重星这笑在秦钟越眼里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的。
秦钟越忍不住后退了一些距离,怂怂地开口:“你什么意思啊?”
谢重星说:“虽然只是订婚,但也和结婚差不多,你不是已经有过一次经历了吗?”
秦钟越:“……”
秦钟越立即装傻,“没有啊,我今天和你是第一次啊。”
谢重星看着他,笑着问:“真的吗?”
秦钟越:“……”
秦钟越语气弱了下来,“你咋知道的啊。”
谢重星说:“你猜。”
秦钟越还真的想了想,想了很久,想到了上次醉酒的事情,他小声问:“我喝醉后说了什么吗?”
谢重星没有接话,秦钟越也明白过来了,必然是他醉酒后说了些什么。
能让谢重星吐露出清华鸭一晚三百这种话,那肯定不止说了这些,可惜谢重星憋着没提过,他也就没往更
深的地方想。
秦钟越咳嗽了一声,十分尴尬,天知道他说了什么,或许可能还把自己对谢重星的抱怨说出了口,他眼睛
看天花板,看床单,就是不敢看谢重星,他小声说:“那都是醉话,你也信啊?”
“我信。”谢重星对他笑了起来,说:“你都能相信特工,我自然也能相信你。”
若是放到平时,他肯定会因为谢重星这句话感动,但现在只感觉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他正想说点什么,
就听谢重星说:“这样的话,你就不算处男了吧?为什么那次做了还躲被窝里哭?”
“……”秦钟越没想到他在意的是这个,他羞涩地说:“你就关心这个啊,真色。”
谢重星:“……我是在跟你认真说话呢。”
秦钟越一脸深沉地说:“因为我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处男啊。”
谢重星:“……”
行吧。
秦钟越咳嗽了一声,小声问:“我说了什么啊?你还真的全都信了?”
谢重星躺到床上,看着头顶上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灯,轻声说:“你全都说了。”
全都说了??这就吓人了,他到底怎么说的?他不会把前辈子的抱怨全都说出口了吧??
秦钟越看了看谢重星的脸,觉得他也是真的能憋,居然能憋这么久!!!那他之前还在谢重星面前装逼,
他装了个寂寞啊!
秦钟越越想越心慌,他虽然对前辈子的谢重星有些埋怨话,但他现在已经明白过来谢重星都是为他好啊,
醉话能不能更新一下进度啊???还一晚上三百块,他现在都不说这个了好吗!
秦钟越努力让自己支棱起来重新回到谢重星身上,努力做好前戏讨好他,最后声音有些撒娇的意味,“你
干嘛这个时候说?都把我吓软了。”
谢重星抱住他的腰,微微笑起来,说:“谢谢你啊,秦钟越。”
秦钟越感觉他的笑容简直耐人寻味,有那么点冷笑的感觉,立即低下头亲亲他的额头,打岔说:“谢我什
么?谢我还是把处男之身留给你吗?哈哈哈哈。”
谢重星掐了他腰一下,声音有些断续地说:“哈,这个当然也要谢。”
秦钟越“嗷”了一声,说:“别掐,我怕痛,又软了。”
又怕谢重星再吐露出什么惊人之语,当机立断地吻住了谢重星那形状姣好的红唇。
谢重星便也住了口,全心全意地拥抱秦钟越,用自己的身体接纳秦钟越所有的激烈和冲动。
做完之后,秦钟越殷勤地抱他去洗澡,又忍不住想在浴缸里再来一次,也还只是想呢,谢重星就对他敞开
了身体,声音轻柔地说:“再来一次吧。”
秦钟越没有动,很矜持地问:“那你不会累吗?”
谢重星想了想,说:“不会。”
秦钟越这才扑了上来。
彻底结束之后,谢重星和秦钟越回到了床上,因为正值夏季的缘故,房间里开着空调,有些冷,所以还盖
了被子。
秦钟越缩在被子里,盯着谢重星事后显得很有几分通透娇艳的漂亮脸蛋看。
他自觉得将谢重星伺候得十分周到,谢重星叫出来的声音都比平时要好听,也是他伺候过关,这才大着胆
子继续问:“我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谢重星吓了他一下,弄得他搞了十分长的前戏,叫谢重星浑身骨头都软了,心情也越发愉悦,他看了秦钟
越一眼,说:“你说我一点都不关心你,我根本不喜欢你,我只把你当鸭……”
他越说,秦钟越就越慌,他就知道醉酒后面的信息没跟上进度!!!
怎么能跟谢重星说这种话!!!
秦钟越弱弱地说:“那时候是我不懂事,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谢重星说:“你醉酒后会说这些话,说明你心里一直惦记着。”
秦钟越:“……”
他觉得好玄幻,正常人应该都不会相信重生这种事情吧?但偏偏谢重星就是相信。
秦钟越被尬到无限沉默,谢重星这才笑了起来,开口道:“你心里一直惦记,说明你很在意我可能不喜欢
你这件事,不过现在你还是觉得前辈子的我不喜欢你吗?”
“……”秦钟越犹犹豫豫地说:“我觉得,你应该是喜欢我的。”
谢重星问:“为什么这么觉得?”
秦钟越语气羞涩地说:“因为你现在不是喜欢我喜欢得要死吗?我这个人又没变,哈哈哈哈哈哈。”
后面的笑声很有那么几分挽尊的意味。
谢重星给予肯定,“嗯,我也这么觉得。”
秦钟越笑声停了下来,眼珠子转了转,“你觉得什么?”
谢重星说:“我也觉得我上辈子喜欢你。”
秦钟越睁大眼睛,小声说:“你真这么觉得啊?”
谢重星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语气认真地说:“因为你很好,我觉得没有人会不喜欢你。”
他顿了顿,“如果你不开口说话的话。”
秦钟越下意识忽略后半句,他很感动,忍不住又凑了上去,小声说:“那我有个问题,前辈子你要我要的
好多啊,婚后几乎每天都做,频率也很高,为啥你现在就不要那么多啊?”
谢重星还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说:“可能是为了让你没精力吧。”
秦钟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就是想榨干我啊,不过让你失望了,我就算一晚上七次,也最多也就
破了点皮躺三天而已。”
谢重星:“……这还不严重吗?”
秦钟越羞涩地说:“那只是我身娇体贵而已,又不是我不行,哈哈哈哈哈。”
谢重星说:“……那我是什么铁人吗?”
一晚上七次,还不阻止,他上辈子怎么想的?信息不足,他都推不出缘由,但有一点是很明显的,其实上
辈子的他就很纵容秦钟越。
因为谢重星的态度,秦钟越也渐渐没了尴尬,极度放松了起来,唏嘘道:“是啊,你前辈子就跟铁打的一
样,工作到凌晨两点,还能把我推醒做到三点,然后六点醒,去上班。”
谢重星:“……”
“也真的不怪我把自己当鸭,因为那时候我把工资卡银行卡各种卡都上交给你了,你每天就给我一百块,
我那时候开销大,出去和黎均他们玩,都是我包场,好吧,我现在知道错了,我现在不会这么干了。我晚上卖力一
点,你才多给我点零花钱,久而久之……真不怪我。”
既然秘密都被谢重星知道了,还那么宽容,秦钟越也是越来越放松,那张嘴开始叭叭叭了起来。
“还有啊,你前辈子管我必须十点钟回家,还有要是做的没让你满意,你还让阿姨给我做补汤,我身强体
壮的,你让我喝补汤那不是在侮辱我吗?不过那只是我当时的想法,现在我悟了,你都是为我好!你那是在关心我
!”他这么说,还一脸期盼地看他。
谢重星:“……嗯,除了这个没有别的理由。”
秦钟越立即笑了起来,“我就说吧。”
秦钟越又说:“我又想了想,你虽然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但还能记得我的生日,帮我庆祝了生日,嘿嘿嘿
。”
谢重星看着他,认真地道:“所以啊,我很感激你,感激你再次回到我身边。”
秦钟越与他对视,语气认真地说:“我也感激你,两辈子都是你破了我的处男身。”
谢重星:“……我觉得你可以用更委婉一点的说法,你觉得呢?”
秦钟越沉吟片刻,说:“两辈子都睡了我,并且长久地睡我?”
谢重星:“……”
谢重星:“有区别吗?”
秦钟越一脸爽朗地笑了起来,说:“没有区别。”
他顿了顿,微微收敛了笑容,郑重地说:“我也感激你,你教会我怎么去爱你。没错,谢重星,我爱你。

他压低声音,微微红着脸,说:“我将永远实行并贯彻保护星星主义,保护你一辈子,爱你一辈子。”
谢重星觉得这是最动听不过的情话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红着脸,轻声说:“我也是。”
又说:“你现在倒是会说话了。”
秦钟越说:“?我说的一直都是我的真心话啊。”
谢重星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也正是因为秦钟越这份直白赤诚,他才能一次又一次容忍被他嘴。
不管怎么说,他是真的感激秦钟越这份坦诚,因为这份坦诚,即使重新来过,他也选择来到他身边。
因为这份坦诚,他也依然能站起来保护一无所知的他。
因为这份坦诚,他即使有过犹豫迷茫,最后也依然能坚定地选择他。
这份坦诚,俨然是最深情的告白。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下面更新番外,大家再坚持一下_(:з”∠)_
ps.番外会有这个世界的婚后生活前辈子星星视角的番外(其实都是糖)
pss.这是重生文,没有两个星星,一条时间线上的人
今天谢重星没那么忙,所以拉着秦钟越做了两次。
完事后,秦钟越忽然说:“对了,我妈回国了,你要不要去见见啊?”
谢重星:“???”
谢重星说:“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
秦钟越说:“就今天晚上啊。你说,咱俩结婚的时候她不来,这时候回来做啥?”
他这么说,眼神里还有些疑惑
谢重星:“……”
谢重星坐不住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现在才跟我说。”
秦钟越看他起来穿衣服,拉住他的手,“你干嘛?”
谢重星说:“我去见你妈啊,你也给我起来,一起去!”
秦钟越:“……好吧。”
谢重星还记得秦钟越亲妈洁癖的事情,所以尽量穿的无比整齐干净,连脖颈上的吻痕都用粉底液给敷没了

大晚上的,街上都没什么人了,谢重星还是一路开着车带秦钟越回到了秦家。
待进门前,谢重星拉住秦钟越,用锐利的眼神打量他身体每一处,最后发现他的纽扣有一颗没系上,便伸
手将那枚纽扣给系上了。
秦钟越有些不自在地说:“哎,也不知道这么久她这个毛病好点没有。”
谢重星盯他,“不准抱怨,做到干净整洁又不难。”
秦钟越乖乖地“哦”了一声,然后怪笑着低下头飞快地啄了一口谢重星的嘴唇,“好的,星星妈妈。”
谢重星:“?”
谢重星说:“你再叫一声试试。”
因为是冬天,秦钟越穿得很厚实,不怕他揪乃子,因此无所畏惧地喊:“星星妈妈!”
谢重星伸手揪住他耳朵,“你还真敢喊啊?”
秦钟越“嗷嗷”地叫起来,“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要掉了!”
谢重星松开手,有点无语:“……我都还没用力,你就叫得跟杀猪一样。”
秦钟越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谢重星看他傻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咳嗽了一声,说:“走吧,进去。”
他一推开门,就嗅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秦钟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我妈所到之处,那必然都是消毒水。”
谢重星关上门,提起一百倍的小心,他换了鞋,仔细地检查了自己没有地方有问题,才敢拉着秦钟越进了
客厅,喊秦向前:“爸!”
一个女佣穿着鞋套走过来,对谢重星说:“秦先生和秦太太现在在楼上呢。”
她说完这句话,谢重星就感觉到秦钟越的表情变得十分耐人寻味,他让女佣下去,说:“你干嘛这个表情
?”
秦钟越压低声音,贼头贼脑地附在谢重星耳边说:“我爸不会要和我妈要复合了吧?”
谢重星正想说什么,秦钟越继续道:“我们去偷听吧!”
谢重星:“???”
秦钟越怪笑起来,“老秦同志铁树开花啊。”
谢重星不赞同地说:“这样不太好吧。”
秦钟越理直气壮地说:“怎么不好了?我这是关心咱爸,走走走。”
他拉着谢重星就往秦向前卧室过去。
秦家的隔音效果是很好的,但耐不住人贴着门板偷听。
秦钟越跪在地上,整个人贴在门板上,企图听到些什么。
谢重星有点尴尬,在他耳边说:“算了,好奇心别那么重。”
秦钟越睁大了眼睛,“草”了一声。
谢重星:“?怎么了?”
秦钟越站起来,拉着谢重星去电梯,到了电梯里,才一脸深沉地跟谢重星说:“我爸居然还能硬。”
谢重星:“……”
秦钟越说:“那完了,复合不了了,他怎么就不能控制一下呢?”
谢重星耐不住好奇心,假装镇静地问:“他们在那个?”
秦钟越“嗯”了一声,摇摇头,很为秦向前惋惜,“这下好了,复合不了了,这次后我妈知道他还能硬,
肯定继续跑。”
谢重星:“……这不是好事吗?说明你妈对你爸还有感情。”
秦钟越说:“有感情我是信的,不然我妈也不可能能忍受我爸七八年吧,还跟我爸生了我。”
谢重星看了看他,认真地问:“那你是希望你爸妈复合吗?”
秦钟越说:“当然希望啊,我爸很喜欢我妈的,前辈子是我拖住了他的脚步,直到娶了你之后,他手把手
教你怎么管理公司,又这样过了几年,他才去国外追我妈的。”
顿了一顿,又道:“你让他不喜欢,那不可能,但又想他幸福,所以还是希望他们俩复合的。”
谢重星说:“但是你妈不是还有个德国男朋友吗?”
秦钟越想了想,说:“我妈骗人的吧,她到我那个年纪,也一直没有再婚,而且她那么忙,哪儿有时间交
男朋友。”
谢重星想了想,觉得秦向前也是怪惨的,当然钟凝也惨。
明明是互相喜欢的,最后居然因为性生活导致的分居离婚了。
秦钟越和谢重星坐在沙发上有一阵没一阵地聊天,过了许久,秦向前才出来。
他看见秦钟越和谢重星有些惊讶,“你们怎么来了?”
秦钟越说:“我来看我妈啊,我妈呢?”
秦向前:“……在楼上,等会儿和你们说。”
秦钟越看他走到茶几旁边,拿起茶几上的一瓶消毒水就离开了,忍不住对谢重星说:“你看,我妈离不开
消毒水。”
谢重星:“……那的确很折磨了。”
没过多久,钟凝也下楼了。
谢重星听她的音色,就觉得是一个高挑大美人,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的,她个子大概有一米七几,皮肤
很白,是和秦钟越一样的冷白皮,五官很立体,眼睛是冷淡的狭长单眼皮,扑面而来的强势感。
她看见谢重星,嘴角抽搐了几下,看起来是想笑的,但实在笑不出来,便冷冷地说:“晚上好。”
谢重星:“……晚上好,妈。”
钟凝递过来一张金卡,说:“见面礼。”
谢重星还没反应,秦钟越第一时间伸出手,“多少限额啊?”
钟凝说:“一个月八百万限额,和你一样。”
秦钟越笑了起来,说:“谢谢妈!”
他将卡递给谢重星,谢重星也跟着对钟凝说:“谢谢妈。”
秦向前说:“好了,都这么晚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秦钟越看他的眼神简直恨铁不成钢,“爸,我们刚来,你就要赶我们走啊?”
秦向前有点尴尬,看向谢重星,说:“都这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你妈这个年在国内过,想跟你妈磕叨
有的是时间。”
秦钟越一听,很惊讶了,整个人都恍惚了,大概还是高兴的,导致他唇角都翘了起来,表情掩藏不了的欢
喜,“真的啊?这可是活见久啊,妈怎么啦,实验室那边不要你了啊?”
谢重星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走吧,赶紧跟我回去睡觉。”
秦钟越被捂着嘴,也就挥手跟他们道了别,跟谢重星一起出了门。
谢重星松了手,听秦钟越哈哈地笑起来,说:“这可是头一次见,我妈怎么会想在国内过年了啊?哈哈哈
。”
谢重星看他表情,“你高兴啊?”
秦钟越想了想,笑着说:“高兴啊,我妈时隔十几年又跟我们一起过年了,没准她和老秦复合还真的有些
希望,你说,这是不是就是蝴蝶效应,怪神奇的。”
谢重星微微笑起来,“是挺神奇的。”
秦钟越看着谢重星,语气甜蜜地说:“星星老婆,我特别爱你。”
谢重星愣了一下,“我也爱你。”
秦钟越说:“你说,怎么重新来一次我感觉反而更喜欢你了呢?这也是蝴蝶效应吧?”
谢重星严肃地说:“那是因为你现在比前辈子聪明一点,毕竟是清华鸭,对吧?”
秦钟越:“……”
很快就到了新年,宋茴带了大包小包地赶到秦家,要一起过年。
秦钟越看见宋茴,就亲亲热热地喊宋茴:“妈!”
宋茴笑着应了,又看见钟凝,因为被谢重星提醒过,搞得她也有些局促,也不敢伸手跟她握个手,忐忑地
喊了一声:“亲家母。”
钟凝对她点了点头,就当打过招呼了。
秦钟越已经打开了宋茴送的东西,是一个按摩仪,他现场用上,感觉了一下。
宋茴问他:“怎么样?舒服吗?”
秦钟越一脸深沉地说:“妈送的,有妈的母爱在里头,我全身骨头都软了,真舒服。”
宋茴被他逗笑了,“你这孩子,嘴真甜。”
谢重星每次看到这一幕,都觉得很新鲜,说秦钟越傻,不会说话吧,但这么久以来,他就没嘴过宋茴。
这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某种直觉作祟,让他频频错开错误答案。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宋茴面前依然保持着非常完美的模样。
宋茴都没有真正领教过秦钟越那张嘴的威力,对待秦钟越的喜爱越发纯粹,觉得他十分可爱,也更加不能
理解他和秦向前的心累,还让他多一些宽容之心,多包容秦钟越。
当然,谢重星自然也是觉得这样的秦钟越也很可爱。
虽然钟凝不苟言笑,气场冰冷,但有秦钟越在,整个空间都好像澎湃的活力填满,所有人都觉得发自内心
的快乐。
今年又过了一个好年,或许以后的日子他都只需要担心,会不会被秦钟越嘴到吧。
过完年后,钟凝便回德国去了。
秦钟越对此有点失望,有些憋不住,打电话给秦向前,“爸,你不行啊,想复婚你还那么积极表现干什么
?”
整得秦向前好尴尬,“你胡说什么啊?”
秦钟越语重心长地说:“我都知道了,我去偷听了。”
秦向前:“……”
秦钟越说:“你真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向前挂断了电话。
谢重星收好衣服,堆到床上坐下来叠衣服,秦钟越注意力转移了,说:“衣服留给阿姨叠就好了啊,你叠
什么?”
虽然这么说,秦钟越也还是坐下来帮谢重星叠起了衣服。
谢重星掀起眼皮看了看他帅气的脸,说:“你妈走了你不开心呢?”
秦钟越想了想,“好像是有点。”
虽然嘴里说着和钟凝待在一块儿不舒服,但钟凝回来和离开秦钟越的情绪波动都有些大,谢重星看得出来
,他大概也和秦向前一样,好像在期待些什么。
谢重星想起来秦钟越说的,秦向前虽然对他溺爱,但也基本都是在金钱上,从小秦向前很忙,其实没什么
时间管教他,也不是很关心他的学习,一副只要他高兴就好的育儿态度,虽然很大程度上助长了秦钟越天真阳光的
天性,但谢重星觉得,秦钟越心里大抵上也是寂寞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依赖于那些狐朋狗友,至少秦向前没有给秦钟越的陪伴,那些狐朋狗友做到了。
当然,也并非是什么高质量的陪伴。
秦钟越从小到大的经历和心理其实也有迹可循,也正是因为谢重星想得多,思考得多,他才觉得秦钟越有
多么的难能可贵。
就算是这样,他也依然表现得很活泼,很阳光。
这样的秦钟越,他又怎么可能不喜欢?
秦钟越说:“哦对了,花荣过几天结婚,你去不去?”
谢重星说:“去啊。”
花荣虽然也是秦钟越发小,但因为花荣太过抠门的缘故,两人基本也只在线上联系。
秦钟越说到这里,就很唏嘘,“蝴蝶效应啊,抠门鬼花荣居然也能娶到老婆。”
谢重星也觉得很神奇,金葵跟他吐槽过,说花荣想送金蕊生日礼物,请金葵帮忙,转了商场一大圈,买了
一只几万块的玉镯,花荣付款的时候手在颤抖,眼睛都红了。最后金葵要他请喝一杯奶茶当谢礼,花荣一脸“草好
贵为什么奶茶这么贵”的表情,忍痛付了款。
金葵疯狂吐槽,“就十几块的奶茶,他至于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
谢重星对花荣这种抠门劲叹为观止。最近要结婚,金葵又跟他吐槽说花荣选好了大酒店定了皇家露天花园
,又因为花的钱太多自闭到关了自己两天,金蕊怎么叫都叫不出来。
“我的老天鹅,结婚哪儿有地方不花钱的,他家好歹也是豪门,住大别墅开几百万的豪车,爸妈都是高级
知识分子,他自己也赚的多,怎么就这么抠门!”
谢重星安抚道:“往好点的地方想,他对你姐姐并不抠门。”
金葵说:“太可怕了,我以后找对象绝不找这样的!”
虽然满是抱怨,但明显金葵对花荣也是满意的。除了抠门这一点,花荣其他方面都非常优秀,毕竟也是能
将陪聊做到职业化捞金无数的人才,情商起码比秦钟越靠谱许多。
而且谢重星听金葵说花荣现在也没继续做陪聊服务了。
秦钟越说:“待会儿我们给他礼金,就给个188,别多给。”
谢重星一听,就知道他还记仇呢,因为他们俩去年国庆结婚的时候,花荣就给了一个188的红包。
谢重星听了想笑,能记仇,进步也挺大的。
不过虽然这么说,谢重星最后还是包了个18888的红包过去。
秦钟越对此一脸沉痛,“便宜这小子了。”
他是明白了,他们俩压根就是塑料友谊!!
还是施言煜好,他和谢重星结婚,施言煜送了一辆七百多万的乌尼莫克越野房车,是豪礼也是重礼了。
到时候施言煜结婚,秦钟越也决定送他一辆阿莫迪罗房车,不过可能要等个好几年也说不一定,毕竟施言
煜是真的寡。
寡得让秦钟越有一次实在忍不住,神神秘秘地问施言煜:“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秦钟越这话说得已经很委婉了,这是施言煜教学的成果,要是再早之前,怕他会直接这么说:“你是不是
阳痿啊?不要讳病忌医啊,好好医治还是有很大可能性能恢复你男性雄风的!”
但他嘴里说得委婉也没什么卵用,他这时候还要给施言煜递上去男科医院的第二根半价的宣传单,那嘲讽
效果简直无敌。
施言煜:“……”
他微微垂眼去看秦钟越,他偏偏还能满含鼓励期盼的眼神来看自己。
施言煜只感觉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
他不止一次再想,他图啥啊?明明小时候乃至十二三四岁的秦钟越是很可爱很活泼的,他跟秦钟越在一起
只觉得开心,现在反而时不时被秦钟越的话梗得喉头鲜血味弥漫。
当然开心也是的确是开心的,也不能否认这一点。
施言煜深呼吸,很坚强地说:“我没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别多想。”
说完,接过那张宣传单,想丢掉,但好歹也是秦钟越给他的,是他的一片赤诚的关心,脑子一懵,竟也整
整齐齐地折叠好,很有几分珍惜姿态地放进了自己裤兜里。
也是这一动作,施言煜便发现秦钟越的目光越发耐人寻味的悠长。
秦钟越拍了拍施言煜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我懂,我都明白”的了然眼神,一脸深沉地说:“这些年苦了
你啊,日子不好过吧?”
施言煜:“……”
他想绝交,施言煜沧桑又绝望地想。
谢重星毕业后,就正式进入了秦氏工作。
虽然在秦氏有重要职务在身,但他在秦氏之外也有资产,是他和两个学长开的游戏公司,现在已经成为国
内最大的游戏公司,每年纯利润也能达到几个亿。
不知不觉,谢重星便拥有了许多人都望尘莫及的东西。
当然,即使秦向前和秦钟越当众抬举过他,也还是会有些流言蜚语,但谢重星也逐渐用实力证明了,他并
非是软柿子。
这两年也不是没有秦家的人过来捣乱,但秦向前很坚定,愣是没让他们占到半分便宜。
少了秦家那些人的秦氏凝聚力更强,谢重星的话语权也变得更大。
而秦钟越投资的那些地皮也在这几年里因为政策的倾斜以坐火箭的速度飞快地升值。
即使他不出掉那些地皮的使用权,在上面建一整条商业街,每个月收租都能收到上亿。
就算不靠秦向前,他也算很出色了。
但以前他还敢得意洋洋,现在谢重星知道了他最大的秘密,反倒不好意思装这个逼了。
在秦向前眼里,反倒变成了成熟的标志,虽然在他有这种想法的不久后,又会被秦钟越那张嘴气得捏紧拳
头。
不过让秦向前很欣慰的一件事,是钟凝回国,投身到了京城的一个研究所工作。
虽然还是没有复合的意愿,但秦向前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也正因为如此,秦向前心情舒适了,再被秦钟越气,他也不掉头发了。
头发依然茂密,再照照镜子,依然风华正茂英俊潇洒。
这一天,谢重星工作完下班,秦钟越过来接他。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暫無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