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攻他重生了23

貢獻者:止于夏 類別:简体中文 時間:2022-05-17 19:49:30 收藏數:1 評分:0
返回上页 舉報此文章
请选择举报理由:




收藏到我的文章 改錯字
谢重星很快就感?觉秦钟越离开?了?自?己,将自?己缩到了?被窝里。
谢重星:“……”
谢重星整个人?都有点傻了?,他现在软软地躺在这?儿,但秦钟越居然跑了?。
他想说话,声音还很沙哑,一时之间没?吐出字眼?来,缓了?好一会儿才说:“你干什么啊?”
秦钟越躲在被窝里不说话。
谢重星便?隔着被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喂!”
他顿了?一下,说:“快是很正常的啊,你不是处男吗?处男一开?始都会很快的。”
秦钟越在被窝里流泪,是啊,处男都会快,但是为什么上辈子他快了?,这?辈子还要快一次啊???
好丢脸啊,让他去死吧!
谢重星扯了?扯他被窝,因为没?什么力气?的缘故,没?能扯开?。
他等了?一会儿,蓄了?一会儿力气?,再伸手,这?次倒是顺利扯开?了?,秦钟越那羞红的脸顿时出
现在了?他面前。
谢重星看他眼?圈红红,脸颊湿润,诡异地沉默,他想起来了?处男守则的一条——处男失去处男身会沉
默和流泪。
啊……
谢重星从不知道处男居然会这?样。
他现在那个不可言说的地方还有些痛,大概率有些撕裂,但他也没?哭啊。
谢重星实在是不能理解秦钟越是怎么想的,但如果是他,秒就秒了?,若无其?事继续就行了?,偏偏秦
钟越不这?样。
谢重星语气?软了?,问:“你干嘛哭啊?”
秦钟越一边流泪一边说:“我不是处男了?。”
谢重星:“……”
秦钟越:“我被你玷污了?。”
谢重星:“……”
谢重星心想,怎么看被玷污被弄脏的都应该是他才对,他现在那儿还都是秦钟越的,秦钟越这?次太?急
都是没?做安全措施的。
但能怎样呢,谢重星耐着性子安慰他,“你不可能一辈子都是处男啊,你成年了?,当然可以不是处男了
?,还是说,你觉得身体给我很亏啊?”
秦钟越说:“不亏,当然不亏啊。”
他终于再次羞涩起来,小声说:“我的处男之身只?有你才可以破。”
谢重星松了?一口气?,他那漂亮的脸庞还残留着当时的余韵,身体也还热着,甚至还想着那儿刚好有秦
钟越头一次过了?,再来一次应该会轻松很多,但到了?这?种关头,他却有些羞于开?口。
谢重星心想,他本身也不是想法强烈的人?,他甚至很少好好地给自?己自?卫,但这?种事情也真的很
难启齿,他对秦钟越是有想法的。
他想要真正拥有秦钟越。
刚才抱住秦钟越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那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感?。
谢重星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认真地说:“秦钟越,十八岁生?日快乐。”
秦钟越看了?看他,忽然用被子将他罩住,说:“对不起。”
谢重星问:“对不起什么?”
秦钟越一脸羞愧地说:“我忘记带套了?,真的有点太?随便?了?。”
谢重星眨了?一下眼?睛,笑了?起来,语气?轻松地说:“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秦钟越说:“不戴的话会发烧的,我帮你弄出来吧。”
过了?一会儿,秦钟越小声说:“可能你不信,其?实我是坚定的婚后性行为主义者。”
谢重星看着他丢掉纸巾,沉默。
过了?一会儿,谢重星才问:“所以你想的色色的事情是什么?”
秦钟越小声说:“我就想着,我们俩能6个9。”
谢重星:“?什么意思?”
秦钟越娇羞地说:“就是口口啊,我特地吃素了?好几天哦,这?样会甜甜的,嘿嘿嘿。”
谢重星:“……”
感?情他还没?忘记这?种事情啊??
秦钟越变脸极快,又?一脸羞愧地说:“但是你勾引我,我脑子瞬间就懵了?。”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出来了?,还忘记带套。
谢重星一脸冷漠,拉高被子盖住了?脸,低声说:“哦,那真是对不起了?,是我错了?,我居然勾引你
,害你没?了?处男身。”
秦钟越说:“没?关系,反正都是要给你的,不过你不要认为我是一个快男哦,我还是很厉害的。”
谢重星:“……”
那你不再来一次?嘴上说不是有什么意思?快证明自?己啊!
谢重星镇静地说:“嗯,我知道你很厉害。”
秦钟越手指戳了?戳柔软的枕头,戳都枕头凹陷进去,他犹犹豫豫地说:“不然再来一次?”
谢重星心里一跳,瞬间就热了?起来,他撇开?脑袋,说:“你不是说要留到结婚的时候吗?”
秦钟越说:“那我现在都给你了?。”
他委屈起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就算你自?己都知道处男会快很正常,但你心里肯定看不起我,对
不对!”
谢重星说:“没?有看不起你。”他顿了?一下,声音很轻地说:“那再来一次吧。”
秦钟越哽咽道:“再见了?,我纯洁的身体。”
而后重新压到了?谢重星身上。
这?次很顺利,顺利到谢重星整个人?都融化了?。
但秦钟越真的太?过熟练了?。
而且很清楚他身体的点。
抛去有点糟糕的开?头,这?是一次也算是完美?的体验。
完美?到谢重星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甚至还在浴缸里又?来了?一次,洗了?两次澡,他终于疲惫到了?极点。
两个人?躺回到床上,谢重星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他们居然做了?三个多小时。
秦钟越在他身边悲鸣,“哎,我的处男没?了?。”
谢重星:“……”
秦钟越又?问谢重星:“我厉不厉害?搞得你爽不爽啊?”
谢重星:“……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割裂?”
秦钟越疑惑:“什么割裂?”
谢重星说:“算了?没?什么。”
秦钟越又?叹息道:“我居然没?结婚就和你做了?。”
谢重星:“……”
被上的明明是他啊,为什么秦钟越这?样念叨下来,他都快有罪恶感?了?——他居然引诱了?一个纯洁
的处男婚前做。爱!!
秦钟越:“我觉得,我还能再来两次。”
谢重星:“……睡吧,我困了?。”
秦钟越诧异地问:“你不要了?吗?”
谢重星说:“累了?,睡觉吧。”
说完,他拉起被子,盖住了?脑袋,就这?儿,还能听见秦钟越的叹息声,“我的处男身没?了?……”
谢重星头皮发麻,瞬间想拿胶布贴上他的嘴,不过身体太?累了?,没?能抬得起手。
在秦钟越幽怨的叹息声中谢重星慢慢沉入了?梦乡。
翌日,谢重星差点没?能从床上起来。
其?实那种强度不算太?高,但长时间被掰…腿保持同一个姿势,肌肉酸痛到第二天,的确会很难爬起来

谢重星看了?看自?己的膝盖,上面还有淤青,他在冰冷的地板上跪太?久了?。
浑身都有些糟糕,再一看秦钟越,他精神劲还挺不错的。
秦钟越问谢重星:“你痛不痛啊?昨天我看好像都肿了?。”
谢重星被他镇定自?若的话弄得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是,他早就知道他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但没?想到这?种事情也能这?么直白得说出来。
谢重星没?有说话,秦钟越继续开?口:“我去给你拿消肿的药好了?。”
说完,他一下子就跑了?出去。
谢重星没?来得及阻止,但又?怕他遇见人?说错了?话想,心里有点担心。
不过很快,秦钟越回来了?,他手里拿着药膏,坐到旁边,羞涩地问:“要不要我帮你啊?”
谢重星:“……”
他拿了?药膏,说:“滚。”
秦钟越只?好给他留了?空间,谢重星自?己擦了?药,心理上是感?觉好了?很多。
倒也能自?如地下地洗漱吃饭。
秦钟越对他说:“我总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块儿。”
谢重星面无表情,“是吗?”
秦钟越说:“是啊,陪伴了?我十八年的纯洁没?了?。”
谢重星想,他的贤者时间未免有些太?长了?。
秦钟越问:“你没?这?种感?觉吗?”
谢重星说:“我错了?,我不应该勾引你。”
秦钟越羞涩地说:“我不怪你,不过你得到了?我,以后要珍惜我。”
谢重星:“……”
谢重星胡乱地“嗯”了?几声。
两个人?洗漱后下楼吃早饭,秦向前早早地在餐厅里等待,他看见他们俩下来,眼?珠子转了?转,企图
从他们脸上看出什么。
结果就看见了?谢重星板着脸,他儿子一脸红润润的娇羞跟在他身后,格外积极地给谢重星拉开?椅子,
还给谢重星调整了?一下座垫。
秦向前咳嗽了?几声,问谢重星,“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谢重星脸色松缓了?许多,微微笑着说:“很好,谢谢叔叔关心。”
秦向前说:“不要这?么见外,哈哈哈。”
又?问秦钟越,“你睡得好吗?”
秦钟越说:“哎,挺好的。”
谢重星听到他叹息就头皮发麻,拿出手机给秦钟越发信息,“不要叹气?。”
秦钟越看了?信息,看了?谢重星一眼?,回:“为什么啊?”
谢重星发信息:“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不是处男了?吗?”
秦钟越给他发了?一个小兔子哭泣的表情包。
谢重星:“稳重一点,好吗?”
秦钟越回:“好吧。”
谢重星这?才放下心来。
然而谢重星很快就知道他放心得太?早了?。
秦钟越拿了?一个水煮蛋,放在掌心里一揉,飞快地剥出了?一个白白嫩嫩的鸡蛋,放到谢重星碗里,笑
的一脸爽朗,“星星,来吃鸡蛋。”
谢重星熨帖,轻轻地“嗯”了?一声,又?想起秦向前还在场,怕他看出什么,一直垂眸喝粥,并?不敢
让秦向前看见自?己的脸。
秦向前使?唤秦钟越道:“你也给我剥一个鸡蛋。”
秦钟越今天倒是话少,老老实实地伸手又?拿了?一个鸡蛋,揉碎后给秦向前剥了?一个,放到了?秦向
前碗里。
秦向前没?听见秦钟越怼他,很是有些欣慰地说:“你懂事了?啊。”
秦钟越一脸沉痛,“因为我成长了?。”
秦向前说:“果然年纪到了?十八岁都会懂事点。”
秦钟越说:“跟年龄没?关系,主要我……嗷呜!!”
秦钟越跳了?起来,满脸通红,额头青筋跳了?跳。
秦向前被他吓了?一跳,犹疑地看了?一眼?谢重星,问:“……你怎么了??”
秦钟越深呼吸几下,重新坐了?下来,委屈巴巴地说:“头疼。”
他默默地将椅子往旁边挪了?挪,远离了?谢重星。
然而没?过一会儿,他又?悄悄地将椅子挪了?回来,给谢重星发信息:“为什么要掐我?掐坏了?你以
后还能用吗?”
秦钟越:“男人?,要对自?己好一点!!”
谢重星:“……”
秦钟越说:“还是好疼,你太?用力了?,回去给我吹吹可以吗?”
谢重星:“……滚。”
谢重?星到底是?男生,没那么柔弱,虽有不适,但也不至于到行走困难的地步。
休息了一天,又注意了一下饮食,就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
秦钟越给他?带了一个靠枕,当着他?的面锤了几下这个靠枕,对他?说:“这个牌子的靠枕超级软,你
看看喜不喜欢。”
谢重?星拿过来靠了靠,的确很软,便说:“喜欢。”
秦钟越得意地说:“我的眼?光当然不会差啦。”
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盒子,小?声地对谢重?星说:“星星,这是?给你的礼物,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
谢重?星犹豫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开玩笑地说:“不会还是?钻戒吧?”
秦钟越挠了挠头,“不是?啊,你不是?不喜欢钻戒吗?”
谢重?星:“……”
谢重?星垂眸,打开一看,盒子里躺着一枚车钥匙。
谢重?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秦钟越忐忑地问:“怎么啦,不喜欢啊?”
谢重?星问:“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
秦钟越不确定地说:“未婚妻啊?或者你想要未婚夫这个称呼?哈哈哈,我是?觉得都行。”
他?傻笑起来,超大声地说:“明年?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谢重?星说:“现在也可以。”
秦钟越愣了一下,“现在?”
谢重?星说:“有些事情要我说出来就不好玩了,你自己想想好不好?”
秦钟越看他?一脸严肃,有点懵,“什么事情啊?”
谢重?星将盒子还给他?,认真?地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需要什么,想要什么,其实我没那么在
意,不过你总是?说,才会给我幻想,如果你想不出来……”他?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没准我会离开你哦。”
秦钟越:“……”
谢重?星拿起靠枕,在他?面前晃了晃,语气轻柔地说:“靠枕我就拿走了。”
秦钟越:“星星啊……”
没能喊住谢重?星,秦钟越又茫然了,他?又送错东西了吗?
之后几天,谢重?星又忙了起来,甚至少有回?秦家。
秦钟越打电话质问秦向前:“爸,你是?不是?给星星安排太多工作了啊?你那么多属下,难道就没有一
个能干的吗?累坏了星星怎么办?早知?道就不让他?来你公司工作了,我现在都见不到他?了。”
秦向前:“……”
秦向前说:“我也没给他?安排什么工作啊,他?自己不回?去的好不好?我反而要问你你是?不是?跟
他?吵架了。”
秦钟越说:“没吵啊,我怎么可能会跟他?吵架。”
秦向前语气无奈,“那我就不知?道了,谁知?道你哪儿惹恼人家了。”
秦钟越否认:“不可能,他?最后一次跟我说话都是?好好的,还收了我的靠枕。”
秦向前想了想,说:“那我帮你问问。”
挂断了电话,秦向前将谢重?星叫来,斟酌了好久,才问:“星星啊,你和钟越是?吵架了吗?”
谢重?星眨了一下眼?睛,明白现在是?私人聊天,因?而放松了语气,喊秦向前“叔叔”,对他?认真
?地说:“我没和秦钟越吵架。”
秦向前说:“钟越那个孩子是?骄纵了点,但是?没有什么坏心,对人也是?一心一意,至少这十八年?
来,他?一直没处过对象。”
秦向前顿了顿,继续说:“他?这个孩子心眼?实在,如果喜欢一个人,那必定会对那个人一心一意的好
,而且肯定是?要结婚的。”
谢重?星心跳加速,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秦向前。
秦向前似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继续说:“他?不止一次跟我说过要和一个人结婚,很早很早之前就说
过了,我也不觉得他?是?在开玩笑,虽然他?年?纪小?,有些不成熟,孩子气,但在某些方?面,他?很执拗
,我尊重?他?的选择。”
谢重?星心跳得厉害,眼?里的情绪几乎要破土而出,但他?忍耐住了,垂下眸子,目光里只看得见泛着
冰冷光泽的办公桌沿。
事实上?秦向前都不确定他?们俩人的关系,不过又觉得他?那个傻逼儿子对谢重?星有心思,恐怕也不
会掩饰,谢重?星大半是?知?道的,但他?是?怎样的一个心情,就很难说了。
秦向前说这些,难免也有试探的意思。
他?是?秦钟越他?亲爸,很多时候都感?觉和秦钟越相处交流困难,很难想象谢重?星天天对着秦钟越
的心情。
秦向前想到这里,语气越发?和蔼地问:“星星啊,你想知?道他?想结婚的对象是?谁吗?”
谢重?星心跳如擂鼓,他?有些口干,因?而显得声音艰涩,“是?谁啊?”
秦向前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谢重?星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下来了,他?控制住了,低声问:“叔叔,您说的,是?我?”
秦向前看见他?眼?圈红了,有些诧异,然而迅速平静下来,说:“对,是?你,星星啊,我就想问问你
,想不想和我儿子在一起?过下去?”
谢重?星语气艰涩地问:“我是?个男人,您也不在意?”
秦向前说:“这重?要吗?只要你们互相喜欢,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大,但是?,我儿子那性子是?真?的
磨人,我反倒要劝你想清楚,是?不是?真?的能和他?过下去。”
一直以来,压在谢重?星心里的石头落了地,钟一鸣母亲那歇斯底里的模样逐渐褪去,变成了秦向前和蔼
可亲的模样,他?抬起脸,用着坚定的语气说:“我可以。”
他?喜欢秦钟越,这一点毋庸置疑。
当然秦钟越的确有一些缺点,但不可否认,只有在秦钟越身边,他?才会快乐。
虽然生气也是?真?的。
秦向前问:“真?的吗?”
谢重?星点点头,“真?的。”他?顿了一下,轻声道:“谢谢叔叔。”
秦向前说:“我觉得你可以叫爸爸了。”
谢重?星微微抿唇,秦向前看他?有些为难,微微笑起来,说:“没关系,你可以继续叫叔叔,不过以后
记得改口。”
秦向前有些迫不及待,他?委婉地说:“既然你们俩互相喜欢,以后也是?要结婚的,我觉得,你可以稍
微管教一下我儿子。”
谢重?星眨了一下眼?睛,隐约懂了他?的意思。
秦向前咳嗽了几声,“你喜欢怎样的,就管教成什么样,我是?太忙了,没时间管他?,他?现在有点太
自由散漫了。”
谢重?星是?真?的没想到秦向前能开明到这种地步,但是?想想秦钟越那个性子,又觉得好像也能理解

能忍受秦钟越的真?的不是?一般人。
从秦向前办公室走出来后,谢重?星的心情豁然开朗。
于此同时,秦钟越也照着施言煜的教导,慢慢地给打字给谢重?星发?信息。
施言煜一身白色西装,脸色有些疲惫,明显是?刚下班的模样,他?有些不耐烦地对秦钟越说:“你直接
让人到山顶见面就行了,还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秦钟越不服气地说:“这哪里是?废话,我要先?跟他?检讨一下我的错误,总结出来,他?才能明白我
知?道错了,这样就会原谅我了。”
施言煜说:“你还没看懂吗?他?跟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要一个名分啊,你真?是?有意思啊,这么久
了,原来你们还不是?情侣啊。”
秦钟越不确定地说:“是?情侣啊。”
施言煜说:“你有告白吗?他?有答应你跟你交往吗?”
秦钟越:“……”
施言煜看他?沉默,立马明白了过来,说:“不是?吧,你不会连告白都没有过吧?”
施言煜揉了揉眉心,说:“难怪你那些狐朋狗友会看不起他?,就算是?个男人,也是?需要一个名分的
,我能看出你珍重?他?,但别人呢?你不给名分,别人只会觉得他?一个好好的男人,跟你鬼混,肯定是?为了
钱,你要给他?安全感?,明白吗?”
秦钟越被抨击得脸色苍白。
施言煜说:“跟他?求婚吧,你好好想想,怎么求婚,不对,你爸爸知?不知?道?要是?不知?道,那
这个谢重?星估计只能当你地下情人了。”
秦钟越语气低了下来,“我爸知?道啊。”
施言煜挑眉,有些诧异地说:“那你爸还挺开明的。”
秦钟越自言自语地说:“我以为等到明年?直接结婚就可以了啊。”
施言煜说:“而且你之前送的那个蓝宝石戒指是?什么鬼,送了还跟他?说几年?后可以升值成几个亿,
感?情你投资投傻了,送对象的礼物都能张口闭口买卖,人家听了能乐意?”
秦钟越感?觉浑身都中了箭,这么说,他?的确说错了好多话啊。
秦钟越不免对施言煜更加信服,诚恳地问:“大师,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啊?”
施言煜说:“你这样是?不行的,听我的,直接开跑车带他?去山顶看星星,在一片星空底下跪地跟他?
求婚,然后第二天飞到国外先?注册婚礼,朋友圈大肆宣传一下,让别人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施言煜指了指他?的胸口,“名分这种东西,是?必须给的,知?道吗?”
秦钟越重?重?地点了点头,震声道:“我知?道了!”
秦钟越又问:“那我应该跟星星说点什么吗?”
施言煜说:“甜言蜜语,你不会?”
秦钟越想了想,重?新编辑了一条信息。
施言煜低头去看,只见他?打:“星星啊,今天你想不想睡我啊?”
施言煜:“……”
施言煜无语了半响,才说:“你确定你要跟他说这句话?”
秦钟越盖住手机,说:“你不要偷看。”
施言煜深呼吸几下,说:“你快撤回,你这句话发出去,你老婆火气更大。”
秦钟越听到这种话倒是知道害怕的,立即撤回了这条消息。
施言煜语重心长地说:“你都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你问他想不想睡你——你们谁是上头那个?”
秦钟越说:“这种事情我不能和你说。”
施言煜摊手,“行,那就当你是上面那个,你作为上面的,跟他说这种话,你觉得是他占便宜啊?你觉得
他会高兴啊?”
秦钟越欲言又止,但这种事情是他和谢重星的私事,他不能往外说,因而又闭上了嘴。
施言煜说:“你不能用身体来讨好他,这样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态度也不真诚,毕竟你也爽了,要是总这
样,等?你老婆遇见了身体比你更好的人,还不得离开你?”
秦钟越:“……”
施言煜语重心长地说:“你听我的行吗?你就跟他说,你已经想好了,并且想给他一个惊喜。然后你重新
买对对戒,情侣款的吧,然后跟他告白,让他安心。”
秦钟越重重地点头,“我知道了。”
施言煜说:“你现在再重新给他发信息。”
秦钟越又重新编辑了一条信息,照抄了施言煜的话。
施言煜问他:“你确定你喜欢谢重星吗?要跟他过一辈子?”
秦钟越不假思索地说:“确定啊,我还要给?他一个超级盛大的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结婚了!”
施言煜说:“那你得用点心啊,这么久了居然连个名分都不给?。”
秦钟越正想说什么,谢重星回?信息了,他一个激灵,施言煜也凑过来看,看见谢重星回?的是,“不会
又是看片吧?”
施言煜啧啧道:“你搞得人家都不信任你了。”
秦钟越:“……”
秦钟越回?复:“不是!不是色色的东西!!”
谢重星说:“哦。”
……好冷淡啊,秦钟越隔着屏幕都被冷到了。
施言煜说:“你说我想你,说点好听的话。”
秦钟越说:“这也算甜言蜜语啊?”
“……”施言煜感觉特别疲惫,一直揉自己的眉心,“当然算啊,肉麻一点的,我想你了,我刚刚这一分
钟想了你60次什么的。”
秦钟越哆嗦了一下,说:“好肉麻啊。”
施言煜:“……”
施言煜:“……你真的很烦啊,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他站起来,走到咖啡馆门外,摸出烟盒和打火机,点了一根烟咬在嘴里,慢慢地抽了起来。
秦钟越摸着手机想了一下,慢慢打字,“星星我好想你哦。”
谢重星没有回?他。
秦钟越看了一会儿外面的街道,慢慢整理了思绪,继续低头打字,“星星我有很多话好像没跟你说过,其
实我很喜欢你。”
“我总觉得我千里迢迢跑到你那个城市,除了喜欢你在意你,放不下你这一点除外,没其他什么理由,我
就是很喜欢你。”
好像打字就没那么肉麻了一样,秦钟越又不知不觉说了许多,“我就觉得我们俩很快就要结婚了,所以也
没有多想,但好像别人都是要先谈恋爱的,我们没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睡了,好像也不是很名正言顺?”
“我以前说不喜欢你都是假的,我当然喜欢你,而且我觉得喜欢可能还不够,我是爱你,爱肯定比喜欢更
重啊,所以我务必是爱你。”
“跟爱我爸那种不一样,我爱你,我就想一辈子跟你好,跟你睡觉。”
“我只想要你,只喜欢你,只爱你,只想做你的丈夫,跟你过一辈子,就算你给?我一天三十?块钱,我
也认了,因为我喜欢你嘛,你对我再严格,再凶我也认。”
秦钟越又想了想,继续道:“我是想让你快乐的,但是我不太懂怎么做,让你不开心的话,对不起,我可
以随你处置的,但是你不要不开心好不好?”
在他发了这么多的消息后,谢重星终于回复了,“怎么突然说这么多?是谁教你说的吗?”
秦钟越:“!没有啊,是我自己的想法。”
谢重星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你现在在哪儿啊?”
秦钟越小声回答:“我在xx咖啡厅。”
谢重星说:“哦,那就是身边有人吧?你跟谁出来见面了?”
秦钟越说:“……施言煜。”
谢重星说:“哦,是他啊。”
顿了一下,问:“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心里话?”
秦钟越说:“是啊,我一个人慢慢想的,都是心里话,没有骗你。”
谢重星微微一笑,“嗯,看得出来,不过我有凶你吗?”
秦钟越小声说:“……你让我滚。”
谢重星说:“那是因为你总是张嘴破坏气氛,我快被你气死了,让你滚已经很温柔了。”
秦钟越:“……是这样的吗?”
谢重星说:“如果是不温柔的做法,可能就是拧你的胸或者?几把了。”
秦钟越:“……”
谢重星说:“如果我这么做,可能就是被气得神志不清了,明白了吗?”
秦钟越哆哆嗦嗦地说:“明、明白了,星星…你居然会生气。”
谢重星说:“我是人,我为什么不会生气?”
秦钟越一愣,对啊,谢重星凭什么不能生气啊?可能是这辈子的谢重星变得太温柔了,他即使有“谢重星
会生气”这个概念,也会觉得跟谢重星撒个娇他就不气了……
秦钟越忽然反应过来,好像大部分时间都是谢重星在接收他的情绪。
比起他一直自以为是的,他保护谢重星,其实真相就是谢重星一直在包容他。
施言煜跟他分析了那么多,此时想起来,有迹可循的地方还有很多,他可能……无数次地让谢重星生气了

秦钟越忽然就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羞愧地说:“星星啊,我总惹你生气,对不起。”
谢重星好脾气地说:“没事,以后你再惹我生气,我就堵住你这张嘴。”
他的心情忽然变得很明朗。
谢重星其实没有怀疑过秦钟越是不是喜欢他这一点。
因为他能感受到秦钟越对着他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喜悦和澎湃的感情。
如果不是喜欢他,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爱情这种东西,大概就是在察觉对方喜欢你,而你又被对方吸引,逐渐产生的一种甜蜜的物质。
谢重星在秦钟越身上感受到了这种特质,他那颗心脏也无数次因为秦钟越的靠近而剧烈跳动过。
当他从秦向前那里知道原来秦钟越早就说过要娶他当老婆这一点后,他对秦钟越的那些许不满其实已经烟
消云散了。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跟秦钟越睡呢?本来他也没有做好那种准备,但是他想抓住秦钟越——
不怪他,秦钟越很多时候都太散漫、随意,像风一样,虽然明白他的赤子之心,但他年纪还小,对人和事
的新鲜感和对感情的保质期都是一个未知数。
谢重星想要他,喜欢他,但又怕秦钟越的情感来得快,消失得也快。
在此之前,谢重星都会在想,他们这算什么关系呢?接吻接过很多次了,秦钟越也因为他跟那些狐朋狗友
断了往来,但还是缺少什么,让谢重星一直有一种踩在浮云上的感觉。
然后就是他们睡了,谢重星心里的空洞反而还越来越大。
前不久他才想明白,他们现在实际上也只是朋友的关系,饶是秦钟越嘴上说开了花,以后要娶他,但他们
的关系也依然停留在朋友的关系上。
因为一直和秦钟越呆在一起,思维恐怕都退化了,竟然是不明不白地跟了他这么久。
那天早上秦钟越差点在餐桌上说漏嘴,当时谢重星就大脑一片空白——他居然在秦钟越家里和秦钟越做了

还是在秦向前的眼皮子底下。
这种事实让谢重星觉得有些烦躁,有些微妙地讨厌自己。
但到现在,他这种情绪,烟消云散了。
秦钟越是不懂,他知道他不懂,但凭他和秦向前说过要娶他的这一个事实,谢重星终于释然了——这家伙
就是个笨蛋啊。
不能对笨蛋太苛求,但也不能一直这么笨下去。
现在看秦钟越说这些话,谢重星心里也是感到了些许的熨帖和安慰,“我不想改变你,不过我希望你能多
想想我需要什么,我会喜欢听见什么话。”
谢重星笑容变得深了许多,“今天你说的这些话,我就很喜欢听,今天晚上我会回?来。”
谢重星语气轻松,“你说的那个惊喜,不会让我失望吧?”
秦钟越振奋起来,超大声地说:“不会!我保证你会喜欢!”
谢重星听了,静静的微笑,“那就好。”
秦钟越悄悄说:“要是你不满意,你就罚我。”
谢重星说:“那倒不必。”
秦钟越严肃地说:“要的,不然我不会长记性。”
觉悟这么高,谢重星又有点不习惯了。
秦钟越一脸沉痛地说:“我最怕你脐橙我,要是你不满意,你就这样,狠狠地玩弄践踏我吧!”
谢重星:“?” 虽然还是对秦钟越半信半疑,但这次秦钟越倒是没掉链子,谢重星看着秦钟越期盼的眼
神,慢慢打开了盒子,里面躺着一对设计简约的情侣对戒。
秦钟越大声地对谢重星说:“星星,做我男朋友吧!”
想了想,又说:“不过?结婚还是要等?明年,如果你想的话,我们也可以先去国外结个婚。”
谢重星看着戒指,怎么看都觉得很喜欢,他听见秦钟越这么说,眨了一下?眼睛,唇角难以掩饰地弯起,
说:“现在不着急,我没有时间的。”
秦钟越说:“那就按你的时间来吧。”
他看了看谢重星,感觉他的确是开心的,忍不住问:“怎么样,我这次没让你失望吧?”
谢重星深知这种时候秦钟越是不能太夸的,因此压住笑意,淡淡地说:“嗯,做的还不错,是施言煜教你
这么做的吗?”
秦钟越挺起胸膛,一脸骄傲地说:“没有啊,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谢重星看他,他都还没怎么夸,这家伙就已经开始骄傲了。
有点无奈,谢重星轻轻咳嗽了一声,说:“你帮我戴吧。”
秦钟越欢快地应了一声,秦钟越拿起戒指,抓住谢重星的左手,将那枚戒指慢慢戴到了他的无名?指上,
银色的质感,和他白皙漂亮的手指显得相得益彰。
这戒指居然也是刚刚好的,显然秦钟越不知道什么时候量过他的指围。
谢重星看着,嘴角终于忍不住弯了起来,他说:“你戴错了,情侣戒指应该戴在右手中指。”
秦钟越说:“啊?就这样戴啊,我们不是没结婚吗?但是我要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老婆。”
谢重星心里想,这时候他倒是嘴甜。
谢重星拿起了另一枚更大一些的戒指,抓住了秦钟越的手,将戒指慢慢地推到了他的无名?指上,而?后
紧紧扣住了秦钟越的手。
秦钟越拿起手机给他们戴着戒指的手拍了一张照片。
谢重星问:“你干什么?”
秦钟越低头打字,说:“我发朋友圈啊,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老婆了。”
谢重星虽然知道大概率是施言煜提醒的,但秦钟越真的这么做了,还是让他心里很受用的,他撇开视线,
说:“不用那么麻烦的。”
秦钟越认真地说:“要的,不仅我要发,你也要发。”
谢重星轻轻地“嗯”了一声,也拿起手机拍了一张,发到朋友圈。
其实他手机里的好友并不多,但数量也不少了,有金葵、邓奇、王俞学、钟一鸣还有室友朱毅等?人。
可能是他极少发朋友圈的缘故,这张没有配文的照片一发出去,所有好友都给他点赞,问他是谈恋爱了吗

金葵的反应犹为突出,她说:“这怎么像是两个男生的手啊?”
谢重星慢悠悠地回了一句,“是男生。”
而?后就放下了手机,去看秦钟越,秦钟越还在那里罗里吧嗦的写配文,谢重星想去看,秦钟越背过?身
去,说:“你不要看,我会害臊的。”
谢重星心想,你还会害臊啊?
他低头看着和秦钟越紧紧握着的手,慢慢地抬起手来,亲了亲秦钟越的手背。
这一下?像是烫到了秦钟越,他扭头过?来,问:“今天睡不睡我啊?”
谢重星:“……”
谢重星说:“不睡,我晚上要工作。”
秦钟越说:“要不,你规定个次数?”
谢重星疑惑地看着他,秦钟越认真地说:“比如一周至少十次?一次至少两回以上?”
谢重星:“……”
谢重星说:“又不是做任务,为什么要规定次数?”
秦钟越很可惜地叹了一口气,他坚强地用一只手将配文打完,发了出去,很快他就收到了很多点赞和回复

他很早就已经将冒犯谢重星的那几个发小摒除在朋友圈之外了,还剩下好一些发小,回复的人也是这些人

不过?他因为上次的事情,心里有些膈应,也不想再和他们一起玩了。
现在还有联系的,也只有黎均了。
谢重星第一时间翻看朋友圈,看见?了秦钟越那罗里吧嗦的配文,无非是一些我遇到了我超级喜欢的人,
以后我要跟他白头到老等?等?。
肉麻得不像是秦钟越的风格。
但无疑是正常人喜欢的风格。
谢重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压低声音对秦钟越说:“来接吻吧。”
秦钟越立即丢掉了手机,一手抬起谢重星的下?巴,重重地吻了上去。
回到秦家,女佣们看见?他们手拉手,都有些惊奇,李管家却是早有所预料一般,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
秦向前回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他们手上戴着的对戒,他叹了一口气,看向谢重星的目光里,戴着些许的
怜悯。
谢重星察觉到他眼里的情绪,有些无言,“……”
秦钟越倒是若无所觉,十分得意地抓起谢重星的手,对秦向前炫耀,“爸你看,星星的手好不好看?”
秦向前很配合的说:“好看啊……诶,你们怎么戴了戒指?”
秦钟越嘿嘿嘿地笑道:“因为我们要结婚啦!”
秦向前:“……”
秦向前替秦钟越纠正,“你们在谈恋爱吗?”
秦钟越反应过?来,说:“对哦,我们在谈恋爱。”
秦向前:“……”
什么傻逼儿子啊。
再?看向谢重星,他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秦钟越又说:“爸你也要加油啊!争取早点追上我妈,不然你太可怜了。”
秦向前:“……“
秦向前微恼道:“谁说我要追你妈的,都离婚了我追她干嘛,你别瞎说。”
秦钟越语给他一个“我都明白”的眼神,说:“加油啊爸,我看好你哦!”
秦向前气得鼻孔喷气,转身就走。
谢重星对秦钟越说:“你不要总惹你爸生气。”
秦钟越问:“他为什么生?气啊?我不是在鼓励他吗?”
谢重星说:“你说他可怜啊,你不能因为你有老婆,就嘲讽你爸没有老婆啊。”
秦钟越“哦”了一声,娇羞地说:“你承认老婆这个称呼啊?”
谢重星对他这么跳跃的思维习惯了,他轻轻地点头,故作平静地说:“这个称呼挺好的。”
秦钟越语气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喊:“老婆~”
谢重星伸手推开秦钟越的脸,“你叫可以,但是不要用这种语气叫。”
秦钟越抱住他的腰,他那样高大的人,跟谢重星撒起娇来竟然也没什么违和感,“老婆~你说的语气是这
种吗?哈哈哈老婆~”
谢重星脸被他叫红了,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不要叫了。”
秦钟越说:“不,我就是要叫!你就是我的老婆,我有权利叫!不仅有权利教你老婆,我还有权利亲你,
嘿嘿嘿。”
他一边说,一边傻笑着啃了一下?谢重星的脸颊。
谢重星正想说什么话,手机忽然响了。
他摸出手机,秦钟越下?巴抵在他肩膀上,看到了手机的来电显示,是钟一鸣。
谢重星接了电话,“喂?”
秦钟越掰开他的手,将他的手机按了免提。
钟一鸣的声音传了过?来,“谢重星,你是和秦钟越在一起了吗?”
谢重星说:“是啊。”
钟一鸣在那边吸气,笑道:“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幸福。”
谢重星说:“谢谢祝福,你现在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钟一鸣说:“很好啊,谢谢关心。”
又问:“秦钟越在你旁边吗?”
谢重星说:“在的。”
钟一鸣说:“你把手机给他,我跟他说几句话。”
谢重星将手机给了秦钟越,秦钟越接过手机,“喂,你要跟我说什么话啊?”
钟一鸣说:“你要对谢重星好一点,永远喜欢他,爱他,照顾他,不要辜负他,如果你对他有一点不好,
我可能就会抢走他。”
秦钟越一愣,大声说:“你果然对星星图谋不轨!”
钟一鸣笑了起来,说:“你现在才知道啊?你当初转学来第一天,我就知道你对谢重星图谋不轨了。”
钟一鸣继续说:“你这么迟钝,恐怕伤了他的心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秦钟越膝盖又中一箭,他倔强地说:“我没有伤他的心,他跟我在一起很快乐!”
钟一鸣声音低下?去,“那希望你能让他永远快乐。”
又说:“秦钟越,我真的挺谢谢你的。”
挂断电话,秦钟越对谢重星说:“不可理喻,他居然想抢走你!”
谢重星知道钟一鸣已经放下了这段暗恋,会跟秦钟越这么说,无非是来给他撑场子的。
谢重星说:“他还挺了解你的。”
秦钟越酸气冲天地说:“他哪儿了解我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几把有多大!”
谢重星:“……你老是张口闭口几把几把的,会让人觉得你浑身上下?只有几把大这一个优点。”
秦钟越一愣,瞬间羞涩地说:“那不是还有活好吗?”
谢重星:“……”
谢重星真诚地说:“除了这方面就没有优点了,真的。”
对于除夕,谢重星的记忆里,只有那个逼仄灰暗的阳台房间,那时候窗户还有破洞,一直在漏风,他除了冷、除了
饿,几?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
但现在不一样,他在明亮温暖的餐厅里,身边有可以陪伴他一起过除夕的人。
他这一年是在秦家过的除夕。
秦家准备了?很多烟花,佣人们在别墅外面的草坪上放烟花,黑色的天空瞬间就被绚烂的烟火照亮。
秦钟越拿着摄像机跟在后面录像,将镜头对准了?谢重星,超大声地说:“星星,笑一下!”
谢重星回过头,看见了?镜头,弯起唇,笑了?起来。
秦钟越拿了录像给他看,镜头里谢重星披着一身璀璨烟火,笑容温暖明亮。
谢重星感觉这样的自己有一些陌生,又有些恍然,好像等他发觉的时候,自己已经变成了?这种爱笑的模
样。
秦钟越充满活力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星星,新年快乐!”
谢重星看了?他一眼,安静地笑,“新年快乐。”
回到别墅,秦向前给?他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秦钟越的反而要小上许多,秦钟越倒也没有什么不满,
好奇地让谢重星拆了?红包,露出了里面一叠厚厚的钞票。
秦钟越想了想,大着胆子对谢重星伸出了手?,理直气壮地说:“你比我大,你也应该给我压岁钱的。”
谢重星说:“我现在没有现金。”
秦钟越指了?指自己的脸,“那就亲我一口。”
谢重星望着他笑,秦钟越看他笑的好看,心痒难耐,忍不住主动低头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好了,我收
到压岁钱了。”
谢重星说:“你是小孩子吗?还亲脸?”
秦钟越心领神会:“你好色,我喜欢。”
说完,嘿嘿嘿地笑着啵了一口谢重星柔软的唇。
谢重星眉眼都弯了?起来,眼里流动着淡淡的光彩,红润的唇弯起一抹漂亮的弧度。
秦钟越看着谢重星,总觉得他的笑容都变得明艳起来。
他好喜欢这样的谢重星啊。
秦向前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看见他们俩卿卿我我的样子,心里冒了?酸气。
他这个傻儿子都有人喜欢,凭什么他会因为工作没老婆?
摸出手机给钟凝发了?个信息,仍是被拉黑状态。
得了?,他没这个福气。
一个月之后,秦钟越接到了施言煜的电话。
自从那次把酒言欢后,秦钟越和施言煜解除了误会,关系缓和了?不少,现在两个人已经成了?朋友。
秦钟越一接通电话,施言煜就说:“你最近怎么样啊?”
秦钟越说:“还好啊。”
施言煜说:“出来喝酒吗?”
秦钟越有些心动,说:“那我要问问星星。”
施言煜说:“你快去问。”
秦钟越便飞快地问了谢重星,谢重星问:“你跟谁喝?”
秦钟越说:“跟施言煜。”
谢重星对施言煜还算放心,“只有你们俩的话,可以去,不过地址要告诉我,六点前要回来,还有,不要
喝醉。”
秦钟越满口答应了?下来。
秦钟越和施言煜约到了一家酒吧里碰了面。
秦钟越的相貌阳光清爽,施言煜冷漠俊美,都是万里挑一的大帅哥,两人一起出现在酒吧里顿时吸引了?
许多人的目光。
很快就有人过来搭讪,秦钟越直言直语地拒绝,施言煜也当仁不让,嫌烦,找了一个安静的卡座包间躲开
了?搭讪。
施言煜说:“之前这个酒吧还挺冷清,现在突然人多了?起来。”
秦钟越不关心,他要了?一杯特色调酒,尝了?一口,感慨:“这外面的调酒师就是不一样。”
施言煜问他:“你家这是要栽培你老婆了?吗?”
“是吧,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秦钟越还在那儿抿着小酒,心情很愉快。
施言煜说:“你老婆最近风头很大啊,最近和政府谈下来好几?个合作项目,你爸也真的对他放心,那么
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
秦钟越得意地说:“我老婆聪明嘛。”
又说:“等我们结婚,我就找我爸再要点股份,然后送给?他当聘礼。”
施言煜:“……拿股份当聘礼啊?”
秦钟越压低声音,“我爸已经给我转了5%的股份,到时候我再跟他要个15%,然后都给我老婆。”
施言煜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不是,会不会太多了??”
秦钟越反问:“不是你让我给?他安全感的吗?”
秦钟越想给谢重星很多东西,因为他想起来,上辈子秦向前只给了?他一千万当聘礼,然后就是工资,好
像也就是年薪几百万的样子。
当然他上辈子工资卡和银行卡都是上交的,每个月八百万的零花钱,每个月两万块的工资,全都交给?了
?谢重星,也告诉了?谢重星密码,但谢重星没有花过他的钱,因为他手?机从来就没有收到刷卡的记录。
秦钟越:“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说的安全感是什么,但只要我把我拥有的东西都给他,给?他很多很多,
是不是就算给?足了安全感了??”
施言煜看看他,说:“好吧,你这么做也算是正确答案了?,毕竟谢重星一无所有,底子到底是太薄了?
,你给?这些东西,也能让他有些底气,当然我看他那个狠辣的性子,你不给?股份,他都能在你家做大了,再出
来自立门户。”
施言煜喝了?一口酒,问他:“你知不知道你老婆在搞戚家啊?”
不用秦钟越回答,他看他一脸茫然,就知道他不知道了?。
施言煜说:“当初你家和戚家争一个大项目争得快要打起来,当时是谢重星去参加竞标会,突然中途放弃
,让戚家得了?那个项目,这两个多月,戚家投入了快十个亿进去,结果现在有风声,说政策要变,他这十个亿恐
怕要打水漂。”
秦钟越说:“才亏十个亿,还算好的了?。”
他听到这儿,也明白谢重星要坑的是谁了?。
只是他搞不懂他怎么想起来要搞戚氏,这个集团和他们家平常也有合作往来,现在怎么听起来像是撕破脸
了?
施言煜说:“我查了一下,你老婆和戚家有点瓜葛啊,你要不要听,不听就算了?,我估计你老婆也不想
跟你说。”
秦钟越听了,立即催促:“你说啊,什么瓜葛?”
施言煜就将查到的东西和秦钟越说了。
秦钟越听傻了,他忽然反应过来,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施言煜说:“你们学校放寒假之前吧。”
秦钟越捂住了嘴,酒也喝不下去了。
施言煜说:“你爸估计也知道,跟你老婆一直瞒着你,是不想让你担心,不过我觉得这个时候你体谅你老
婆关心你老婆的话,多少会加点分,你觉得呢?”
“谈恋爱其实也是买卖,算计好心动喜欢,才会长久,你要让他更喜欢你才行,这样至少下半辈子有个保
障。”施言煜的语气开始语重心长起来。
秦钟越站了?起来,对施言煜说:“我不喝了?,我要回去了。”
施言煜说:“我送你回去吧。”
施言煜在路上又给?秦钟越洗了?一下脑,顺利地将人送回了?学校。
待下车的时候,施言煜看见了?不远处一个人影,他摇下车窗,对秦钟越抬了抬下巴,“你看那边是谁?

秦钟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有些迟疑,“……黎均?”
黎均站在一辆车旁边,手?里还捧着一束花,他也看见了?他们,将花束放回了?车里,朝他们走过来,
“秦钟越。”
看见车里的施言煜,有些诧异地挑了?一下眉,说:“你们俩怎么在一块儿?”
秦钟越说:“大师送我回学校,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黎均听他喊施言煜叫“大师”,微微拧了一下眉,回答:“我在等我女朋友。”
秦钟越惊讶,“你在我学校还有女朋友啊?”
黎均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窘迫,“嗯。”
他们说话间,一个戴眼镜竖着高马尾的女孩子跑了?过来,喊他:“黎均。”
黎均回头看了?她一眼,对秦钟越说:“这是我女朋友。”
对那个女孩介绍:“这是我朋友。”
没有介绍名?字,也就是不想让双方认识,黎均对历任女朋友都是这个态度,秦钟越也习惯了,但这个女
孩子是他学校的,能考上清华的都是百里挑一的学霸,他有天然的好感,忍不住说:“我叫秦钟越,你好。”
女孩有些呆,对他点了点头,说:“你好,我叫何丽。”
秦钟越扯过黎均,对他说:“你不要再玩了,本来学习就够紧张的了?,你还要玩她,万一她想不开怎么
办?”
黎均说:“我没玩她。”
他撇开视线,“我现在想好好谈一次,所有流程都是按谈恋爱的来,跟她谈了?两个月,我没睡过她。”
秦钟越问:“那你这期间有睡别人吗?”
黎均说:“没有。”
秦钟越很欣慰,语重心长地说:“这就对了?,谈恋爱这种事情是一对一的,而且要确认了?和对方结婚
,才能和对方发生关系,这样才是珍重自己,尊重别人的好男孩。”
秦钟越又问:“你应该不会谈恋爱吧?要不要我教你啊?”
他一脸骄傲:“我现在可会谈恋爱了!”
黎均:“……”
声明:以上文章均为用户自行添加,仅供打字交流使用,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特此声明!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熱度:
文章難度:
文章質量:
說明:系統根據文章的熱度、難度、質量自動認證,已認證的文章將參與打字排名!

本文打字排名TOP20

  • 暫無數據!